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他臉的正是他的猴哥,石磐陀毫不客氣給了小白一招背刺、反殺:“他們的突厥話說的很地道,比我的長安雅言還地道。”

小白:“……”

小白沒好氣的看著石磐陀,你這潑猴,有話不能一口氣說完嗎?別大喘氣行不行?

雖然無法憑藉一句話判定對方是不是突厥人,但突厥的陰影還是籠罩在了所有人的心頭。

小白突然想起了什麼,對石磐陀說:“你記不記得,咱們到感業寺門外時,一個小院裡,也有人喊了一句突厥話,你當時說,那句話的意思是不行。”

石磐陀點頭:“有這麼回事,你是想說,咱們聽到的院子裡喊突厥話的人,跟感業寺的行動,有什麼關係?”

小白點頭:“雖然這麼下結論太倉促了,沒證據,但太巧了,實在太巧了。”

這麼巧合的事,如果說沒關係,就是打死八寶,小白也不信。

問題越來越複雜了。

狄仁傑突然嘆了口氣,感慨道:“可惜你把方丈氣跑了,你若不得罪方丈,咱們還能求方丈幫幫忙,慈恩寺的面子,在長安還是管用的。”

武媚在一旁冷笑:“你真的認為,以窺基的修行和氣量,三五句話就能被一個小和尚氣走?”

狄仁傑略一愣,隨即恍然:“哦,你是說,窺基方丈其實是故作生氣,其實是躲了?”

他是何等聰明人,一點就透。

武媚冷笑:“你以為呢?堂堂一寺方丈,如此沒有氣量?”

武媚早看穿了窺基的心思,這和尚滿嘴的慈悲為懷,一肚子機關算計。

狄仁傑神色複雜的看著小白,經此一事,小白在狄仁傑心中的形象越發複雜微妙了:“原來你跟方丈商量好的!”

“誰跟他商量好了?”小白不屑的哼了一聲:“你以為我不氣他,他就不會找其他理由躲了?他那是就坡下驢,不對,不是驢,是馬戶。”

你永遠指望不上一個不願意出力幫忙的人,你也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

窺基不想知道真相?不,他想知道,但是窺基更怕掉溝裡。

從武媚進入慈恩寺那一刻開始,就註定是這個結果,窺基不會預測未來,更不知道武媚將來會權傾天下,他現在想的,就是不讓慈恩寺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窺基不僅是慈恩寺的方丈,也是法相宗內定的接班人,至於內定是誰內定?這還用說嘛,玄奘唄。

所以,窺基不僅要為慈恩寺的將來謀劃,更要法相宗的生存和發展考量。

法相宗能有今日的成就,實屬不易,那是玄奘幾十年來艱辛求索所得,不容有失。

貞觀三年,玄奘上表請求出關,有詔不許。無奈之下,玄奘只得孤身出城,偷出關卡,抵達高昌。

徒步穿過高昌和突厥的領地,進入北印度境內,渡印度河,經呾叉屍羅,至迦溼彌羅,在迦溼彌羅參學兩年,學《俱舍》、《順正理》、《因明》、《宣告》諸論。

又在磔迦國(現印度旁遮普邦)學《經百論》、《廣百論》,至那僕底國跟從大德伏光學習《對法論》、《顯宗論》、《理門論》。

再到闍達國跟隨大德月胄學習《眾事分毗婆沙》,然後進入中印度境內。

在祿勒那國,跟闍那毱多學習《經部毗婆沙》。

在秣底補羅國,跟隨密多斯那學習《辨真論》、《隨發智論》,在曲女城跟隨毗離耶犀學習《佛使毗婆沙》、《日胄毗婆沙》。

貞觀八年到達王舍城,入那爛陀寺。

玄奘在那爛陀寺學習五年,在此期間他著重跟戒賢三藏學習《瑜伽師地論》,對瑜伽行派的論著有極其深入的研究,被推為那爛陀寺十大德之一。

貞觀十二年,玄奘離開那爛陀寺,在東印、南印、西印度諸國遊學,由於佛學精深,玄奘在五印都有極高的聲望,尤其收到戒日王和拘摩羅王的推崇,兩王為了各自的政治目的,支援玄奘與正量部論戰,遂在曲女城舉辦五印論師大會。

五印大會盛況空前,光參會的國王就有18位之多,僧眾多達3000餘,作為論主,玄奘將論意懸於會場大門外,竟18天無人敢發難,玄奘全勝,被譽為“大乘天”和“解脫天”。

貞觀十九年,玄奘一身榮耀的回到長安,宰相房玄齡代天子親迎,太宗皇帝親切接見,關中的信眾更是視玄奘為在世佛陀。

長安人對佛家的信奉是真心的,尤其是世家大族,女眷信佛者多,這些女眷就成了法相宗擴大影響力的群眾基礎。

窺基深知法相宗能有今日的局面來之不易,所以將武媚接回慈恩寺後,窺基的內心非常矛盾,異常煎熬,因為面對武媚的麻煩,幫還是不幫?這是個問題。

一方面,窺基知道武媚是個燙手的山芋,是個巨大的麻煩,一個能讓慈恩寺陷入深淵,甚至是毀寺滅門的麻煩。

關於窺基的這一點想法,武媚是心知肚明的,這從窺基多次試圖阻撓武媚見玄奘,並在武媚跟玄奘談話時,多次打斷武媚的話等細節裡,已經得到驗證了。

武媚甚至認為,到了萬般緊急的時候,就算把武媚交出去,以求自保,窺基也是幹得出來的。

另一方面,站在窺基的角度,完全拒絕武媚也是不明智的,武媚跟皇帝的關係不一般,這一點就是傻子都看出來了,更何況窺基?

窺基是何許人?那可是辯機的師兄弟啊,辯機是誰?辯機就是辯機,不一樣的煙火。

對大唐皇家有著深刻理解的窺基,不得不考慮的是,萬一將來武媚得勢了,想起今日窺基袖手旁觀……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說,武媚雖是大麻煩,但也是大機遇,窺基深知這一點。

風險與回報總是成正比的,就如某位著名賣魚商販的所言,風浪越大,魚越貴。

所以窺基在反覆權衡利弊之後,得出的結論是,武媚的事不能不管,但管到什麼程度,幫到什麼火候,這就很有講究了。

歷史小說相關閱讀More+

大唐:李二逼我娶長樂

青峰鸞上

劍仙外傳

江源正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