白明落抿嘴,她已經在歷史上那短短兩句話中感受到了戰爭的殘酷,卻沒想到事實更加不可思議。

雲鏡生繼續說道:“而我呢,當時順手幫了一把,不然藍星就徹底死完了,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我才搞了一個創世神的說法,你知道的,文明崩壞後,唯有信仰才能最快穩定人心。”

他聳了聳肩,精緻如畫的人做出這個動作,滿滿都是違和感。

白明落看著他,勉強認可地點點頭。

“不過我呢,後面還是被發現了,因為這件事還被關了禁閉三百年,”雲鏡生孩子氣地鼓了下腮幫子,很快恢復,繼續笑道,“為了將功補過,陛下又派我來幫助藍星,如果藍星這次透過考驗,我就無事發生啦,反之,像我這樣無依無靠的人造人的,就會被徹底銷燬,好慘的。”

他轉成雙手托腮,又可憐又無奈地說道。

白明落已經信了七八分,難怪她總覺得這傢伙身上有股違和感,還有那些高科技的無線治療儀……

“那你為何跟我說這些。”白明落直言問。

雲鏡生跟她說了這麼多,肯定是有所求。

“這個嘛,你知道的,我不能直接干預考驗,這些年來我以擴充套件信徒的方式一直在尋找能夠拯救世界的人,而你,就是這個人。”他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

他笑得太開心,一時間讓白明落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怎麼樣,答應我吧,”雲鏡生語氣輕鬆,“能有兩次拯救世界的機會可不多。”

“你這是捏準了我的性子?”白明落微眯眼睛,雖然自己確實不會拒絕,但他這樣的模樣很欠扁。

雲鏡生嘴角上揚弧度。

兩人都不是拖泥帶水的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倆其實挺像的,如果雲鏡生不特意逗人的話。

一場談話就此結束,雲鏡生親自開小型飛船送她回去,可謂是極大的殊榮!

而在白明落眼裡,這不就是怕她跑了嗎?

白明落垮起個小臉,和雲鏡生那張一直掛著淺笑的臉形成鮮明對比。

雖然答應了他,但這件事情還是要慢慢來,眼看著開學時間要到了,白明落先去特戰隊打個報告。

然而這一來還沒開口,就被告知了一個巨大的訊息——蟲族再度入侵了!

“什麼!?”得知這個訊息的白明落先是震驚,然後想起了雲鏡生的話。

難道是考驗開始了,肯定是這傢伙……白明落擰眉。

“總之,學校那邊已經通知過了,你這些天加緊時間訓練,可能馬上就要上戰場了。”丘風憂心忡忡地說道。

白明落:“嗯……”

她也有點擔心,但很快投入進了高強度的訓練當中。

上戰場的時間比她想的還要快,第三天,特戰隊就尋了一波人去。

還沒到白明落,但這裡的氛圍已經全然緊繃。

訊息被瞞得很好,除了星際聯盟以及聖殿和學校那邊,其他人都不清楚什麼情況,白明落只跟白嵩說訓練忙沒空回家,他雖然失落也沒太擔心。

“明落。”

白明落正收拾著訓練傢伙,突然聽見有人在喊自己,扭頭一看,是即墨昭廷。

她行了個禮,好奇道:“部長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即墨昭廷扶著額頭,看上去很是疲倦:“丘風受了重傷,甲隊其他人都已經分散開了,這邊有一個原本是他的任務,需要你去做。”

“好。”白明落一口答應。

驚訝於她的不假思索,即墨昭廷眼中浮現出欣慰的神色,嘆了口氣,伸手拍拍她的肩膀鼓勵。

寬大的手掌帶著幾分暖意,白明落眉眼平緩,心裡卻下定決心。

三百年前她能做到,三百年前仍然可以。

任務需要白明落前往蟲族巢穴,摧毀據點,只需要把事先準備好的炸藥扔進去就可以,但必須靠近才能有傷害,而外圍的蟲族是最大的威脅。

本來這種程度的任務是輪不到她去的,奈何其他人不在,原本去執行這個任務的丘風也受傷了,即墨昭廷想從其他地方調人過來都無從下手,只能把希望寄於白明落的身上。

要說這事兒白明落幹得多了,尤其是還和老夥伴無雙一起,他們稍微幫自己牽制主蟲族,那臺紅色機甲變如箭矢般衝了進去!

扔出炸彈,再用炮彈輔助,飛行器加速遠離,白明落整個過程一氣呵成,等那些蟲族反應過來,她早就飛的遠遠的。

但她早就不是那個3S精神力的強者,只是一個身體嬌弱的千金女,還沒能帥一陣,就被反應過來的蟲子包圍,這裡咬一口,那裡磕蹦一下,精神能力的蟲子攻擊她,完全束手無措。

幸好救援隊來得及時,白明落精神受傷,渾渾噩噩地被送進醫療室。

無雙倒無大礙,被她收回機甲戒指裡面。

“……沒有外傷……可能……要送到……”

“怎麼會……聯絡……”

白明落只覺得腦瓜子嗡嗡的,耳邊不知道是誰的聲音,完全聽不清楚,像是蒙了一層霧在身上。

過了很久,白明落感受到淺淺的溫暖,耳邊的聲音也消失了,朦朧的聲音也變成了慢慢清晰的呼吸聲。

冰涼的指節撫上額頭,白明落隨之睜開眼睛,先聞到的是從袖口傳來的淡淡花香。

“腦袋還疼嗎。”見她醒了,雲鏡生收回手,問了一句。

白明落想他這個問題,嘗試的轉了轉腦袋,慢半拍地說道:“不疼。”

雲鏡生這才起身出門,白明落看著他的動作,片刻後,他手裡面多了一個飯盒。

“先吃飯。”他說著,把飯盒放置在旁邊的櫃子上,開啟蓋子,端出一碗青菜瘦肉粥。

白明落沒什麼力氣,看著上面飄著肉沫實在是沒胃口,移開視線,嘟囔著:“你沒有營養液嗎?”

雲鏡生手上還端著瓷碗,稍燙的溫度讓他指尖發紅,他卻淡然自若,聞言看向她:“你現在的身體吃那個,受不了。”

還是乖乖喝粥吧。

聽出他言外之意的白明落嘴角一抽,看著他拿起勺子,白明落掀起被子把自己埋了個嚴嚴實實。

科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快穿之純情男大又被騙了

銀髮梓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