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莫掌櫃不愧是廚藝中人。不過這裡的米粉確實一流,黃某人也吃得流連忘返。既然如此不如我們同坐一座吧,這一次就讓在下請客如何?”黃員外笑意吟吟,大大咧咧地坐在莫良對面,扯著嗓子大喊了一聲:“阿寶小姐,這裡來兩碗牛腩湯米粉!”

莫良見此只能遮擋臉面,心中暗暗發苦。他很想一腳踢開這混蛋黃員外,但他又不敢那樣做。對方畢竟是大金主。要是在這裡交惡,即使之後除掉了安妙寶,自己狀元樓的生意也不會好起來。哎,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待會趁黃員外不留意的時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蟑螂藏到碗裡吧。莫良緊抓拳頭,額頭溢位了汗水。

黃員外杯酒下肚之後,興致盎然。不停地拉著莫良談天說地,指點江山。從少年時代講到中年時代,從貧困潦倒講到富甲一方。大有把自己生平自傳以話語的形式表達出來。

莫良唯唯諾諾,但心裡暗恨之。多次在肚子裡罵黃員外,在自己跟狀元樓潦倒的時候又不見你來幫襯,倒是老子走出來幹大事,你卻在一旁礙手礙腳的!

沒一會,米粉來了。熱騰騰的氣霧中映照著盈盈金光,撲鼻的香味刺激人的味蕾。還沒有吃,身體就湧出一陣陣的渴望。

先不論味道,單憑賣相與香味,就能得知這碗米粉是佳品。

可這米粉越是好,莫良就越不高興,這林月嬌不知道從哪找來的野丫頭,恐怕比自己的廚藝還要高上小許。要真那樣的話,這擋麵攤,這個丫頭就更加不能存了。

想著,莫良情不自禁地將手伸進衣服裡面,摸了摸那包裹著沾屎小強君的白布。只要把這個放到湯碗裡,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啦。

但問題是眼前的黃員外,他要是在對面賴著不走,自己恐怕無法下手。該怎麼辦呢?

莫良一籌莫展之際,黃員外的酒壺也似乎倒不出酒了。後者一面猶意未盡的表情,但念及安妙寶提出的一日十壺的規矩,也不得不輕嘆惋惜,又見天色已晚於是起身告辭準備回家:“莫掌櫃你慢用啦,黃某人明日再來。”

莫良見他主動離開,當然歡喜。立即回答道:“去吧去吧。黃員外不用掛心在下。”

莫良笑意相送,見他轉身之後又立刻換了一副嘴臉。哼~混蛋,你早該走啦!哈哈哈接下來就是老子的回合啦。

莫良瞧一瞧四周環境...確認沒人之後,陰惻惻地從懷中取出粘屎的小強君,然後果斷地放進湯碗裡,一股屬於大黃狗的騷味就這樣隨著騰騰而起的熱霧鑽進莫良的鼻腔當中。強烈的味道讓他虎軀一震。

計劃到了這個地步,已經是有99%的成功機率啦。接下來只要振臂大喊,讓其他人來看熱鬧就... ...

“哎!莫掌櫃,你放什麼進去湯碗裡面啦?”

“黃員外!你...你怎麼...你不是說要走了嗎?”莫良嚇了一跳,連忙用衣袖遮擋住湯碗的情況,臉色鐵青地看著身前之人。

黃員外哈哈一笑:“對,黃某人本想離去的,但突然想起還沒有付酒錢。我們經商之人最重誠信,所以就急急腳回頭啦。”

莫良心裡怒罵:笑你妹啊!要結賬就快點去,曹尼瑪。差點以為被發現了。

“對了,莫掌櫃剛剛所放何物?”黃員外充分地展現出商人的好奇心:“啊~見你這麼神秘,必定是稀奇珍貴的調味料吧!莫掌櫃是我們金林城廚藝界的泰山北斗,對於食物調味頗有門道,相信這本來就一流的牛腩湯米粉經過掌櫃除錯之後會更加美味... ...嘿嘿,黃某人嘴饞,就不知道莫掌櫃能不能夾一點讓在下試一試。”

黃員外嘴上泛著水漬,明顯是以為莫良對湯米粉進行二次調味,所以打算嚐嚐鮮。

莫良哪敢讓他吃呀。要是讓人知道他莫良打算以蟑螂陷害別人,那麼今天完蛋的就不是那野丫頭,而是他莫良!

“黃員外還是快點去付錢吧...”莫良表情十分不自然,可護著湯碗的手卻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就像鐵焊的一樣。

“付錢之事遲遲不怕,先讓我嘗一口吧,”黃員外吞了吞喉嚨,眼中一片渴望。不知不覺中已經開始挪移步伐,靠近莫良身邊。

媽的這個死胖子就那麼想吃屎嗎?莫良見對方越來越接近自己,心裡急得慌,雙目圓瞪且佈滿血絲。他不能允許別人發現自己往湯碗裡放蟑螂!絕對不能!

莫良不知道哪來的勁,竟然起腳一腿踹開黃員外。

黃員外飛身而出,滾落在地,臉上驚駭不定,微微昂首失聲道:“莫掌櫃...你這是... ...”

只見莫良大吼了一聲,抓起湯碗,連筷子都不用了,粗暴地就往自己口裡灌。米粉,牛腩,骨頭上湯的味道都很不錯。可由於自己特別加料的緣故,裡面還夾雜著大黃狗的便便與又黑又粗小強君。莫良只覺得胃裡抽搐,鼻子一酸,汪一聲就哭了出來。

隨後將湯碗砸到地上,捂著臉倉促而逃,他永遠都不會忘記今日的吃屎之辱!

莫良的事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就連忙活地安妙寶也不得不停下工作,過來看看什麼情況。

安妙寶疑惑地將掉在地上的湯碗撿起來,然後衝摔倒在一旁的黃員外問道:“客官...剛剛那個人幹嘛呢?付錢了沒有?”

“我也不知道他發生瘋... ...不過這錢就由黃某人付吧。”黃員外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後,就拿出一袋銀子進行支付。

有銀子付賬那可就行了。至於剛剛的事情,安妙寶也不再去深究,可她不知道,這個世界上莫名其妙地就多了一個憎恨她的人。

莫良急躁地回到狀元樓,一路上他狂吐口沫,只為了將嘴中的臭味全部吐出來。可他越是這樣就越是感到胃裡翻滾,那種想吐的感覺就越是強烈。

“尼馬...真想將胃袋掏出來洗一洗。”

走近狀元樓時,莫良卻發現大堂裡沒有一個客人。倒是平日裡變得遊手好閒的夥計們正坐在板凳上喝酒吃肉,哈哈說笑。

莫良無名火起,自己剛剛千辛萬苦。可狀元樓的夥計又在幹嘛?不去攬客不說,竟然還大搖大擺地在工作時間吃東西。

雖然這些東西,黃員外之前都已經給錢了。可莫良就是不爽!他這個掌櫃不爽,你們這群夥計下人怎麼能自己爽呢?

於是莫良憤怒地飛奔上去,先是奪過夥計的飯碗,然後一腿踹翻飯桌。滿座的飯菜也叮叮噹噹地落到地上,夥計們本來想發作的,可一看是自家掌櫃。當場噤若寒蟬,紛紛驚恐地站起來。

莫良環視這群被自己嚇到的夥計,不知道為什麼心底升起了一絲快意。剛剛吃屎的憤怒竟然壓低了些。

但很快他的臉又陰沉了下去。莫良發現,所有夥計都站起來了。居然還有三個人在一個角落裡拼命夾取食物。

這三個人衣衫僂爛,披頭散髮。與狀元樓夥計的形象大大不同,僅憑這一點莫良就判斷出這三人並非這裡的夥計。

“客人?誰請來的?”莫良狠狠地瞪著這群夥計。

夥計們被那冰冷的目光瞪得發寒,紛紛不自在起來。這群傢伙面面相覷,最後一同將人群中平日裡地位與資歷最低的一名年輕夥計推出來。

年輕夥計唯唯諾諾,連目光也不敢跟莫良對視。他解釋道,這三個人原本是難民來的,路過狀元樓時看見黃員外遺留下來的酒席,所以就想討點吃的... ...年輕夥計見他們面黃肌瘦,衣不遮體。而這些食物又有人付錢了,所以就斗膽讓他們進來一起享用。

“一同享用?呵...呵,哈哈哈。”莫良怒極反笑:“你們有什麼資格呀?”

“但...這都付了錢。”

“我是掌櫃,你們的上司!我說不行就是不行!老子現在告訴你們,我就是把這些飯菜全部拿去餵狗,也不會讓你們再吃一口!瞧什麼瞧!?對我有意見的話,辭職啊!你們這群傢伙,一沒田地,二沒手藝。辭職了我看你們怎麼活!”莫良落下狠話,讓這群夥計們敢怒不敢言。隨後又對那年輕的夥計說道:“去,將這三個乞丐轟出去!”

“這... ...”年輕夥計偷偷看向角落三人,臉露遲疑。

“快去呀!是不是想讓老子將你也一起扔到街上?”莫良一腳踢在年輕夥計身上,後者才惶恐地走到角落三人面前,一臉不忍地開始勸他們離開。

可角落的三人根本就不管年輕的夥計,食相依舊狼吞虎嚥,就像餓鬼投胎一樣。

莫良見年輕夥計的手段竟然這樣懷柔,頓時忍不住出手。他直接抓起身旁的一張板凳,瞄準角落三人的飯桌,然後狠狠一扔!

板凳精準地落到飯桌之上,將所有的飯菜全部掃落地。

角落的三人大吃一驚,終於醒悟過來,怔怔地看了一眼呆如木雞的夥計,又怔怔地看著一臉火氣的莫良。

莫良狠狠地衝三人喊道:“滾!!”

“我們...還沒有吃完啊...”

“呵呵呵,還想吃?”莫良笑容裡帶著殺氣,對著三人說:“給個選擇你們吧。要不立即滾,要不當一個飽死鬼。”

三人聞言,臉露愁容... ...但又不肯輕易離開,他們家鄉被毀,走了三天三夜才來到金林城。途中也只能靠山澗溪水充飢 ,現在早已經餓壞了。

“這位老爺...要是你能讓我們吃頓飽的,我們替你做什麼都行的!!!求你不要趕我們走吧。”三人哀求道。

“什麼都行?”莫良突然和顏悅色起來:“那我現在讓你們去打人砸攤子也行嗎?”

“真要這樣做?”

三人跟著莫良鬼鬼祟祟地來到大榕樹那邊。三人偷偷瞧了瞧麵攤火爆的生意,那人山人海的境況已經讓他們心生退縮啦。

“當然,這裡有些碳,你們抹在臉上,待會搞完破壞後就跑,沒人能認出你們的!事成之後,我再給些銀子衣物你們,量官府有三頭六臂也絕對不可能找到你們的。”莫良語重心長,動之以情許子與利:“放心吧。”

三人面面相覷,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也只好繼續幹下去了,大不了事成以後就拿著莫良給的銀子遠走高飛。於是也沒有再猶豫了,紛紛伸手抓向莫良為他們準備的碳灰,將之塗渾滿臉。隨後則忐忑地踏上計劃旅途。

在三人背後的莫良,泛起了奇異的笑容。似乎又在孕育著什麼陰謀詭計。

麵攤上的人雖然還有很多,但最高峰的繁忙時期其實已經過了。這群人只不過是吃飽沒事做,索性坐在攤上與朋友吹吹水而已。

所以安妙寶也不再像之前那樣忙得不可開交。總算是能夠騰出手來應付其他東西。例如掃掃地,收拾收拾飯桌,或者是洗洗碗之類的。

至於迎接客人,為客人引路入座,那當然也得做。

正拿著掃把清潔地面的安妙寶,見迎面走來三個衣衫僂爛,滿臉通黑的人,神情也不禁微微一怔。

金林城裡很少能見到這樣落魄的人,就像是剛剛進城時的安妙寶。

三人看見安妙寶,身形也是一震,站在原地半天也不走一步,就連呼吸也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安妙寶見他們不說話,還以為是自己嚇到他們,於是就問道:“你們是來乞... ..找東西吃的?”本想說“乞討”二字的,但覺得那樣子說實在太傷人自尊心啦,所以立即換了一套說辭。

三人又各自看了大夥,隨後又互相推搪,希望對方能主動站出來說幾句。

安妙寶見他們扭扭捏捏的樣子,還以為他們是顧忌錢包的問題所以遲遲不肯做出決定。也罷,瞧他們的打扮也不像是有錢之人,就請他們吃一碗吧。誰叫當初自己也曾這樣落魄,由己及人,將心比心吧。

“你們坐那裡吧。別動哈!”安妙寶說了一句之後就回到爐灶旁邊,開始自顧自地烹飪起來。

三人誰都沒有動。只是互相地看著大家。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世界的異變!

靈魂g

萬界垂釣:從科技霸主到諸天至尊

路過的賴小明同學

五行修緣:邪神篇

江邊小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