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白色的湯汁,搭配著米白色的“麵條”,上面還有翠綠的青菜與鮮紅多汁的肉類做點綴。加上那撲鼻而來香味,無論是視覺方面還是嗅覺方面,都能大幅度地刺激人類的味蕾,明明還沒有品嚐,喉嚨卻忍不住吞口水了。

“這是什麼面?”張秀才下意識發問,麵條他見的多了,可卻從沒有見過這種如同藝術品一樣的麵食。

“錯了!這不是面,而是米粉!”安妙寶雙手做出“X”的形狀,穩穩地屹立在大地之上,璀璨的陽光直射而下,彷彿為這名少女披上了一層金色的衣裙。

熱騰騰地香氣湧上頭來,甚至將昨晚的艱辛一掃而光。張秀才呆呆地看著眼前這一碗被稱為“米粉”的東西,竟然不知道如何下口。

還好這時候,安妙寶取來一個匙羹,並且指點道:先用勺子喝湯,然後再吃米粉與牛腩。

先喝湯後吃麵這是拉麵的王道吃法!

吃湯米飯也同樣適合。

張秀才照做,當匙羹落到湯裡時,那乳白的上湯因為擠壓的緣故迅速和肥美的牛腩汁交融在一起。再次看清楚時,上湯已經變成透明的棕色,就好像是名貴藥材熬出來的汁液。

湯水一進口,張秀才只感覺一股滾燙的美味在舌尖上炸開,隨後透過喉嚨落到肚子裡卻化成了一股溫熱感。這股溫熱感讓人感到舒適又暢懷。彷彿飽睡之後的初醒,讓人如初日驕陽般精神奕奕。

張秀才食指大動,死死地盯著眼前的湯米粉,眼神中充滿了飢渴與難耐。彷彿忘了自己身為讀書人的矜持,忘了自己還處於鬧市人群當中,更忘了身邊還有佳人在旁,竟然毫無形象地狼吞虎嚥起來。

直到米粉耗盡,牛腩化為虛無,上湯盡數下肚,匙羹碰到了碗底發出“叮噹”的響聲。他才勉強被拉回現實。

“還要再來一碗嗎?”安妙寶起初也被張秀才那狼吞虎嚥的食相嚇到的,可回頭一想卻又充滿了愉悅與自豪感。能夠讓食客露出失態,甚至為之瘋狂,這是對料理人最好的褒獎。

張秀才反應過來,怔怔地看著已經空掉的湯碗。良久又轉過頭來瞧著安妙寶,目瞪口呆地說了句:“太美味了。”

“是嗎... ...”安妙寶對於他這種直白的表述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但心中早就樂透了。可當目光與四周無人的餐桌接觸時,又不免有點頹敗:“好吃有什麼用。酒香也怕巷子深,根本就沒有人來吃我的米粉。”

沒人!不會吧,明明那麼美味!”張秀才表現出一副驚訝的樣子,可當他環視四周之後,也就冷靜下來了。阿寶的麵攤確實只有他一個人光顧。

隨後張秀才則開始問安妙寶一碗米粉的價格到底是多少。

安妙寶以為他要付錢,連忙拒絕,稱張大哥幫自己那麼多怎麼能收錢呢?

張秀才搖搖頭,表示自己絕無此意,只是希望知道這些美味的食物到底值多少錢。

安妙寶也不好推卻,如實回答了。

“十文錢一碗。”張秀才伸手去玩弄自己的下巴,做出一副沉思的模樣。

“果然是因為太貴的緣故啊。”安妙寶看到張秀才沉默下來,自己的心情也不禁低沉,說話的語氣也有點酸溜溜的,頗有一種自暴自棄的感覺。

“不,太便宜了。”張秀才開口了,那一瞬間他那本來深沉的眼睛中迸射出莫名的光芒,嗓音更是帶著一股低沉的磁性:“我覺得售價50文錢也絕對不是什麼問題。”

“開玩笑嘛,你!”安妙寶心裡狂跳,晶瑩地眸子不可思議地看著對方,這一碗牛腩湯米粉加上人工怎麼算成本也不會超過6文錢。假如真能賣上50文錢一碗,這可是接近十倍的利潤呀。

張秀才當然不是無的放矢,只見他充滿了自信,侃侃而談。

他跟安妙寶說,你這麵攤臨近金林城的南門,這是平日裡農民通往城外農田或者小商販販賣日常用品的地方。所以往來這條街道上的大多是居家婦女或者是出外耕種的農民。

婦女們精打細算當然不會來吃你的米粉,而農民們出門前又帶著些乾糧自然也不會花錢來吃米粉。所以說阿寶小姐的麵攤,完全不佔地利與人和,在這裡開張簡直就是明珠暗投。

張秀才還說,要想擺脫這種無人問津的尷尬場面,最好的方法就是換地方,到城中心那塊繁華的地方開面攤。

“可是...先前那個小夥將麵攤賣給我時,也將地契給了我。地契上標明瞭我只能在這裡擺設攤檔,要是到別處去那就是違法。”安妙寶為難地說道。

“阿寶小姐賺的錢可是為了贖回醉仙樓?”張秀才眯了眯眼反問道。

安妙寶點點頭,表示默許,若不是為了贖回醉仙樓,她賺錢幹嘛?

“那就是咯。”張秀才一拍大腿說道,既然是用來贖回醉仙樓的錢,那就等於是在為胡四胖賺錢。阿寶小姐既然是為胡四胖賺錢,那麼即使在金林城裡隨處擺攤,他也不會為難你的。到時候若有事,我張某人自當親自前去跟他談談。

安妙寶聽了對方的提議之後,恍然大悟,連連稱是。迫不及待地就想收拾東西前往繁華的城中心擺攤。

可這個主意一起,就馬上遭到了張秀才的阻止。他說金林城的城中心,密佈著大大小小的酒樓。現在又是中午時分,倉促過去恐怕也不怎麼討好。要真想開張大吉,生意興隆的話,建議晚上再去。

安妙寶一怔,問了句為什麼。

張秀才氣定神清地回答說:“越夜越精彩呀,越是有錢的人,晚上就越是睡不著。他們生活富足悠閒,但內心卻寂寞難耐,迫切地需要別人的籍慰。哎...這裡不是說那些話的地方。阿寶小姐,咱們還是先回家吧,在夜幕降臨之前,我給你好好解說一下。”

“不不不!我再煮一碗米粉,咱們就在這裡聊吧。”

安妙寶神情一緊,連忙藉口拒絕。說實話,知道張秀才對自己有意思,她怎麼樣也不敢再進張家門了。

臨近黃昏,飛鳥歸巢。紅豔的夕陽也逐漸被夜色的寶藍所吞併。當潔白的新月當空,銀耀的繁星也如同春花一樣從夜空中綻放,一條銀光大橋就這樣橫跨天域。

大神州的夜空無論看幾次都是那麼的美。與之相比,科技發達的藍星夜空就像是遲暮的老人。

相比多姿多彩的夜色,金林城城中心的熱鬧程度也一點也不遜色。因為這繁華的城中心裡面,不僅有滿足食慾的豪華酒樓,有讓人“實現夢想”心跳加速的賭場,更有能夠吟詩裝逼丶排憂解愁的青樓!

古代人沒有網路遊戲,沒有科技電視。所以即使是有錢人,他們的娛樂方式也並不多,不外是滿足食慾,貪慾還有S欲。

金林城城中心的夜晚,就是這樣一個古代的娛樂地方。正如張秀才所說,寂寞的有錢人披著夜色出門,在年輕豐滿的大姐姐懷中尋找心靈的藉慰。順便刺激一下國家經濟,為國家建設奉獻出自己那一份微薄的精力。正所謂為富仍憂民生之難,娛樂而不忘興國大義... ...咳咳扯遠了。

安妙寶這次的任務就是要虎口奪食,將想要到各大酒樓的有錢人還有想去找大姐姐的有錢人忽悠過來吃自己的米粉。

米粉的價格已經有所改動,原計劃十文錢一碗,現在是五十文一碗。

因為今早張秀才告訴過她,金林城有些有錢人很古怪。即使食物多美味也好,只要價格便宜,他們就不吃。因為他們打從心裡覺得便宜沒好貨,既然自己有錢,那當然是要吃最好的。

相反,即使多難吃也好,只要價格夠高,他們反而會蜂擁而至一嘗滋味。花那麼多錢吃一碗麵,不是為了果腹,只是為了知道一碗高價麵條其中的玄機。

(與普通的麵條相比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呢?)

金林城中心有一塊空地,這塊空地中心栽種著一棵大榕樹,大榕樹有百年壽齡,高度直達天際,枝繁葉茂,蔥蔥郁郁。從遠處看過來就好像是一頂巨大的綠色皇冠。

這一塊空地是供行人休息或是讓遠道而來的旅人棲放牛馬的。但今天卻被安妙寶霸佔了。

安妙寶穿著黃色的衣服,胸前到膝蓋處則綁了一塊白色圍裙,頭髮紮成方便行動的馬尾,完全就是一個幹練的小姑娘。

她早早地在榕樹下打點好一切,一頂白色精神的斗篷,一排整齊乾淨的餐桌,再加上爐火一開,一個活力精怪的小麵攤就成立啦!

行人對於這塊空地上突然多出一個麵攤,也是頗為好奇。特別是走近一看發現店主還是一名俏麗的佳人時就更加不捨得移開目光了。

可惜佳人雙手抱胸,閉目養神,就好像是將要決戰紫禁之巔的高手,壓根就不瞧四周一眼。

因此許多仰慕其佳顏的行人也不禁嘆息,隨後繼續趕路。

沒錯,安妙寶在等。她今早想出了一個攬客手段,但是這個手段只有在夜色降臨時才能使用。

葉子被晚風吹得沙沙作響,寶藍色已經完全吞沒了夕陽的餘暉。金林城中心的商鋪酒樓都紛紛掛上碩大的紅色燈籠。

相比之下,被綠色皇冠遮蔽天日的大榕樹下反而顯得一片黑暗寂靜。唯有面攤爐灶裡那點微弱的火炭光芒能稍微給人一點安心感。

安妙寶終於睜開眼了,那雙妙目當中彷彿有日月,在黑暗當中也能晶瑩閃爍。晚風再次吹來,撩撥起她那深邃的髮絲,一陣陣醉人的幽香就這樣融入夜色中。

這是木神物天香豆蔻的香氣,千萬年間天下罕有的珍品,路上的行人都紛紛停下腳步,好奇地尋找幽香的源頭。

安妙寶迅速往爐子里加進乾柴,溫柔的火焰一下子高漲起來。

燒熱鐵鍋,灑油,爆香生薑片,最後加入骨頭上湯煮沸。

米粉丶青菜放進沸水中加熱20秒。撈出放碗裡,加入一勺肥美多汁的牛腩,澆上滾燙的骨頭上湯!

“大功告成!”

安妙寶將熱氣騰騰的牛腩湯米粉放在餐座上,隨後用那輕靈的嗓音向四周喊道:“各位鄉親父老們!小弟不才,今天為諸位獻上一款特別的食物——黃金牛腩湯米粉!”

說完之後,安妙寶迅速將一滴美味之水滴到碗裡。

在那一瞬間,本來隱沒在黑暗當中的大榕樹下,突然綻放出一陣耀眼的大金光!隨後強烈撲鼻的香氣四溢,那是飽含水稻穀物與肥美肉類精髓的香氣。如同一個個炸彈一樣在行人的鼻腔中炸開,迅速刺激他們的食慾,讓他們情不自禁地看向大榕樹這邊。

“那是什麼食物!?竟然會散發出如此強烈的金光!”

“看上去好好吃的樣子。”

“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傳說中集齊七顆... ...”

“七顆XX只不過是漫畫家作出來騙小孩子的,以老朽之見,那可能是仙人之物。”

“如此說來,吃了可能會長生不老,極樂登仙。”

“也有可能是壯陽神物... ...”

“... ...”

不少行人議論紛紛,大榕樹下聚集過來的人越來越多。其中更有老一輩迷信的人竟然對金光大放的米粉跪地祭拜起來。害的安妙寶嚇得連忙上前扶起他們。

騷亂還在繼續當中,但安妙寶的計劃終於有了起色了。不少隱沒在酒肆青樓的商人大賈,都紛紛被吸引過來,並且點名要吃這種神奇的“黃金牛腩湯米粉。”

對於這種情況... ...安妙寶只能古靈精怪地吐了吐粉舌,然後棲身進入繁忙地工作當中。

“嘿嘿,計劃通。”

烏雲時常會將明月遮蓋,大地也就又將陷入一片漆黑當中。還好古人發明了燈籠,燈籠以軟竹子做骨架,紙張做表面,裡面中空處則存放燈油或者蠟燭。引火一點,便能在黑暗中照明。

別家的燈籠的都穩穩高掛在玄關,亮堂堂的,門庭若市。但狀元樓的燈籠卻時常被夜風吹得東倒西歪,裡面的火苗也忽強忽弱得互換,似乎隨時都有熄滅的危險,讓人心裡惶恐,也頗為感慨。

莫良招呼完大堂裡零星的客人後,獨自一人站到門口處,面露愁容。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世界的異變!

靈魂g

萬界垂釣:從科技霸主到諸天至尊

路過的賴小明同學

五行修緣:邪神篇

江邊小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