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妙寶倒是想確認一下自己的位置,於是在找了一條村子打聽了一下。

在地裡揮灑汗水的莊稼漢遠遠地告訴她這裡是秦王朝的金林城外。

秦王朝,是大神州內唯一一個敢稱王朝的國家。因為相比其他擠在一個小神洲的小國,秦王朝的疆土是整整一片東勝神州。

過了小村莊,再走上半個時辰就能看到官道。官道上人來人往,有各色各樣的人。其中以遊商與俠士最多,其次是趕集的村民與打算尋花問柳的讀書人。

還沒進入金林城,首先入眼的是那雄偉的城牆,城牆以堅硬的青石搭建而成,高約二十來米,能夠將太陽光全數擋住!

金林城外有一條護城河,這條護城河的水源來自大海。過了護城河之後就是城門,城門有重兵把守。

無論是遊商丶俠士還是趕集的農民,在進入金林城之前都需要排隊。因為守城的官兵要檢查每個人的證明。

這種證明分兩種,一種是居留文紙,一種是遊方文紙。

居留文紙是地方官府開給地方居民的一種身份證。而遊方文紙則地方官府開給出外遊歷的學子或者是商人的身份證明。

只有這兩種身份證明,守城的官兵才會放人。假如沒有或者仿照,就會被拘留入獄,等查明身份之後才會放出來。(查清楚是不是作奸犯科之人,比如江洋大盜。)

安妙寶看過《神州山河志》裡面對各個國家的事都有提及,所以她偷偷地從隊伍中溜走,到了一個沒有人的角落。

之前她嘗試過,即使變為人身,自己靈體時修行的《靈體幻化術》還是能用。所以安妙寶也不打算光明正大地進入金林城,她直接變成一隻鳥兒,飛過了城牆。

安妙寶進到城內,飛了沒多久。一個踉蹌跌在地上的碳堆上,馬上變回了人形。此時她一臉痛苦,如同大病一場。

以前還是靈體的時候,並沒有發生過這樣的情況。因為當時的安妙寶每天夜裡都勤奮修煉,體記憶體儲的月華與星力澎湃得如同滔滔江河。

可現在化為人身,一身修為十不存九,能夠使用《靈體幻化術》已經是幸運中的幸運。要知道其他魅靈一旦化人,那就是一個嬌弱女子,別說是使用《靈體幻化術》啦,就算連只雞也殺不死。真正的手無縛雞之力。

這麼說來,安妙寶這個人,也算是得天獨厚啦。

“咕嚕... ...”

才剛剛感覺好一點,肚子就打鼓了。這是安妙寶修行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有食慾!

“終於有做人的感覺啦!當人類真好!”安妙寶摸了摸肚子,臉上溢位花一樣的笑容。初到凡世間,那麼先填飽肚子!至於錢的問題,那麼就用肉償吧。(當勞工,洗碗而已。)

金林城放眼整個大秦王朝來說算不上最富庶的城市,可街道上的建築陳設跟熱鬧程度卻一點都不差。

安妙寶走出深巷,也驚歎於金林城的熱鬧。街道很寬闊,地面是用精心打磨的白石鋪成的。

在大神州,各個國家都對底下的城市設下一個清潔費用額。這種清潔費用用於招攬工人打掃城市衛生的。正因為這個規矩,所以大神州的城市潔淨度非常高,甚至到了片塵不沾的程度。

(因為統治者認為,垃圾成堆就會惹來疾病,疾病多,國家人口自然就會少。所以清潔是很有必要的。)

兩邊店鋪林立,七彩的商旗湧動,熱情的叫賣聲不斷。安妙寶走在路上東張西望地,臉蛋上充滿了好奇與欣喜,她很喜歡這種熱熱鬧鬧的感覺。

路上的秦人看見安妙寶,離得遠遠的就直覺讓開一條路給她。安妙寶以為這是秦人道德素質高,大方得體的表現。其實不然。

這些秦人只不過是因為覺得安妙寶“髒”不想親近才遠遠地讓路的。

現在的安妙寶由於先前變鳥的一摔,身上滿是泥土跟碳灰。不僅俊俏的臉蛋變得黑不溜秋的,就連身上的衣服也顯得髒兮兮的。活像古裝劇裡走出來的小乞丐。

當然這一點我們的主角小姐是完全沒有發覺的,她這會還對著一些給她讓路的小娘子傻笑。小娘子們紛紛低頭,以手絹擋臉快步地走開。

“啊...這古人真是保守,被人盯兩眼就害羞啦。”說著安妙寶那黑不溜秋的小臉又開始傻笑了起來。

安妙寶在金林城轉了好大一個圈,大到食邸酒樓,小到街邊檔口都看過了。她挑了一件最熱鬧,規模最大的酒樓——狀元樓。

聽說這狀元樓乃金林城新晉首富沈君老爺的產業,狀元樓的食品物美價廉,聽說其最初建立的理由並不在賺錢。因為沈老爺覺得金林城的酒樓實在太寒酸了,所以沈老爺索性自己搞一間高階酒樓,好在平日裡給自己提供個喝酒的好地方。

這聽起來好闊氣,可真正的理由是否是這樣呢?那就不得而知啦。反正安妙寶只不過想找一份工作,好好地填飽肚子之後就開始自己尋找願力修復靈根的大業!

狀元樓人客很多,出來的人跟進去的人絡繹不絕如同一條旺盛的流水線。每一個從裡面出來的食客都會滿足地摸著肚子,點頭稱好。 安妙寶遠遠地站在一邊盯著,她被狀元樓中的香味饞的不得了。可她還是忍著,她現在是一個求職的人。

人家狀元樓正是旺市,生意興隆,工作自然也多。自己要是盲中中地衝進去,人家不僅沒空去管自己,可能還會覺得自己礙手礙腳從而留下壞印象。

安妙寶先是遠遠地站著,累了,就走到一邊遮陰的角落處坐著等... ...等呀等呀,終於太陽偏西,火燒雲霞啦。

此時狀元樓的人客不減反增,安妙寶餓得那叫一個頭暈目眩。她猛得跳了起來,不等啦不等啦!再等就天黑了,到時候人家打烊啦,自己還吃什麼?

所以安妙寶壯起膽子走上前去,剛剛從狀元樓出來的食客,立即讓開一條道路,晦氣地走開了。

安妙寶深深地看了他們一眼,再一次感嘆大秦人的“彬彬有禮”。於是她又露出傻笑了。

說實話,這一團黑色東西中突然張開潔白的縫兒那是很嚇人的。食客們紛紛覺得這小乞丐,大概還是一個瘋子,還是不要招惹他的好!

在狀元樓裡面,主廚之一的莫良,這會正被叫出大堂來。聽說有一個大員外欣賞他的菜式,所以想請他下個月初四到自己家中為兒子做一頓壽宴。

“莫師傅,你這白玉翡翠羮做得很好呀!若是你下個初四能到咱家辦一個壽宴,我黃某人必有重謝!”說完那個員外伸出帶著名貴扳指的肥手,比劃了一下。

莫良看了之後立即喜笑顏開,他明白,人家黃員外的意思是給他一百兩白銀當工錢。這一百兩都夠他好吃好玩好幾年啦!

“在下一定到一定到。”莫良恭敬地彎下了腰。

黃員外一臉笑意,拿起筷子準備夾菜,卻無意發現門外正欲進來的安妙寶。於是對莫良半是調侃半是讚美:“哈哈哈,莫師傅你們狀元樓的手藝真好呀。沒想到連小乞丐也吸引過來啦。哈哈哈。”

本來這只是小小的調侃而已。可到了莫良耳中卻變了味道。莫良覺得這黃員外的意思是不想在吃飯時看見像小乞丐這樣的髒東西。

這可如何得了,顧客是衣食父母,況且這顧客還給他一天一百兩的工錢。莫良當即呼來兩個夥計,讓他們快點去轟走門外的小乞丐。

於是安妙寶就這樣被攔住了。

“小乞丐!這不是你能來的地方,快滾吧!”

“你若再走前一步,別怪我們兩人拳腳無眼啦!”

安妙寶看著眼前這兩個摩拳擦掌的青衣夥計,先是一愣,然後狐疑地看向身後,她發現身後並沒有這兩人講的小乞丐呀。

“哎呀!臭乞丐,還裝模作樣。我們說得就是你。”兩個青衣夥計看見安妙寶這麼不識趣都紛紛面露兇狠,將衣袖挪起,露出平日裡鍛煉出來的黝黑肌肉,準備上前以拳頭來伺候這位小乞丐。

安妙寶心頭更震撼啦,小乞丐原來說的是自己!不會吧,她之前可是照過鏡子來的。以自己那天香國色的姿容,怎麼會是他們口中的小乞丐呢?

是不是哪裡出錯了?難道是自己之前照的是一塊假鏡子!?還是說...上天要強制自己廢材流開局!無論長成什麼樣子,到那裡去都會拉到仇恨!

安妙寶胡思亂想,完全就不知道自己的身體跟樣貌已經被黑漆漆的碳灰所遮掩。

另一方面,兩個青衣夥計的身影也漸漸逼近,安妙寶眼看就要受到一頓毒打。

“住手!”

“老爺!”兩個青衣夥計驚呼一聲,立即放下手來。

“你們兩個到底想要幹什麼?”一個穿著華服的中年人從安妙寶身後走了過來,大聲地訓斥兩個青衣夥計,剛剛喊“住手”的人也是他。

安妙寶的餘光瞥了他一眼,發現這個穿華服的中年人還是一名英俊的中年人,放到現代來那就是一名美型的大叔。

“老爺你來啦!”位於狀元樓大堂中的莫良快步出迎。

“莫兄,這是... ...”華服中年看見莫良神情頓時緩了下來,不禁出言相問。

“其實阿大丶阿二兩個並不是想欺負這位小兄弟,只不過是看他衣不遮體,所以想問問他是何方人士。”莫良眼珠一轉立即回答道。

“哦...是這樣啊。看來我錯怪你們倆了。”華服中年面露歉意,一點也沒有上位人的盛氣凌人:“阿大丶阿二。你們去櫃檯出各取五兩當獎勵吧,還有也給這位小兄弟取十兩吧。我看年紀輕輕就落難至此,挺可憐的。”

“是!”兩個青衣夥計面露欣喜,這五兩銀子可夠他們花上一段時間的啦。可他們還沒有走出幾步就被莫良擋住了。

那莫良說:“老爺,現在這大堂挺忙的。還是讓阿大阿二先回去幫忙吧,我看這銀兩還是我去拿給他們吧。”

“好,就依莫兄的意思去辦。”

華服中年點頭答應了,那本來還開心的青衣夥計頓時低下了頭,灰溜溜地回到大堂。其實這兩人都知道這莫良不是什麼好東西,他說去幫他們拿銀子,其實是想獨吞了。

莫良一臉笑意地到櫃檯取出二十兩,然後來到華服中年身前說了一句:“老爺,關於師妹的事情,我有了新打算。可這裡人多,要不老爺先到雅間去,待會我給你細細道來。”

華服中年一聽莫良提起“師妹”立即喜上眉俏,連聲稱道好好好,於是急急腳地上了二樓。臨走前還囑咐道:“莫兄,你快點。這大喜事成事與否,我都倚仗您啦!”

安妙寶全程觀看,臉上露出懵懂的神情,她完全搞不清楚是什麼情況。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這狀元樓的老闆說看她可憐,要送她十兩銀子。

真是出門遇貴人呀!

於是安妙寶向那莫良探出手板,示意十兩銀子拿來呀。

可沒想到,那莫良嗤笑一聲:“哎呦,小手掌還挺白嫩的。莫非客官想要看手相?咱們這只不過是飲食的小店,可沒有那看天機的高人,客官還是請回吧。”

“誰要看手相呀!我要錢。你的老爺剛剛不是說要給我十兩銀子嗎?”安妙寶開口說話,嗓音如同涓涓細流,清脆靈動。竟然在一瞬間就讓全場的人都呆了,大家都紛紛看向兩人。

莫良也是一呆,可馬上恢復過來了。他感受到眾人的目光,知道這事要鬧大了!他之前支開青衣夥計,支開華服中年,就是為了靜悄悄地獨吞這二十兩。可現在卻被眼前這小乞丐攪和了。頓時一陣怒火。

“臭小鬼,想不到你這麼貪心!剛剛都已經給了你十兩銀子啦!你居然還想坐地起價。我告訴你,要是你還賴在這裡搞事,我就馬上報官。咱們大秦王朝是有正義跟公理的!”莫良腦子轉得飛快,立即換出一陣正義的口氣來譴責安妙寶。

“沒有呀!我哪有拿過你的錢。你自己想要獨吞就獨吞吧,我安妙寶堂堂男子漢頂天立地,你別想汙衊我呀!這錢我最多不要了,哼!”

安妙寶看見許多人向自己投來懷疑的目光,臉上頓時青紅不接,然後生氣地轉過身去準備離去。

“我汙衊你!?我還說你誣衊本大爺啦!你這小乞丐,去死吧!”莫良被當眾戳穿意圖,不管別人信不信,他臉上的面子也不好掛啊。心中一氣,恨死了安妙寶,於是忍不住抬起腳狠狠地踹在安妙寶那細腰上。

安妙寶剛剛修成人身,肉身強度不比成年人好多少,再加上沒東西進肚,雙腳無力。現在被那五大三粗的莫良一腳踹來,頓時痛呼一聲,整個人結結實實地撞在狀元樓門前的階梯上,然後咕嚕嚕地滾了下去。

“這麼喜歡錢,去青樓當妓女去呀!王八蛋!”莫良見此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反而升起無限的快感,滿足地回到自己的後廚裡去。

安妙寶捂住腰部,額頭滿是密佈的細汗,她咬著牙,忍著痛。足足在地上躺了好幾柱香的時間才勉強起來。

“疼死我啦...居然還有這樣的人...”安妙寶牙狠狠地罵了一句,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啊。她心中也想著報仇,可奈何自己連溫飽都解決不了。

安妙寶悽然地在路上一拐一拐地走著,身邊的人都紛紛躲開來,沒有一個願意上前幫助一下這個受傷的小乞丐。

安妙寶現在才絕望地知道,原來大家躲著自己並不是有禮貌,而是覺得自己身上太髒,太挫。哎...這人世,確實也見不著有多溫情。自己要是早日修復靈根,羽化登仙就好了...

想著,安妙寶不僅更加渴望修仙。可身上的刺痛同樣也告訴她前路有多麼難走。

“噗!!!”

安妙寶慢慢地走著...突然一盆充滿味道的水瘋狂地拍到安妙寶身上。這種物理與精神的雙重攻擊,頓時讓安妙寶一陣頭暈目眩。

在暈倒之前她聽見彪悍的一吼... ...

“你這小乞丐,走路不帶眼呀,老孃倒洗腳水你都衝上來!”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世界的異變!

靈魂g

萬界垂釣:從科技霸主到諸天至尊

路過的賴小明同學

五行修緣:邪神篇

江邊小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