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妙寶正生氣之際,突然感覺到有人拍了自己肩膀一下。

“嬌媽。”

“早呀,阿寶。啊~”

原來來者是醉仙樓的老闆娘,林月嬌。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她終於肯從被窩裡爬出來了。可能是由於剛剛睡醒的緣故,這會臉上還掛著一絲疲勞,說話時也會忍不住打哈欠。頭上的髮絲頗為繚亂,身上也還是寬鬆的睡衣,一對雄偉的碩大的兔子傲立在上面,尤為顯眼。

太強了!

“抱歉...昨晚太累了,一不小心就睡過了頭。現在已經是中午啦,再準備食材已經來不及了。”嬌媽還掛著睡意,臉上泛著慵懶:“所以今天就結業一天吧...啊~太累了,我得回去再睡才行。”

“絕對不行!一天也不能結業!”

安妙寶看見嬌媽說出這樣的話立即反對。然後推著被自己嚇醒的林月嬌跑到門前,伸出纖細指著如火如荼的狀元樓。

“半價!沈君那混蛋瘋了!?半價不就虧死了嗎?”林月嬌驚叫出來,她當了幾十年的掌櫃當然清楚食材的市價,要是每一道菜都半價,除去成本加上工人跟廚師的工錢,一個酒樓幾乎不用賺錢了。

“莫良!”林月嬌最終也看見在門口拱手迎賓的莫良,頓時明白箇中緣由。狀元樓的半折活動是針對她們醉仙樓的。一定是莫良昨天看見醉仙樓重新開業生意旺盛,所以想出這種損己不利人的招數來對付她們。

“真卑鄙呀,氣煞老孃!”林月嬌氣得臉都紅了,胸前那抹碩大更是因憤怒而波濤起伏,惹得行人駐足不前。這種巨號海嘯,是小姑涼不可能比似的。只有經受了歲月洗禮的半老徐娘才能擁有的核武器。

“額...真厲害呀...”這是眾多路人被震撼時情不自禁的說出來的感想。

安妙寶快速反應過來,馬上關上大門。轉過身來,尷尬地提醒道:“矜持,矜持。”

林月嬌被這樣一說,頓時打量起自己現在穿著。原來自己還穿著素白的睡衣,藏著在裡面的紅色肚兜更是若隱若現。

她雖然是女中漢子,可一想到剛剛自己居然穿得這樣清涼單薄在門口大喊大鬧,頓時感到臉上發燙。於是剛剛升起的怒火化為無限的羞澀,馬上跑回房間梳妝打理起來。

不久後,林月嬌換上了一身紅色的深衣,繚亂的髮絲也梳理得整整齊齊。比起一開始那副睡眼朦朧的樣子要精神得多。

不過敏銳的安妙寶卻捕抓到她額頭上那微微皺起的紋路。那是代表憤怒的青根。

還沒有等安妙寶反應過來,林月嬌一手將一張長約1米左右的木板凳扛在肩上。走到大門時她回頭頗有深意地看了安妙寶一眼說道:“阿寶。雖然你才入門一天。但如果嬌媽有什麼三長兩短,醉仙樓就交給你了。”

安妙寶聽見這種彷彿臨終託孤的宣言,整個人都不好了。結合嬌媽現在那繃緊有力的手腕和肩膀上扛著的那張散發著殺氣的木板凳,事情就明朗啦。

這是要去幹架,就好像葉孤城與西門吹雪約戰於紫禁之巔。

安妙寶一個激靈,箭步上前拉住林月嬌,臉上露出焦急的情緒:“嬌媽嬌媽,快住手!學醫是救不了國的... ...打架是解決不了事情的。”

林月嬌本打算過去跟莫良你死我活的。她是個火辣的女子,魯莽起來有時候比男人還要可怕,決定的事情那是四匹馬都拉不住的。 可不曾想自己現在連一步也走不動。身後那個小姑涼用纖細白嫩的小手環抱著自己的腰,可上面傳來的力道卻如同磐石一樣渾厚。

林月嬌不是純正的練武之人,可為了能讓自己抓穩大鐵鍋,她曾經修煉過《大力經》。雖然只是修煉到第三層,但是全身的力氣比虎背熊腰的大漢還要大。可現在她卻被一個小丫頭拉住了。

“好大的力氣!”林月嬌心中雖然驚訝,但身體動作上依舊十分激動,她用力地想要掙脫安妙寶的阻撓:“無論如何...老孃都要守護好師傅留下來的醉仙樓!”

“守護也不一定要用暴力的!用廚藝一決勝負吧。”

“廚藝?”

安妙寶感受到嬌媽被自己的話給鎮住了,才慢慢地放開環抱,用堅定地目光看著對方的眼睛說道:“既然是廚藝界的事情,那麼就用廚藝一決勝負吧。讓那個無良輸的心服口服。”嬌媽最終被安妙寶真摯的忽悠騙回了廚房,第二天的醉仙樓也因此正常開業。

安妙寶喵著眼睛,心有餘悸地擦掉額頭上的冷汗。嬌媽要是真去跟莫良拼命,恐怕自己就吸收不了那金光大願了。

且不說林月嬌對自己有恩,對於安妙寶來說嬌媽的金光大願是最有希望實現的,所以說什麼也不能讓她受到傷害!

想到這些,安妙寶稍微拍拍自己的臉蛋,微微的火辣感讓她打起了精神,小臉上也全是認真的神情。

“嬌媽跟醉仙樓就由我來拯救吧。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到,恐怕以後踏上仙路更是寸步難行。”

本來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但真正發生的時候還是將安妙寶嚇了一跳。現實跟想象中差距太大啦。

原本以為狀元樓搞個半價活動必然會將醉仙樓的生意搶光的。可沒想到今天的醉仙樓也是席無虛坐,客人坐滿了整個大堂。

安妙寶快速地穿梭在其中,給予客人舒適的用餐服務。此刻的阿寶十分慶幸今天早上有練習一下《牛魔鍛體》,不然要伺候那麼多的客人,以之前的身子一定吃不消。

看著熱鬧的大堂,安妙寶想不明白大家為什麼不挑半折優惠的狀元樓用餐,反而到醉仙樓這邊來。

一開始她以為客人們是被嬌媽的廚藝折服才專程跑到醉仙樓這邊的。可很快安妙寶就發現大家桌面上的剩飯剩菜還殘留著很多,更有甚者是叫了滿滿一大桌飯菜卻絲毫不沾的。

這些客人們大多穿著錦衣綢緞,在對話中,安妙寶知道他們都是金林城中有錢的富家公子。

這些有錢的公子哥喜歡找一些小理由將阿寶叫過去,然後問出問短。話題大多不離:“菇涼芳齡幾許?”“家住神州何方?”丶“親朋又有幾人?”。

有的膽子大的,甚至會藉著酒勁上頭的機會問道:“可曾婚配?”

這種情況弄得安妙寶窘態連連,尷尬不已。想了好久才假裝生氣地回話:“婚配的話...嘖!能不能別問這些問題,感覺無法交流。”

那個膽子大的客人看見安妙寶這幅樣子,頓時整個人都蒼白了,如同崩裂的白色石膏像。跟他一桌的朋友們都嬉皮笑臉地拍拍他的後背,安慰道:“天涯何處無芳草,要堅強。”

最後那個膽子大的客人“汪”一聲哭了出來,他悔恨地拍打著飯桌,用含糊的聲音辯解道:“好不容易才心動一次,你卻讓我輸得那麼慘,嗚嗚~”

而其他席上的客人都紛紛看向他那邊,嘴角露出若有若無的嘲笑:“呵,這麼快就有人出局啦。太年輕了。想要泡到阿寶這樣的小姑娘必須要用更浪漫點的方式。猛烈的攻勢只是自尋死路。”

上面那句是其他客人的心理活動,安妙寶可無從得知。她這會也無暇管顧那個被弄哭的客人,因為有其他客人喊她過去了。

“阿寶,有沒有一些口味偏甜的果酒?這[男兒綠]跟[草雕]的味道太沖了,喝著不太習慣。”說話的是一名瘦弱的中年人,他好像是城裡一位有名望的教書先生。

“抱歉...小店就只有[男兒綠]跟[草雕]這兩種酒。”安妙寶頗有歉意地回答道。這是醉仙樓的現實情況。

在這兩天的營業裡面,安妙寶就沒有見到過一個人點酒來喝,大家平時閒談聚餐都以茶水為主。

一開始她只以為是大秦人不喜歡喝酒,可現在看來似乎是酒的種類味道不符合大秦人的審美。

嗯!

安妙寶突然有點驚覺,那是一瞬間的靈感來源:假如我自己能研究出一種符合大秦人審美的酒水,那麼到時候醉仙樓的生意會不會如火如荼呢?

研究出新的酒。安妙寶可不是隨便說說的而已。在林月嬌交給自己的那箱醉仙樓烹飪筆記裡面就有好幾本記錄著關於“酒”的釀造方法。

至於為什麼現在醉仙樓都沒有拿出來用,那就不得而知啦。

“那沒辦法啦,就再來一壺茶吧。”

“明白了,稍等一下。”

安妙寶從遐想中回到現實,伸手拿起飯桌上的茶壺然後往取水出趕。

臨走前,她多看了一眼那瘦弱的中年男子。後者因為沒有酒水的原因露出了失望的神情。這更加堅定了安妙寶釀酒的心思。

製作出受歡迎的飲品,有助於建立起酒樓特色的同時也能大搞噱頭吸引顧客。這真是一箭雙鵰。安妙寶打算在這天的工作結束之後跟嬌媽好好詳談一下。可現在還是先好好對待手頭上的工作吧。

“阿寶,這邊要添幾個小菜。”

“等會等會,馬上過來!”

安妙寶回眸報以爛漫的笑容,如同春光乍現,桃花紛飛。看呆了整整一層樓的人。

可當事人渾然不知,安妙寶此刻內心炙熱,充滿高昂的鬥志!

這麼好的辦法我怎麼現在才想到呀。但,還不算太晚。

接下來就是醉仙樓的回合啦。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世界的異變!

靈魂g

萬界垂釣:從科技霸主到諸天至尊

路過的賴小明同學

五行修緣:邪神篇

江邊小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