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片亂石殘垣當中,有一位老頭子還有一名穿著布衣的少女。少女這時候正報膝坐在地上,俊俏的臉蛋上寫滿了失落。

少女深深地閉上眼睛,然後睜開,臉上的失落換成了堅決。老頭子見到這幅光景,也點點頭說道:“想通了?”

“想通了!女兒身就女兒身吧。”少女說道:“反正修仙一途不是得保留元陰之軀或者純陽之軀嘛才厲害嗎?反正都不能那個啥其他女孩子咯,那當男孩或者女孩又有什麼區別。”

少女的回答讓老頭一個踉蹌,老頭還是第一次聽見這種回答。其實破身對修仙也沒有多大的壞處,不過老頭並不打算告訴少女,就這樣瞞著她吧,不然少女又會喊著要當什麼男子漢。

這少女跟老頭就是化形之後的安妙寶跟山靈老頭,本來山靈老頭打算將五行山的傳承全部教給安妙寶之後就打算開天門羽化登仙的。

可這小丫頭倒好,為了一個性別之分糾結了好幾個時辰,遲遲都不肯接受傳承。山靈老頭那叫一個急呀,他在這呆得太久了,心中無聊,只想早日榮登天界,位列仙班。

“現在能接受傳承了吧?”

“沒問題沒問題。來吧。”安妙寶點點頭,順便張開了懷抱。

山靈老頭早就對這丫頭的不檢點見怪不怪了,這或許就是平日裡凡人常說的古靈精怪吧。他也沒有多想,口中默唸著口訣,然後向安妙寶的眉心一指,將五行山的傳承知識全數刻在安妙寶神識之內。

“行了。”山靈老頭揮一揮衣袖,正準備離去。可不想卻被安妙寶攔了下來。

“等等!老頭傳承呢?我怎麼一點記憶都沒有?你不會是晃點我吧?”

“什麼?老夫明明都已經交授與你,你這小娃娃怎麼信口雌黃呀!不信的話,你倒是拿出鑑仙鏡一看,看看道統處是否多了天正一道!”

經老頭一點,安妙寶倒是想起來啦。對對對,鑑仙鏡,自己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於是安妙寶一面囑咐著山靈老頭不許逃跑呀,一面將鑑仙鏡喚出來。鑑仙鏡出現之後,天地平白多了一道亮光。亮光上有字型浮現。

身份:天靈

姓名:安妙寶

道統:魅妖道丶天正道

靈根:金靈根(損壞)丶木靈根(損壞)丶水靈根(損壞)丶火靈根(損壞)丶土靈根(損壞)丶???(100%)

身份不是魅妖也不是魅靈,更不是之前的月之靈,反而變成了天靈。

安妙寶還以為自己化形之後會是魅妖,沒想到卻是天靈,這算不算是進化方向出錯了?這要是回到魅妖谷,大長老會不會不忍我這同胞的?

不過還好,自己道統處多了天正道,這也說明老頭沒有騙自己。

至於為什麼安妙寶記憶中一點印象都沒有,這就不得而知啦。

“靈根全斷啦!”山靈老頭突然喊道,他先是皺眉,然後嘆了嘆氣惋惜地說:“怪不得,怪不得。哎...”

安妙寶本來想放老頭離去的,可沒想到這傢伙突然露出這幅神情。安妙寶眉頭一跳,覺得不對勁了,阻擋老頭離去的心也更加旺盛。

“怎麼一個說法,老頭。你今天不給我一個明白,我就不給你走!”安妙寶張開雙手,攔住了山靈老頭。假如山靈老頭想要飛走,她就立即抓住老頭的大腿不放。

“怪不得你想不起傳承,這傳承至少要金木水火土其中一條靈根達到10%才能開放。而你現在卻全部斷了,別說是傳承,就算是日後的修煉依老夫之看那也是沒有可能的!”

說著山靈老頭又嘆了嘆氣,表示遺憾之際。還告訴安妙寶,造成這這種情況的原因很可能是最後的那道天劫,是那道天劫將安妙寶從一個“天妒”之才,變成一個連修煉都做不到的凡人。

“不會吧!老頭你跟我開玩笑嘛!?”安妙寶嘴巴張得老大,都快能放進一個小雞蛋了:“我...我...我修煉了這麼多年,付出了那麼多!到最後,你竟然給我來一個廢材流開局!”

山靈老頭本欲離開的,可架不住安妙寶的阻攔與哀求,最後決定再幫她一把,帶她上正道仙門,好讓她死了這條心。

山靈老頭捉著安妙寶化為一道金光猛地向西邁進。在西邊有一群山峰,雲瑩霧繞,天光傾斜,仙氣沼沼,有祥雲仙鶴。

這裡是西賀牛州的青冥山,青冥山一共有一百零八個山峰,其中主峰位於群峰正中,是平日裡宗主與各大峰主論道的地方。

這時候青冥主峰的道場上突然落下一道金光,一名撫須微笑的老人帶著一個白皙可愛的小丫頭闖入了這次青冥山的論道。

“何方妖孽,竟敢犯我青冥!”席上有一名身著紫色道服的中年人站起來,方方正正的臉上全市威嚴。

而其他坐著的人也都全體警惕起來。

“武劍師弟!過門是客,豈能如此。”正座之上有一位青衣道袍的白眉老人,慈眉善目的,讓人頓生親近之感。

白眉老人溫和地提醒了那個方正臉的中年人,隨後又對少女跟老人說道:“貧道道號武坤,請問二位前來有何要事?”

少女聽後立即向前,神色中帶著期盼,她說:“武坤道長,我叫安妙寶,剛剛化形,想要修仙!你能否收我為徒呀!”

安妙寶說完之後。滿座皆驚,就算這些人有著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修為,那也都是感到意外的。武坤道長何許人也?青冥宗現任宗主,也是這正道仙門中的泰山北斗,跺一跺腳,能讓整個正道都震動的人物。

這安妙寶是誰?沒聽說過!可正是這種無名小卒居然直言不諱地要武坤道長收她為徒。

眾人心中在想,這丫頭若非腦子摔壞了那便是身負逆天資質,否則何敢口出狂言。

“哈哈哈,有趣。”武坤笑了笑然後語氣一轉告訴安妙寶:“你可知修仙一事可沒有這麼簡單。例如我青冥宗,挑選弟子,首先看的是資質。其次是心性與毅力。”

“你這小娃娃身軀玲瓏剔透,一看就就知道是修道的絕佳人選。可壞就壞在,你的靈根太雜,並且還是斷的。就這一點,貧道就無法收你為徒。”

安妙寶也無奈。只能讓山靈老頭帶著自己又去了其餘的正道仙門,可得到的答覆都只有一個:你靈根斷了,我們不要。

“哎...怎麼會這樣的...”安妙寶抬頭看天,天空是那麼高遠,可自己卻不能飛。這是多麼遺憾的事情呀。

“近年來,神州的地脈衰竭,靈氣驟減。正道仙門為了爭奪更多的靈氣,所以就立下以弟子比拼的名次來分配神州地脈資源的規矩。因為這個規矩各大宗門都只收取一些單系靈根70%以上的天才弟子。”山靈老頭站在安妙寶旁邊說道:“像你這種靈根雜亂,還是斷的小傢伙。他們又怎麼看得上眼。”

“正道看不上眼的話,我就入魔道!”安妙寶再次站起來,其樂觀的精神連山靈老頭也嚇了一跳。

“魔道早在200年前就被正道滅了,就連殘黨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呢?你讓老夫如何帶你去。”

“不會吧...我還以為修行界應該會更具有矛盾性才對的...有著數不盡的恩怨跟情仇...”

“修行也修心,哪有那麼多的情仇恩怨。”

山靈老頭看到安妙寶情緒又開始低落了,低垂的眼簾紅得差不多滴出水來。這活了萬把年的老爺子也不禁深深地嘆了嘆氣,說出了一些安慰的話來:“丫頭,你雖說靈根齊斷。但也好歹是天靈之體,一生無災無難的話,活個九千一萬年那是絕對沒有問題的。修道求長生,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對修道念念不忘呢?”

安妙寶不說話,她又回到了失落狀態,活像被拋棄的玩具熊。這來到能修仙的世界卻不能修行,這就算能活上幾萬年那又有什麼樂趣。這不能修煉的打擊比當初自己化形為女性的時候還要嚴重。

山靈老頭悄悄地挪了幾步,發現安妙寶並沒有追上來。好吧,走吧!這是離開的最好時機,要不然待會這丫頭又來擋著自己要這要那的。

可還沒飛出多遠,山靈老頭就回頭看了看安妙寶。發現這女娃娃居然還是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這年輕人得有年輕人的幹勁,怎麼比自己這個老頭還要不堪的!再說...這荒山野嶺的,留人家一個女娃娃在這真的好嗎?

“哎!算我老頭今個兒遇到剋星啦!!”山靈老頭一咬牙,返回了原地。只見他單手虛扶一下,安妙寶整個人就都懸浮了起來。

“啊...老頭你想幹嘛?”安妙寶大驚。

“哼!老夫現在幫你最後一次,以後你好自為之!”

山靈老頭充耳不聞,口中唸到五行大道歸,符型器塑陣。一道金光色的牌子驟然出現,慢慢地飄向安妙寶。最終金光盡然散去,金光色牌子也完全吸進了安妙寶體內。

山靈老伯見狀才放了安妙寶下來。

“老頭!你幹嘛,嚇死我啦!”

“小傢伙,剛剛老夫是在幫你!”山靈老頭沒好氣地說:“那是願力金牌,上古時代八大靈王的持有物。有了它紮根於靈根中,你就可以吸收人類丶生靈的願望之力修復損壞掉的靈根。”

“八大靈王的持有物,那豈不是很稀罕?”安妙寶聽說最近能夠修復損壞的靈根當即樂了起來,之前的憂鬱一掃而空。

“嘚瑟,這願望之力,分大願,中願,小願。你若真有求道之心,就去凡間歷練,樂善好施。來日必要你的好處。”

說完之後,山靈老頭一個瞬身消失在原地,真是說走就走。

安妙寶也不攔著,只是對著天邊大喊多謝你呀,山靈老頭子!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末日道人

志心

全球萬鬼夜行

葉落唯秋

末日天災吃肉者末世之王

隨風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