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中飄著一股香味,這是屬於青瓜的清爽丶辣椒的鮮辣還有白醋的酸香。

安妙寶就是被這股香味刺激到所有才悠悠轉醒的。醒過來的她發現周圍的環境十分陌生,偌大的大廳中擺放著許多八仙桌與四方凳,上面還整齊地擺放著筷子盒與一些青瓷造的茶具。

這裡是哪裡啊?為什麼自己會睡在地上的?安妙寶冒出疑惑。她突然猛地驚醒,仔細地檢查了自己的衣服。衣服還是之前那破爛的布衣,整整齊齊的沒有被翻過。這也說明自己沒有被什麼什麼過。

其實安妙寶現在衣衫簡陋,胸平如海,黑不溜秋的...假如她不說話,許多人都分不清她是男是女。既然如此,又怎麼會有人想對她起歹念呢?

安妙寶嘗試站起來,她驚喜地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已經好了,腰部的被踢的部位也不疼了,全身上下連一處傷疤也找不到。這受過天劫的身體還真不是蓋的!睡一覺就能讓身體完全恢復。

“小混蛋,你總算醒了!”大廳中突然出現一名婦女,婦女三十歲左右,穿著鮮紅色的素衣。眉頭在姣好的臉上皺成一束。

只見婦女重重地將手上放著飯菜的托盤放在八仙桌上,對怔怔看著自己的安妙寶吆喝道:“看什麼看!沒見過女人啊!快過來吃飯吧!隨隨便便地就暈倒在別人家門口,你還真行啊!”

真彪悍啊這女人。安妙寶心中想到,可卻沒有反抗,反而乖巧地按照婦女的話去做。

安妙寶小心翼翼地坐在婦女對面,而婦女則指著桌上的兩道菜色介紹到:“這是米飯。這個則是辣炒青瓜片。”

“青瓜片?”

安妙寶傻傻地用筷子夾起一塊青瓜,車胎狀,厚薄差不多有大拇指一樣的長度。再看這橫切面,起伏不已如同嶙峋的山路。這塊所謂的“青瓜片”怕不是用刀切出來的,而是用手直接扳斷的。

“有意見?!不想吃就別吃!”

婦女看見安妙寶這幅懷疑的樣子,當即火冒三丈,雙手用力地拍在八仙桌上,愣地就將桌上的東西全部震起來。

安妙寶不敢造次,馬上將一塊青瓜送進嘴裡。由於青瓜厚度夠厚,所以只有表面粘點味兒,裡面依舊是青瓜那清爽的味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餓的原因,安妙寶“嗯”一聲滿足地瞪大眼睛。

“外頭鹹酸帶點微辣,裡頭卻清脆香爽。好吃!有趣!妙啊!”說著安妙寶又扒了幾口米飯,米飯細白飽滿,口感酥軟正好配酸辣的青瓜。

不一塊兒,兩個飯碗空空如也。

安妙寶滿足地擦了一下嘴巴,正想跟婦女道謝,沒想到剛抬頭就發現婦女眼定定地盯著自己。

“小傢伙的嗓音真不錯!你是女孩嗎?”婦女開口詢問道,聲音較之前的,要溫柔許多。

安妙寶摸了摸自己的臉蛋,眉宇中出現了一絲疑惑:“生理上是的,你看不出來嗎?”

婦女又往安妙寶臉上盯,發現安妙寶除了那雙明亮靈動的眼睛之外,其他地方都被碳灰弄得黑不溜秋的。

“還真看不出來呀...”婦女最後搖了搖頭。

安妙寶像是想起什麼來似的說道:“看不出來也正常,大...啊,大姐姐,我現在的臉被黑碳灰給遮住了,你讓我去洗把臉,待會讓你見識一下。”

“彆嘴貧,你就是像賴著不走。”婦女眉頭一挑說道:“老孃叫林月嬌,今年三十六,早就過個做你大姐姐的年齡啦,你還是喊我作嬌媽吧。”

介紹完之後,林月嬌直接拿起八仙桌的空碗。告訴安妙寶說別洗臉啦,直接洗澡吧。老孃看天色已晚,你洗過澡後就先在這住下吧。

安妙寶可沒有地方住,現在有人肯收留自己,她當然是欣喜莫名啦!連忙起身跟林月嬌道謝。

——分———界———線——

原來這裡是金林城中的一間酒樓,醉仙居。林月嬌就是老闆娘。

林月嬌帶著安妙寶來到浴室,在途中穿過了醉仙居大多數的地方,安妙寶發現這麼大的一間酒樓,除了自己跟林月嬌兩人之外就再也沒有第三個人啦。

偌大的酒樓怎麼會沒有人呢?這還真奇怪呀!安妙寶曾經也問過林月嬌原因,可一提到這個林月嬌原本還算熱情的臉就拉下來了。草草地給安妙寶準備了幾件比較好的衣服之後就獨自離去了。

現在的安妙寶正躺在浴室的巨大木盆中洗白白。這傢伙雖然之前還十分抗拒女兒身來著。但這會卻痴迷地欣賞著自己的身體。白皙柔滑,瑩光流動,摸起來還有點讓人愛不釋手。

不僅如此,安妙寶的身上似乎還帶著一股淡淡的七彩豆蔻藥香。聞之泌人心扉,靜謐愜意。因此她自豪地認為自己的身體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藝術品。

出浴之後,安妙寶就取下屏風上的衣服。這是一件藍色的深衣,長裙舞袖的,對於安妙寶這個現代人來說穿起來有點困難。所以她折騰了好一會之後才馬馬虎虎地將衣服穿上。

浴室四周是醉仙居的客房,客房之外則是一個精緻的小別院。拱橋,石凳,竹林還有蓮花池這是大秦王朝最為普遍的設計。

現在已經入夜,柔和的月亮籠罩著大地,斑斕的星星則佔領天域形成一條美麗的銀河。月光與星光同時倒影在精緻的小別院裡,讓這片地方平添了幾分魅力,就連夏蟲之語也變得更為悠長。

安妙寶推開了浴室的門,帶著出浴後的清香緩緩地走到別院裡。徐徐的晚風來了,吹拂著她那還微微溼潤的秀髮,讓人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才剛走到屋外,安妙寶就感受到身上有一股柔和的感覺。這股柔和的感覺在自己身體裡有規律的迴圈,然後慢慢壯大。

她大吃一驚,自己的身體在夜晚居然會主動吸取月華跟星力!

以前安飛燕曾經跟安妙寶說過,人類之身是不能再吸取月華的,可現在自己又是什麼情況呢?

原來安妙寶雖然可以化形為人,但她卻並不是人類。她現在還是靈體,不過卻是最為特殊最為高階的靈體——天靈。

天靈由大量的月亮精華丶星光力量還有太陽精華凝鍊而成,之後又得有五行神物的強化跟天劫的洗禮才能形成。

這些條件都十分苛刻,所以古往今來就只有安妙寶這個仙緣深厚的傢伙才巧合地達成了所有條件。

天靈天生具有吸食月亮精華丶星光力量以及太陽精華的特性,所以即使安妙寶化為人身,還是能吸收月華丶星力的原因就是這個。

安妙寶心頭一陣喜悅,能吸收月華跟星力也說明自己能夠像以前一樣繼續以靈體的功法修煉。

為了驗證一下真偽,安妙寶急不可耐地執行《星妙靈月決》。果然這修煉法訣一使用,大量的月華跟星力都被安妙寶吸進體內了,比起還是魅靈之時,現在的速度要快得多!

嗯?有點不對經!

當月華跟星力開始混合,形成能量漩渦之時。一股龐大的吸力將它們全部吸走!只留下一點點存留給安妙寶。而那強大吸力的源頭則是那些損壞掉的靈根!

難道這些靈根要用月華跟星力修復損壞的部分?

安妙寶剛剛冒出疑惑,還沒有來得及多想就被身旁的情況給嚇得停止了修煉。

“你是誰啊?!”林月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安妙寶身旁,並且大聲地叱喝道。

安妙寶也馬上轉過頭去,這一看,她猛地發現林月嬌身上散發著濃烈的金光!金光的出現頓時刺激到安妙寶身體內的願力金牌,此時一條資訊也清晰地浮現在安妙寶的腦中。

[大願,吸收之後能夠大幅度修復自身靈根。吸收方法:幫其實現願望。]

林月嬌怎麼都沒有想到眼前這碧玉芳華,出落聘婷玉立的小女孩。居然就是不久前那個髒兮兮的小乞丐。頓時震驚得合不攏口。

“雖然知道你是個女孩,可沒想到會長得那麼好看。”林月嬌吸了一口涼氣,然後八卦地問道:“哎,小丫頭。難道你是大戶人家的千金,因為不滿長輩的賜婚所以出逃?”

“我不是...”安妙寶臉上頓時露出窘態,此時她有點佩服林月嬌,那是多大的腦洞才能將自己的設定腦補成逃婚千金的。

“行了別騙我啦,這方面的書老孃看過不少。我林月嬌生平最痛恨那些把女人婚嫁當做合作手段的男人!他們總以為自己高高在上,無所不能... ...到最後還不是要靠女人成事!”

林月嬌義憤填膺,感懷身世,言傳身教的讓安妙寶學會“女兒當自強”的道理。最後甚至還拍拍胸口,義氣地跟安妙寶說,以後就住在醉仙樓吧。

安妙寶愣愣地看著林月嬌表演,也不知道如何反駁好。不過既然人家都讓自己住下來咯,那就住下來吧。

“我叫安妙寶。”

“好名字,不愧是大戶人家的千金。老孃市井點喊你阿寶沒問題吧?”

“不打緊不打緊。”安妙寶白皙的臉蛋上都溢位汗水來了,原來嬌媽是認真的,自己那千金大小姐的設定還在繼續。

林月嬌拉著安妙寶聊了很多事情,她覺得這丫頭臉蛋精緻絕美,說話也幽默風趣。於是越看心裡就越是喜歡。

安妙寶看得出林月嬌的感情變化,自己也放開來了問道:“嬌媽,說了那麼多。其實你自己有沒有什麼願望想要實現的?”

林月嬌聽了之後,左思右想,最終則無力地搖了搖頭。

安妙寶可一點也不氣餒,繼續窮追猛打。

“金錢?”

“男人?”

“事業?”

林月嬌一聲不吭,臉上的無力越來越盛。

“不會都有吧!”安妙寶半是開玩笑地感嘆道。

沒想到林月嬌這次點頭了。安妙寶一怔,心中直喊,嬌媽你的願望不小呀!

林月嬌嘆了嘆氣,跟安妙寶訴說這些天發生的事情。

原來這間醉仙樓是林月嬌的師傅留給她跟她師兄的遺產。靠著這醉仙樓每日的收入,雖說不能是大富大貴,但也能溫飽暖睡。可就在幾個月前,外地富商沈君來了。沈君他看上了林月嬌,想要娶她當自己的填房。林月嬌不肯,那沈君就在醉仙居一旁開了一間狀元樓,專門搶她醉仙居的生意。

更氣人的是林月嬌的那個師兄,這傢伙一看那沈君身纏萬貫,每天每夜裡連工作都不管了,就這樣繞在林月嬌身邊,拼命地勸林月嬌嫁給沈君。林月嬌覺得心煩,就痛罵了她師兄一遍。

那師兄生氣了,放話一定要讓林月嬌知道他的厲害!於是帶著醉仙居大大小小的夥計全部跳槽到對面的狀元樓去。

“狀元樓的月俸是三十兩白銀,平日裡包吃包住還有各種補貼。”

但安妙寶可不知道三十兩白銀的購買力,只是覺得那師兄所作所為實在太可惡啦。

“請不到人,不打緊。我來當小二不要錢,管飽管住就行。”

安妙寶感同身受,熱血上腦就直接拍著胸口說要幫忙。

不想,林月嬌卻嘆氣啦。她說那又能如何,咱們沒有廚師呀!

“廚師?”我疑惑地說:“嬌媽你的師父沒有教你廚藝嗎?”

“有是有...但老孃有疾。”說著林月嬌一下子將右手的衣袖挪起來,在她的手臂到手掌之處居然有一條長長的刀疤!

我瞪大眼睛,不懂其中的含義。

林月嬌則搖搖頭告訴我,自從小時候不小心被菜刀弄傷右手,從此就再也不敢碰刀具啦。老孃煎炒炸燜燉樣樣精通,可唯獨這刀工卻一塌糊塗,咱師門的菜系有很多都重刀工的,你說我還能揹負起醉仙樓主廚的重任嗎?

“刀工?就是切菜吧?”不同於林月嬌的咀喪,安妙寶認真地問道。

“沒有那麼簡單...不過平日裡大多是切菜切肉為主。”

“那就簡單!帶我進廚房吧,我來切菜,之後的烹飪工作嬌媽你來幹。今晚我們通宵準備材料,明天開店營業。”

“你會刀工?”林月嬌不斷地打量安妙寶,最後竟然自顧自地笑起來啦。

“怎麼啦?”安妙寶問道。

“別開玩笑啦,你一個千金小姐,平日裡那捱過苦啊,怎麼可能會刀工。”

安妙寶小嘴一鼓,大戶千金的設定怎麼還在呀。

“讓我試一試吧嬌媽,反正也沒差的。”

林月嬌看見安妙寶如此執吆要幫忙,心裡有些感動。平日裡酒樓連個客人都沒有,後廚那邊又堆放了那麼多食材,不用也是浪費,不如就讓這小丫頭試一試吧。

說著,林月嬌也不再推辭。領著安妙寶就移步到廚房。

醉仙居的廚房很大很漂亮,各種裝置齊全,食材庫,冰庫還有養魚用的池塘!林月嬌告訴安妙寶,他們這一脈的廚師曾經連續十五屆當選大秦王朝的代表廚師,這個廚房就是那時候建起的,最多能容納50個大廚在裡面工作。

林月嬌拿了許多青瓜過來,然後讓安妙寶將它們切成絲。

安妙寶興致沖沖地拿起刀,可思考了好一陣子才說:“怎麼切絲?”

林月嬌失望地捂住額頭,說道:“先將青瓜切成薄片,然後將薄片切絲。”

安妙寶想了想,高興地說這簡單。就是將青瓜這個立體變成一個個的面,然後將面切成一條條的線!(點丶線丶面丶立體。)

安妙寶拿著菜刀,開始切青瓜。一開始她是滿面凝重的,切出來的青瓜片也比較厚。可慢慢地她的速度就快起來啦,凝重的神色也被“有趣”取代,手中的菜刀速度更是徒然加快,幾乎是銀光閃閃的程度。

不久之後一整條青瓜變成薄薄而透明的片,再從片化為一根根細青瓜絲。

“能不能粗一些...切成牙籤大小的。”林月嬌要求道。

“可以。”

安妙寶應了一句之後,立即拿起另外一條青瓜。短短一分鐘不夠,青瓜在她的刀下化為一個個牙籤版大小的青瓜絲,青瓜獨有的清爽感也從飄散到整個廚房。

這時候,林月嬌拿來了幾塊豆腐,讓安妙寶也切成絲。

安妙寶拿起一塊,然後如同切青瓜一樣首先將它切片。可這豆腐嫩滑極其易碎,安妙寶沒切幾刀就將它弄散了。

“看來不能太用力,只能藉助刀的鋒利將它切開。”安妙寶喃喃自語:“用意不用力!”

說著,她手中的刀再次動了起來,手段輕柔可卻極快,廚房中刀光連連,一塊完整的豆腐變片再變絲只不過是眨眼之間的事情。

看著越來越多的材料在安妙寶手中變為絲與片。林月嬌早已經驚訝得啞然失色,她甚至懷疑這小女孩難道是當代的哪位名廚?在這裡扮豬吃老虎?

可過後她就搖搖頭了,因為安妙寶每一次碰到新食材都會停頓一下,然後好好請教林月嬌一番才會去做。這一點就說明安妙寶其實是新手,不過卻是一個學習能力超強,悟性超高的新手,每一種食材她最多也就失敗一次,第二次就能完美地將食材切開!

“好快...”林月嬌看著安妙寶手中銀光閃閃的菜刀感嘆道:“阿寶,你不怕切到手嗎?”

“嗯?”安妙寶別過頭來看她:“切到手?那是不存在滴。”

“你專心點呀!”林月嬌看見安妙寶居然膽大到轉過頭來看自己,頓時驚慌失措。

“沒事。”安妙寶自信的一笑,視線雖然沒有集中在砧板上,可是她手上的速度可不慢。菜刀快速地在雞肉上劃出幾道痕,然後三兩下手勢就將雞的骨頭全部拉出來了。

她這一手可狠狠地讓一旁的林月嬌震驚了。

“天...天...天才啊...”林月嬌斷斷續續地說出幾句話,眼睛眨都不眨地看著安妙寶表演。

安妙寶則露出迷人的笑容,粉唇貝齒,星眉俏目的。她心裡對別人的讚歎感到頗為自豪。

事實上安妙寶對自己能夠做到這個地步感到意外,她以前完全沒有接觸過這些,可是當她的手摸上這些食材,心裡就有一種瞭然的感覺。比如說一開始的黃瓜,安妙寶發現自己的身體十分容易控制,可以做到每一次出刀的力度丶速度以及間距都相同。又比如說著整雞取骨,自己只要用手摸上雞肉上,就能感受到雞內部的肌肉纖維與骨架的分佈... ...到了最後甚至不去看雞也能輕鬆地將骨頭全部拿出來。

安妙寶覺得這一定是修煉的成果。畢竟她們靈體化人可是要經過沉長的修煉的,不像人類那樣從凡胎肉體出生,所以同樣是人身,安妙寶這靈體化形要比尋常的人類要好。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玄幻:我竟是終極反派!

防火的烏鴉

網遊之毒刃

飄渺紅塵仙

我家娘子都是極品仙女

丑牛亂彈

開局奪舍,被重生女帝賴上了

狗叫叫主

喪屍末世,我有大佬

某位故人

被迫成為天命人

孟秋拾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