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起,請起。”

玄奘緩緩從小白的背上下來,強忍著胳膊的傷痛,走到跪下的不良人面前,用乾枯的手,一一扶起跪在地上的人。

“不要跪貧僧。”

“起來。”

玄奘的聲音雖然蒼老,雖然聲調不高,卻有一種平和悠遠、靜寧淡薄的力量,讓人聽了忍不住心境平和。

看著站起身仍然彎著腰的不良人,看著他們紛紛收起鐵尺,一副莊重肅穆的樣子,小白不免長處一口氣,果然還是老和尚的招牌好使。

在世人眼中,玄奘不是普通的和尚,他已經脫離了塵世。

他是一尊佛,是活著的佛,是行走的佛,他代表了智慧、慈悲、毅力,他是佛陀在人間的代言人,他就是佛陀的化身,來到世間,就是來點化世間,普度眾生的。

在唐人樸素的概念裡,冒犯了玄奘,就如同對佛陀不敬,那是大大的罪過,死後是要下阿鼻地獄的。

剛剛撤掉玄奘口罩的不良人看起來更加惶恐,點頭哈腰的小心問道:“大師怎麼這副打扮?怎穿著……”

玄奘愣了一下,小白卻搶白道:“要不是這身打扮,剛才在感業寺裡就沒命了。”

那不良人扭頭看向感業寺方向:“寺裡怎麼樣了?”

小白的瞳孔瞬間放大了一倍,這不良人的問題讓他不由得一陣心寒,但情況緊急,此刻他只能故作鎮定:“感業寺有刺客,要殺我們。我們是迫不得已扮成這樣的。”

小白說話時一直看著那不良人的眼睛。

不良人的表情嚴峻,轉頭問玄奘:“大師是否見到過一個叫武媚的尼姑?”

小白剛想給玄奘遞個眼神,不成想玄奘的嘴特別快:“放心吧,她已被老衲的弟子石磐陀救走,現在已經安全了。”

“他們往哪邊走了?”不良人大驚。

玄奘這次沒回話,但是他下意識的一瞥,已經暴露了石磐陀他們逃走的方向。

那不良人立即就明白了,一擺手,“走”。

六個人迅速朝石磐陀逃跑的方向追了過去。

看著六個人的背影,小白埋怨:“差一點就能撇清關係了,你跟他們說那些幹啥?”

玄奘說:“不是你說的,要引開追兵嗎?”

小白狠狠的說:“引開追兵,那你也不用提猴哥啊,你是怕他們將來不來找你麻煩是嗎?你這句話把咱們都陷進去了。他們找不到人,回頭找你要人,你咋辦?”

小白氣的牙癢癢:“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你就敢亂說?”

玄奘並不放在心上,波瀾不驚的說:“誠心敬佛的人,不會是壞人。”

小白毫不客氣的回懟:“你憑啥說他們不是壞人?白天殺人,晚上拜佛的人多了。”

見玄奘不說話,小白又補充了一句:“就因為你這一句話,以後就別想消停了,算上剛才那六個,現在至少有三夥人是衝她去的,惦記她的人,比惦記吃你肉的妖怪還多。”

玄奘眼睛一眯:“你是說,剛才這些人,也是來殺她的?為什麼這麼說?”

“哎,回去跟你細說吧,我也是剛剛想明白的。”小白答道。

“一切皆有因果。”玄奘嘆了口氣:“也不知你的主意的管不管用,萬一……”

小白說:“管不管用,也只有用這個法子才有一線機會。咱們在這感業寺裡太扎眼,就是明燈,但凡她跟咱們在一起,那就是活靶子,她就別想逃出去。”

“而且用我的辦法,咱們受牽連的程度也最小……咳咳,如果你剛才沒提猴哥的話……”

就在小白揹著玄奘從後門離開的一分鐘之後,一個滿身是血的尼姑,從武媚房間的正門搖搖晃晃的走了出來。

尼姑的臉烏黑不堪,頭髮散亂,已經看不出容貌了。

尼姑既沒有順著石磐陀逃跑的方向走,也沒有走小白跑路的路線,而是直奔感業寺的前面山門方向。

事實證明,尼姑選擇了一條安全的路線,因為她這一路,既沒看到手持刀劍的麻衣人和灰衣人,也沒見一個尼姑,一路走來,連個鬼影子也沒見到。

眼看就要走到一座偏殿,前方突然出現幾個人影,尼姑大驚,急忙尋找掩體躲避,剛要躲起來,她看清了,前方來的,是和尚。

而且走在最前面那個和尚她更認得:窺基。

窺基看起來極為慌張,身後跟著的幾個和尚也都很焦躁,幾個光頭正火急火燎的快步走來。

尼姑也顧不得許多了,急忙跑向窺基,她腳步很快,但說話聲音刻意壓的很低:“師兄救我,窺基師兄,救我。”

窺基見一個狼狽不堪的尼姑踉蹌著跑了過來,先是一愣,直到對方來到近前,窺基看清了對方的臉,大驚失色:“你!是你!怎麼是你?”

“是我,救我。”武媚示意窺基不要說話,她警惕的看著四周,仍舊壓著嗓子。

窺基反應不慢,已經咂摸過味了,連連揮手,讓其他和尚展開,將武媚保護在當中,同時警惕的環顧四周,壓低聲音問:“娘子受傷了?家師呢?”

武媚小聲說道:“我沒受傷。玄奘大師為了掩護我,偽裝成尼姑,由一個胖和尚揹著他往那邊走了。”

窺基眼睛一眯:“胖和尚?是不是腦袋很大,腦門又大又圓,個子高高的,白白淨淨?”

武媚點頭。

窺基不免有些擔心:“那是小白,就他一個嗎?石磐陀呢?”

武媚說:“你是說那個毛臉雷公嘴?他和另一個胖和尚,揹著玄奘和我的替身,先跑了。”

“聲東擊西。”窺基何等的精明,立即就明白了這裡面的深意:“好辦法,他們把刺客引開了……難怪一個人都沒看見。”

但是窺基一想到只有小白一個人保護玄奘,不免又擔心起來,那小子……一個人……能行嗎?

武媚見窺基皺眉,小聲說:“這裡不是久留之地,必須馬上離開。”

窺基這才意識到,現在還沒徹底脫離危險,必須立即帶武媚離開,他一擺手,小聲說:“貧僧護送娘子……”

“慢著……”武媚抬手阻止窺基,回頭看了看過來的方向:“還有一件事。”

歷史小說相關閱讀More+

大唐:李二逼我娶長樂

青峰鸞上

劍仙外傳

江源正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