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寶姐,你之前這麼幫它們。它們卻這樣對你,你就不痛心嗎?”安妙可大聲地說道。

安妙寶在一旁靜靜地聽著,也不馬上搭話。痛心,它當然痛心啦。被別人這樣說閒話,誰還能高興起來的?可現在不是管這個的時候。

“妙可,我想離開這裡。”

“嚇!妙寶姐有什麼那麼看不開的?”

“大長老今晚要逼吸精氣。我不跑不行。”

安妙可沉默了一下,才開口勸道:“妙寶姐,其實你為何那麼執著不肯吸取男性精氣呢?那些男性精氣又補,又好吃,還好... ...”

“哎...好吃?妙可,你身為女孩子應該矜持點,怎麼能用好吃來形容男性精氣呢。”

“矜持是什麼來的?”

安妙寶鬱悶了一下:“你還小以後就明白了。反正我去意已決。現在來是給你道個別的。”

說完之後,安妙寶就開始慢悠悠地飄離這裡。

安妙可在後面喊道:“妙寶姐,現在還是中午。太陽正猛烈,你小心點呀!”

“放心吧。山人只有妙計。”

安妙寶頭也不回開始自己的逃跑之旅。

其實在一個周之前她已經策劃這一次逃跑計劃的啦。因為在這段時間中,它不斷地纏著大長老安飛燕,問它一些修行上的知識。終於問到無可再問啦,安妙寶才知道魅妖的修煉方法全都建立在吸取男性精氣的基礎上!心理上極度排斥男性精氣的安妙寶只好狠下心來逃跑,到外面尋求其他三觀正一點的純潔修煉方法咯。

安妙寶是故意調中午實施“犯罪”的。前面說到魅靈由月亮精華所化,是世間極陰之物。所以在沒有修煉成魅妖之前是不可以暴露在陽光底下的,不然就會灰飛煙滅!

所以在中午這個太陽最猛烈的十分,魅靈都會躲到屋子裡,魅妖谷也自然最為空曠寂靜啦。安妙寶也無須擔心會被其他魅靈告發它。再者,誰也想不到安妙寶這個小魅靈敢在最危險的時候逃跑。

安妙寶左繞右繞地循著樹蔭悄悄地離開了魅妖谷。可是好景不長,雖然躲在樹蔭下可以讓陽光照不到自己,可太陽的酷熱依然折磨著它。出了魅妖谷,在葫蘆林轉了沒有幾圈。安妙寶發現自己開始有點虛弱,身上的光芒也弱了不少,體型更是在這短短的幾個小時鐘嚴重縮水...這比起在魅妖谷裡的半個月還要嚴重。

安妙寶想起以前在課堂上,安飛燕給它們說過的話。安飛燕說魅妖谷有一個陣法,這個陣法可以隔絕太陽的熱量。可能正是自己離開了魅妖谷,沒有了陣法的保護,所以身上的月亮精華才快速地消散的。

難道要原路返回按照大長老的意思去吸男性精氣嗎?那是不可能的!

可要是頂著太陽的熱量繼續走下去,可能沒到晚上,自己就要灰飛煙滅啦!這又如何是好?

正當安妙寶糾結的時候,它來到了一個大瀑布之前。瀑布那洶湧的流水衝擊著底下的岩石,綻放出一陣陣的水汽,水汽讓安妙寶頓感一陣清涼。

安妙寶心說這下子總算是獲救了,還是先到瀑布後躲一下太陽,等到晚上再從長計議吧。

太陽帶著它的炎熱日沉西山,直到最後一點紅霞燒盡,夜的斑斕才悄然來襲,最後繁星組成的銀河佈滿整片天域。

一下午的苦等,安妙寶的樂趣除了聆聽外面的水流聲之外,就是回憶當年在地球上的生活。那時候安妙寶還是少年A。

少年A還是個人類,那時候它喜歡看書就看書,喜歡睡覺就睡覺,餓了渴了還可以找各種各樣的食物充飢。

可現在了?既不能吃喝,也不能睡覺... ...因為安妙寶沒有這方面的功能,自然也沒有這方面的慾望。到現在它才醒悟,原來人沒了慾望也就跟條鹹魚差不多。

安妙寶心中長嘆,更加渴望早日修煉成人了。

瀑布的水衝散了湖中的繁星,夏蟲的奏鳴打破葫蘆林的寂靜。

安妙寶知道,是時候啟程了。雖然不知道前路會有什麼等著它,但它只能毅然走完這段路途。男人有時只能一錯再錯。

“趙日牛!今天我就要打敗你,告訴世人,我才是葫蘆林中的霸王!”

“黃獅虎,俺認輸。俺認輸還不行嗎?你要當霸王就當去啊,你糾纏俺這頭老牛幹嘛?”

安妙寶聽見有人對話的聲音,聽著這語氣味道,好像還是江湖尋仇來著。於是安妙寶稍微在瀑布中探出頭來,方才發現原來不是人聲,而是一頭青色的牛跟一頭大老虎在聊天。

誰知道這一虎一牛並沒有聊多久,直接開打了。

老虎虎嘯一聲,將葫蘆林裡的鳥兒全部驚了起來,隨後更是飛身一撲,以雷霆之勢襲擊青牛。

正當各位觀眾以為青牛將要死於虎爪之時,事情突然有了新轉機,只見青牛它一個轉身,並且雙腿齊出,一下子踢到大老虎的“雙峰”(胸部啊)之上。強大的力量一下子將大老虎推到天空,與月亮肩並肩,化為遙遙繁星中的一員。

“我還會再回來的!!!!”

事情落幕之後,天空的某處傳來大老虎不甘的聲音。對此青牛隻能搖頭,唏噓不已。

“道友請留步!”安妙寶突然跳出來喊著想要離開的青牛。

“嗯?魅靈?”青牛轉過頭來疑惑地看著安妙寶,然後口吐人言,奇怪地問道:“魅妖谷的規矩,未化人形不是禁止出谷的嗎?”

“你怎麼知道的!?”安妙寶瞪大眼睛,可下一刻又改口了:“道友可是妖怪?”

“哈哈哈,小傢伙。道上規矩,未能化為人形是不能稱作妖怪的。最多隻能算是精怪。”青牛豪爽地笑了起來:“實不相瞞,俺在葫蘆林都住了200多年啦,對著魅妖谷也算是熟悉。”

“200年!”安妙寶愣了愣,旋即一陣狂喜衝上心頭,心中大喊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牛前輩,能教我修行的方法嗎!”

“不行!”青牛很堅決的拒絕了。

“為什麼?”

“我們道統不同,我不能傳授與你。”

“道統?”安妙寶目露疑問。

青牛本打算離開的,可它看見這小魅靈靈體渙散,白光也弱,一副暮暮將死的樣子,突然心生憐憫,便決定留下跟這小傢伙聊聊天吧。

在葫蘆林中,柔和的月光輕輕地穿過樹葉的縫隙,最終照亮蔥鬱的青草。於是便有這樣一隻青牛的背上馱著這樣一隻白色的魅靈,慢悠悠地穿過這裡。

“小傢伙,俺說... ...”

“我不叫小傢伙。我叫安妙寶。你也可以叫我作安道友。”

“小傢伙,沒有化形的,通通都不能喊道友。要是你在外面的修行界這麼隨便會被砍的。”青牛慢悠悠地走著,語氣也是語重心長的:“你還是喊俺作牛哥吧,而俺則喊你作阿寶。”

“牛哥?”安妙寶嘗試叫了一句。

“對就是這樣。”青牛第一次聽見有人這樣稱呼它,頓時喜笑顏開,它覺得自己跟這剛認識的小傢伙還挺投緣的。

哈哈地笑了一會兒之後,青牛也開始打聽安妙寶的事情啦,它問:“阿寶,你為什麼要逃跑出來找其他修煉的要門呢?據俺所知,你們魅妖一族的修行方法在整個妖怪界是速度最快的!平均7年左右就能修成人形,要是天資聰慧也可以提前2年,5年便可化為人形。”

安妙寶本來就對魅妖一族的修行方法頗有微詞,現在經青牛這一問,心中頓時如同缺堤一般將不滿全部道來:“牛哥你有所不知,我那一族的修行方法太過沒遮掩了。居然都以吸取男性精氣為基礎,我安妙寶可是頂天立地的漢子,你讓我怎麼拉下面子去修習那樣子羞恥的功法。”

“嘿,阿寶你真是有一點人類修士的那個什麼...啊對!君子風骨!。要是老牛也能吸取男性精氣,俺一定去吸!”青牛歪著頭看了看背上的安妙寶打趣道:“俺現在修行了足足160多年,可還是沒能化為人形。”

“還真是大膽的發言啊。牛哥,沒想到你是這樣的牛!”

“嗯?阿寶你剛剛說什麼?”

“沒有!”安妙寶搖搖頭說道:“要不這樣吧牛哥,我教你魅妖一族的修行方法吧!”

“不行!”沒想到青牛想都不想就拒絕了,它剛剛不是將魅妖一族捧得很高的嗎?難道是商業互吹?

正當安妙寶疑惑之時,青牛馬上著急地規勸道:“阿寶呀,你在外面千萬別隨便喊人教你功法,或者自己隨便將功法教給別人!這是修真界的大忌,輕則沒宗門肯收留你,重則可能遭到有心人的追殺!”

“為什麼?”

“因為道統。”

“道統是什麼?”安妙寶也挺好奇的。

“所謂的道統就是每一個流派的法則標誌。比如你的是魅妖道。俺的則是青牛道。”青牛徐徐道來:“每一個人被收入門下,賜予道統時往往也會被額外賦予名字,在修行界中那是[授予道號]。俺老牛在青牛道里的道號就是趙日牛!”

“原來如此,還挺有意思的嘛!”安妙寶說道。

“還沒完的!”青牛補充道:“每一個道統都有各自的功法,並且都嚴禁外傳的。若有人敢私自外傳,道統的法則就會自動發揮。一般來說都是將所有關於此道統的功法記憶全部刪除,有的道統可能會狠一點,會直接廢掉你所有修為也可能是當場將你擊斃!”

“不能外傳呀...”安妙寶滿腦子抓急,這該怎麼辦!假如這麼嚴格的話,別人不肯教,自己豈不是學不到其他修煉方法?

“那偷學行不行!?”安妙寶突發奇想。

“偷學嗎...要是你能學會的話也是可以的。但是事後要是被其他道統的人發現,就一定會被追殺!”青牛解釋道。

“哈...真是小氣呀。”

“那也沒辦法,功法都是各宗門各流派的立命之根。大家都很重視。”

“對了牛哥。一個人能身負多個道統嗎?”安妙寶又有想法了。

青牛想了想,然後肯定地說道:“可以的。”

“那牛哥你可以讓我進青牛道嗎?”

“可以的。”

安妙寶頓時歡呼雀躍起來,可下一刻就又掉進了絕望的深淵。

“但必須要兩個道統的負責人同意才行,不然道統之間會產生排斥。”青牛冷不丁地說了一句。

安妙寶沒想到還有這樣一個規矩,也就說要是它想要學習青牛道的方法,就必須回去獲得安飛燕的同意。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世界的異變!

靈魂g

萬界垂釣:從科技霸主到諸天至尊

路過的賴小明同學

五行修緣:邪神篇

江邊小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