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風從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刮來,吹皺了湖水不說,還讓柳樹的枝條不停盪漾。最後風吹過了平原,吹過了街道,吹過了屋頂。在熱辣的陽光之下變成熱風,吹進街上行人的褲襠中,使得一個個身體燥熱。心中彷彿有一隻小手在撥撩。

張秀才嘴上正叼著一根牙籤,他適才在城西門口的小食攤檔上以一碗陽春麵填飽了肚子。所謂飽暖思淫慾,這張秀才弱冠之年,血氣正方剛。這填飽了肚子不回家讀聖賢書,腦袋當然是胡思亂想的。

可恨現在才是中午時分,城東那邊的麗春院可是隻有傍晚才正式營業的。這可憋死張秀才了,但沒辦法,行有行規嘛,這種事只能講緣分,強求不行。

現階段看怕只能在大街上消磨光陰,等到晚上再去放浪一把啦。

“哎...談何難受。”張秀才唉聲嘆氣,失望之態形於色。聖人說食色性也,真是沒有說錯。這色性一起,渾身難受,有一股想要挑戰律法的衝動!

這樣想著,張秀才突然覺得這麗春院,其實開得挺對的。試想想假如沒有麗春院的姑娘每天努力地給各地朋友釋放那股想要挑戰律法的衝動,這金林城恐怕早已成了罪惡的溫床。地方政府鐵定焦頭爛額。

更不說麗春院還給各位姑娘們提供了良好的就業環境與機會... ...每一年都依法納稅為朝廷財政貢獻了一大筆白花花的銀子。

改善治安,提供就業機會還能朝廷財政作貢獻。麗春院真可謂勞苦功高呀。可偏偏人民對其諸多誤解,認為那骯張不堪,使人玩物喪志。

張秀才覺得他日自己當了官,不僅要要為其正名。還要大力扶持與發展全國各地的麗春院事業!

但前提還是得金榜題名再說。

“真想去摸一摸姑娘們的滑嫩小手!”張秀才仰天長嘆。

“一品珍味煲丶文思豆腐丶羅漢齋,柔情飛鳳,魚躍龍門,紫竹香米!今天咱們醉仙樓重新開張,推出美女廚娘林月嬌親自上陣烹飪的拿手小菜套餐,每一份套餐只需要一兩銀子!還包攬茶位!”

張秀才頓時停住了腳步。這聲音輕靈出谷,像涓涓細流,聞之能治養人的心田,如臨仙界。

是誰?女孩子嗎?這婦道人家怎麼會在大街上吆喝呢?成何體統?莫非是風塵女子?

不對!風塵女子怎麼會有如此清新脫俗的聲音呢?

張秀才的注意力成功被吸引了過去,本來無神的雙眼突然忙活起來,不斷地視察周圍的情況。最後他有所發現了。

在那座醉仙樓的大門處有一個女子在吆喝,女子正直碧玉年華,身上一襲淡藍深衣略顯寬鬆,但也難以掩蓋那玲瓏稚嫩的嬌軀。白皙清秀的臉蛋上洋溢著淺淺的笑容,熒光流轉的眸子更是充滿靈氣,那一縷縷飄飄的秀髮在風中舞動,有一股異香悄悄播散開來。

“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輕風。世上竟有如此佳人... ...”張秀才臉上出現了迷醉,心底更是有一雙魔手在作怪,整個人鬼使神差地往醉仙樓那邊走動。

“這位老闆...哦不對...這位客官要吃飯嗎?裡面請裡面請!”看見張秀才上前,女子熱情迎接。安坐,翻杯,沏茶一氣呵成!

這位女子,自然是安妙寶。

而關於之前那些一品珍味煲丶文思豆腐丶羅漢齋,柔情飛鳳,魚躍龍門,紫竹香米也不過是安妙寶作出的菜名。它們的本質其實還是茄子豆角肉沫煲丶什錦豆腐湯丶拌三絲丶無骨白切雞丶清蒸珍珠斑還有竹筒飯。

安妙寶給他們改一些奇奇怪怪的名字,當然是為了包裝它們,然後吸引更多的客人。不過比起菜名的包裝,她自己本身才更為吸引人。

至少張秀才從進門開始就一直眼光光地盯著她。對於張秀才來說,安妙寶的出現教會了他一樣東西——秀色可餐。本來麗春院裡的姑娘都姿容屹麗,可偏偏就安妙寶能給他翩若驚鴻的感覺(驚豔)。

張秀才意亂情迷之下,那還有省吃儉用的習慣。直接就點了一個套餐,一兩銀子。這一兩銀子本來是他晚上再麗春院放蕩用的...可現在看來,今晚恐怕要在家裡奮讀聖賢書啦。

但,沒關係...秀色可餐嘛!張秀才毫不後悔...點了一桌子飯菜後,動起筷子,才發現自己早已吃過午飯,沒辦法...自己作得孽流著眼淚吃完。

不過慶幸地是,張秀才並非唯一的受害者...在他之後還陸續來了許多男人。無一例外,大家都是衝著那嬌俏的女孩子來的。

短短半個時辰,醉仙樓的座位就全部滿了。這樓裡是人聲鼎沸,人流融融的。安妙寶穿梭在其中,那是十二分的忙活。

事情進行得很順利。以嬌媽的手藝,要想振興這間酒樓也不是難事呀!安妙寶在添茶時,緊緊握住了拳頭。興奮地“YES!”一句。

“阿寶,這裡沒水啦!”

有人在呼喚服務員,安妙寶馬上前往“戰場”,這忙了一個上午,斟茶倒水的活兒那是常有的。

添完茶之後,安妙寶往往還會送上一個標誌性地笑容,輕聲道:“幾位客官慢用。”

每每這個時刻,那些食客也會紛紛稱讚醉仙樓的飯菜不僅一絕,更重要的是阿寶這小丫頭禮貌真好。

“阿寶,這邊也要添茶。”

“馬上來!”

剛剛伺候一桌,另一座的客人就立即喊安妙寶過去啦。安妙寶作為一名優秀的侍應,當然是有問必答,有求必應。全心全意地為顧客服務。務求讓每一個來醉仙樓的顧客都感到賓至而歸。

因為要振興醉仙樓,除了有可口的飯菜之外是遠遠不夠的!還得有出色的服務才行!

安妙寶覺得,金林城飲食行業林立,假如沒有一兩個亮點,那是很難在其中脫穎而出的。

“阿寶,你長得還真標緻呀,這面板像雪花一樣。令堂一定也是個美人吧?”客人中也有比較放得開的,問一些在現今時代比較敏感的話題。(令堂就是“你媽”的意思。嗯...也就是你母親。)

這種話題要是問其他黃花大閨女,沒準早就羞得一溜煙地跑了。可安妙寶卻處之泰然,反而還笑著調侃一句我媽人老珠黃,哪有咱這般青春有活力。各位吃吃吃,放開點,咱還要招待別的客官。招待不周,招待不周。

客人見安妙寶全然沒有小兒女那般遮遮掩掩的羞態,性格直率爽朗,樣貌清秀絕美。不禁打心底喜愛這樣一個小姑涼。與之有說有笑更為熟絡了。

“可惡...這群大叔居然隨便借點意就將妙寶小姐喊過去。光天化日之下...竟...無恥之尤!”張秀才咬著一隻肥滿的雞腿,憤恨地看著安妙寶跟其他男人有說有笑。

事實上,張秀才也嘗試過藉著加茶,添飯這種小事來與安妙寶親近。但每當他舉手發問,安妙寶都會莫名其妙地被其他客人喊去。所以張秀才至今依舊沒能實現自己的野望。

這久望難得,張秀才心中當然急躁。心念一轉,頓時想出一招絕招!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哎呀...我的肚子好疼!”張秀才突然痛苦地在地上打滾。

張秀才的傾情演出輕易地吸引大家的眼球,許多剛剛還在把酒言歡或者調侃安妙寶的食客都紛紛停下碗筷,意外地看著張秀才。

“什麼情況?那人怎麼突然倒地了?”

這種事情引起了醉仙樓裡小小的轟動。可其中反映最大的還是安妙寶。這裡可是酒樓,假如食客是吃了酒樓的飯菜而肚子疼,那可是大事!要是處理不好恐怕會有損醉仙樓的聲譽。

安妙寶自己可是承諾過要幫助嬌媽重新振作醉仙樓的。要是因為這件事出了騾子,自己豈不是出師未捷身先死!

安妙寶馬上過去瞧瞧張秀才的情況。而張秀才則稍微睜開眼觀察外面的情況,這一看見安妙寶走上來,頓時叫得更歡了...更慘了。

“這位客官,你沒事吧?”安妙寶試圖將張秀才扶起來。可手剛伸出去就被張秀才抓住了。

這小手真是絕了...酥軟若如無骨,肌膚柔滑如同溫玉。最妙的還是那一陣淡淡的香氣,泌人心扉。舒服...在那麼一瞬間張秀才露出了迷醉的神色。

安妙寶因為心裡緊張,這會根本就不注意張秀才的無禮。只是一個勁地問道:“你肚子那不舒服了?”

“其實,在下是心不舒服...”張秀才虛弱地說。

安妙寶聽完後更緊張了!這吃飯吃出心臟問題,可比鬧肚子還要嚴重。

“不行,得馬上就醫才行!”安妙寶突然想起前世在地球坐飛機的場景,飛機上突然有急症病人倒下,空姐就會喊道請問在座的乘客裡有沒有醫生?

安妙寶有樣學樣,不過她喊的是:“醫療兵快來救人呀!!!有沒有醫療兵?”

醫療兵?什麼是醫療兵呀?在場的食客無不疑惑,這個詞兒他們第一次聽而已。

倒是那張秀才他們則有所耳聞。大家都知道他雖然是個讀書人,可卻思想異端,行事乖張,平日裡還喜歡幹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

“阿寶姑娘!他是裝的!”有一些正義的男士看不過眼,憤憤不平地揭穿了事實。

可張秀才明顯早有準備,他敢使用這招,老早就預到這種情況。只見張秀才依舊擺著一副痛苦的臉面,低聲道:“閣下何處此言?是諷刺在下想吃霸王餐嗎?我張某人雖是一個窮酸書生,可一頓飯錢還是負的起的!”

“你!”正義的男士雖然還想反擊,但是這時候卻已經沒有他的戲份了!一直蟄伏在後臺的嬌媽此時突然出現,佈滿麵粉的手上還拿著一根粗大的擀麵杖,一臉好笑地瞧著地上的張秀才。

“張道非,你這個青樓書生是不缺錢啊!可你急色呀!”林月嬌大喊一句,衝上前來,舉起的擀麵杖結結實實地往張秀才手上打來:“連俺家的閨女也想欺負,你是不是活膩啦?!老孃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了你這淫棍!!”

張秀才額頭冒汗,還沒來得及解釋。擀麵杖就在他手臂上印了一道豔紅,這道豔紅在過後還成了紫色的淤血。

“痛痛痛......”張秀才吃疼地站了起來,連忙想要解釋些什麼。可嬌媽的下一棍又來了。沒辦法,張秀才只能拔腿就跑,連飯錢都沒有付了。

“算你跑的快!小兔崽子。別再讓老孃瞧見你!”嬌媽彪悍地往大門一站,街道上的行人都被嚇得愣愣的。張秀才在人群中左穿右插早已跑得沒影。而安妙寶則將嬌媽拉下來,低聲提醒道:“注意形象,注意形象。”

不過事情到這還沒有結束,嬌媽還一臉陰沉地看向那群看熱鬧的食客。拿起手上的擀麵杖,威風凜凜地說道:“還有你們!安分點,該吃飯就吃飯!阿寶還是個孩子,你們要是敢動歪念頭。通通先打一頓,然後大堂上見!”

所謂不怕閻王,怕悍婦。食客們見此,只能唯唯諾諾地點頭。繼續享受桌上的美食。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世界的異變!

靈魂g

萬界垂釣:從科技霸主到諸天至尊

路過的賴小明同學

五行修緣:邪神篇

江邊小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