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間從遠處的小木屋出現在醉仙樓前,安妙寶連呼吸都屏住了。這...這就是修仙的力量嗎?真神奇呀。

此時正值清晨,空氣殘留著夜裡的寒涼。金林城的街道有點空,只有寥寥幾個人影,他們還是睡眼朦朧的樣子,若不是為了生計也不會這麼早起來。

安妙寶沒有多看,她開啟醉仙樓的門走了進去。自己作為女兒家一夜未歸,假如被嬌媽發現了恐怕少不了一頓訓。

但這一切都是多慮而已。

安妙寶進入醉仙樓之後,發現裡面的一切還是如同昨晚離開的情形一樣。四周靜悄悄一片,不見一個人影。

院子裡稍微有幾隻勤奮的鳥兒在嘰嘰喳喳。安妙寶攝手攝腳地來到林月嬌的房間,悄悄地探進窗子觀望。這要是換作其他男人來做,一定會被人抓起來打一頓。畢竟偷香竊玉是登徒浪子的行為。

嬌媽還在被窩中,雖然睡姿有點不雅,但卻睡得很甜,嘴角處還有一點點晶瑩閃動。

“看來是昨天通宵太累了。”安妙寶小心翼翼地站直身子,然後往廚房那邊趕。既然老闆娘工作不能,那麼就只能是自己一個人單獨去準備中午要用的食材。

來到廚房,由於之前有嬌媽的教導,安妙寶對於材料的準備也不含糊。打水起灶,砍瓜切菜,爆炒油炸,五味混雜,炊煙裊裊。一切都記憶猶新,信手捏來。雖說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工作,可速度卻不慢,僅僅用了一個時辰多一點的時間,安妙寶就將工作全部完成。

將廚房的一切準備得井然有序之後已經是日上三竿。因為工作原因,安妙寶身上佈滿了汗珠,汗珠在明媚的陽光中金瑩瑩的。汗水將衣服打溼了,粘著肌膚。安妙寶覺得不自在,所以就跑到洗澡房打了一桶水給自己沖洗。

洗過澡後還有好一段時間才到中午,嬌媽依舊釀睡在閨房中。安妙寶沒有去打擾的意思,她拿著昨晚便宜師傅給自己的三本書,走到院子中。

《醫道基礎》先擱置一邊。《空書》也先擱到一旁。安妙寶首先看得是《牛魔鍛體》。

《牛魔鍛體》第一頁著著說明。學了牛魔鍛體,就能提高體力,耐力以及力量,讓你輕鬆擁有強壯如牛的體魄,更加有效率地去幹農活... ...

沒錯,這是一門專門給農民學的武功。上古的上古時代,野獸實力強勁,地位比人類高。人類可沒有辦法抓到牛給自己幹農活,所以一些憂國憂民的大俠就苦心鑽研出這一本《牛魔鍛體》,用以強健農民伯伯的身軀,讓他們更輕鬆地去幹農活,提高人類的生產力。

《牛魔鍛體》分為內息執行篇,外煉篇與內煉篇。

外煉,煉皮肉根骨,身強力壯。

內煉,煉五腑血氣,神采奕奕。

內息執行則是內功修煉的方法,也是《牛魔鍛體》的心法。

其他人修煉這《牛魔鍛體》是先熟悉心法,然後開始外煉。外煉大圓滿了,才能去進行內煉。

從熟悉心法到外煉大圓滿,再到內煉。平常人少說也要八九年的時間,可安妙寶卻好,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已經將心法瞭然於胸並且開始修煉。

安妙寶按照書上說的一樣去執行《牛魔鍛體》的心法。此時暖和的陽光落到院子裡,給青青竹林丶碧水蓮池還有阿寶都鍍上一層淡金的熒光。

安妙寶只覺得一股奇異的力量如潮水般地天降,轟一聲撞進了她的奇經八脈。這種情況嚇了阿寶一大跳。

《牛魔鍛體》裡說過,牛魔心法初成的時候,應該是感覺到一股涓涓氣流在身體裡迴圈流動。為什麼自己修出來的氣流卻如同河堤崩塌,洪水如潮的?

安妙寶想不到原因,但也不敢貿然停止心法執行。

這樣大量的氣流要是換普通人的經脈早就被衝撞得四分五裂啦。但安妙寶就是沒事,氣流雖然狂暴,可阿寶的經脈也是強韌闊達,貫通無阻,輕鬆地化解掉這些氣流的衝撞,讓它們得以以正常路線執行了一周天。

接下來是二週天...

三週天...

... ...

一個時辰之後,五週天完成。安妙寶也在這時候停了下來,她緩緩地睜開眼睛,在烈日之下有點驚訝地握了握粉拳。拳頭上傳來清脆的骨爆聲,一股強勁的力量從身體中不斷湧出來,就像是噴湧的泉水。

“真...真...厲害呀...身體的素質至少比之前爭強好幾倍。”

安妙寶感嘆道,她好奇地瞧瞧四周,鼻子好奇地嗅了嗅,耳朵也動了動。遠處躲在草叢的小蟲子丶今早準備在廚房中的是食材丶街道上繁華的鬧聲,她都能一一看清楚,聞清楚,聽清楚。

《牛魔鍛體》將她身體更方面的素質都增高了。這樣神奇的功法竟然被稱為凡俗武功...修仙界那群傢伙到底有多牛?

“這功法還是挺難的...每增加一周天,內息的執行就會變慢。也不知道練到後面會怎麼樣。”安妙寶自言自語地說道。她這些話要是讓上古的上古時代那些練習《牛魔鍛體》的農民伯伯聽見一定會活活氣死。因為按照一般人的速度,要想讓氣息流轉五週天至少要三個月左右。

安妙寶本打算繼續學習《牛魔鍛體》的,可現在太陽差不多到天中央啦,光線的溫度也由柔和變得有點灼熱。按照以前地球的時間計算就是中午左右,再過一個小時就是金林人用餐的時間。

阿寶要幹在這之前,到大堂上做好準備工作。飯桌整齊,餐具的擺放還有各種茶水的添置也要準備好。

等到阿寶敞開醉仙樓的大門做生意時,發現外面早就熱鬧得不像話。來往的人擠擠擁擁,大家都交頭接耳地議論著,然後結伴進入狀元樓。

在狀元樓的門前立了一塊大木牌,木牌上掛著喜慶的紅凌,用端正的毛筆字寫著:為了感謝大家的支援,今後的三個月裡狀元樓的東西一律半價。

狀元樓原本就是高階的用餐地方,現在居然放出話來所有半價!這消費的人自然也多了,幾乎三分之一的金林人都打算在這三個月中好好地在狀元樓裡吃一頓。

安妙寶看見這幅景象先是一怔,昨天那個沈君來過,他不是答應自己關掉狀元樓的嗎?怎麼...怎麼現在不僅還開著,還搞一個【半價三個月】的活動出來的!

“真讓他半價三個月...醉仙樓還要做生意的。氣人呀!”安妙寶生氣地朝著狀元樓那個方向打了一個粉拳。對於沈君出爾反爾搖擺不定的態度表示憤慨。這傢伙活該泡不到嬌媽。

此時安妙寶看見門口站了個人,這個人穿著一身錦緞綢服,手上抱著拳,笑嘻嘻地跟進去狀元樓的人打招呼。正是莫良!

莫良早就知道醉仙樓開門啦,正因如此他才從裡面跑出來,迎客之餘還頗為得意的往安妙寶這邊瞧,彷彿在說:看見沒,我們狀元樓的條件比醉仙樓好多啦,小姑涼要不也過來一起幹!哈哈哈哈!

安妙寶看見這傢伙不禁心裡更氣啦,她明白了,一定是這傢伙的主意!他這是要跟嬌媽死磕... ...

轉念之間,安妙寶長長地吸了一口氣然後舒出來。腦袋總算是清醒一些...眼神也堅定地看向狀元樓,既然你莫良跟沈君要玩,那麼阿寶就奉陪到底!一定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世界的異變!

靈魂g

萬界垂釣:從科技霸主到諸天至尊

路過的賴小明同學

五行修緣:邪神篇

江邊小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