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一個交警同志被綁走了?

不是,那個交警同志之前還是刑警隊。

這分明就是報復啊,情節格外的惡劣。

孫強他們這些人也都被分配出去尋找線索。

不管怎麼樣一定要將人給找出來。

今天他們能報復那位交警同志,說不定以後就會報復他們這些人身上。

對於刑警隊的安排,孫強他們這些人可不敢有任何的意見。

第一時間就安排了起來。

孫強也不知道那位交警同志還到底在不在。

轄區內的人全都聯絡了一個遍。

特別是那些地頭蛇什麼的都一一的打了電話。

一旦有什麼線索,第一時間就跟他彙報。

“孫隊長,那個小子,就是那個外賣小哥,他不是很有本事嘛,要不也拜託一下他,萬一有收穫呢?”

邊上的一個同事忽然低聲的說道。

這件事情的性質不一樣。

也讓他們都意識到,只要是能在這件事情上做出點成績來,那就是立了一個功。

就算是上頭的人也會記得住他們派出所。

被這麼一說,孫強瞬間就反應過來。

好像還真是可以問問那小子。

那小子在他眼中就是個有能耐的人。

像這種事也許還真的可以找他幫幫忙。

萬一有結果。

孫強直接就打了電話過去。

可不管怎麼打,那邊的電話始終打不通,處於無人接聽狀態。

弄得孫強來回看了幾遍電話號碼。

還以為自已打錯。

壓根就沒有錯,怎麼就不接電話。

索性就不去打。

陳飛揚正站在路邊。

這裡距離出城的位置很近。

本來他是準備坐計程車裡面,一直盯著麵包車的,可後來一想很容易就被他們給察覺。

得換個辦法。

於是就從車上下來,一直站在路邊。

先打算碰碰運氣。

說來陳飛揚的運氣還挺不錯的。

等了不到二十來分鐘的時間。

他就看到一輛白色的麵包車過來。

一輛很破舊的麵包車。

任何人看了一眼都不會在意的那種。

在陳飛揚看來,那就有點不一樣。

眼睛就是微微的一亮。

應該是了。

站在這裡二十分鐘的時間。

陳飛揚沒看到哪個麵包車從這裡過去。

這時候來了一個麵包車。

又是挺破舊,非常不起眼的,他覺得弄不好,柳勝男就在這個麵包車裡面。

就是怎麼確定柳勝男在不在車上就成了一個不小的難題。

麵包車原本正常的行駛。

邊上竄出來一輛電動車。

那麵包車下意識打了一個方向盤。

就往陳飛揚這邊給衝了過來。

就算來了個急剎車,也讓整輛麵包車來了一個東倒西歪的,停在陳飛揚不遠處的地方。

就在那一瞬間。

陳飛揚透過前擋風玻璃還真的看到最後面有個身影。

不就是柳勝男嗎?

也讓陳飛揚終於鬆了口氣。

總算是找到了。

就是這輛麵包車。

陳飛揚這時候其實可以上去把他們都給弄下來的。

就是不知道他們這些人身上是不是帶了一些危險的武器。

還是小心點好。

哪怕有了這個中極體質。

陳飛揚還是覺得保命最重要了。

浪什麼浪。

小心浪沒了。

裝作一臉生氣的樣子。

直接就過去拍打了門窗。

“你怎麼開車的?我站在路邊一頭就紮了過來,你是不是想要把我給撞死了?”

麵包車裡的幾個人才反應過來。

而司機更是被邊上的男人連打了幾下的腦袋了。

“都說了你,車技不好就去找個專業的,哪有你這麼開車的,差一點點咱們就出不去了,還不趕緊給我開起來。”

長髮男人王浩南剛罵完。

就聽到外頭有人在拍打的車窗。

一副罵罵咧咧的樣子。

手上就多了一把黑色的槍。

“趕緊把人給我先打發了,別讓他看到了痕跡。”

王浩南低聲的說著。

司機也不敢搖下車窗。

直接就開啟了車門就下來。

還不忘回頭把車門給關上。

“你小子敲什麼敲呢?又不是故意想撞你,都怪那開小電驢的,你也沒什麼事,罵過就得了。”

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而小虎也從另外邊下來,狠狠的盯著這個小年輕。

原本還擔心這小子是故意的,看了一眼就發現壓根就不是。

“小子啊,沒事就可以滾了別在這裡礙事小夥。”

陳飛揚縮了縮脖子,一副很害怕的樣子。

“我不就是說幾句,誰讓你們開車水平這麼差,連車輪力壓不足都不注意,就這車再開估計還得要撞。”

司機立馬就惱火。

最煩人就是有人說他的車技不過關。

“你胡說八道,我水平好的很呢。”

“就你那水平還算是好的,要是剛才換成我開,壓根就沒事,更不會像你這樣子,開著車出來就是嚇人,我好歹還是專業的賽車手,就這種破面包在我手上開個一百七八那是一點都沒有問題。”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就算是裡面的王浩南也聽到了外頭的聲音了。

外頭這小子竟然是個賽車手。

這不妥妥的剛好缺一個好開車的嗎?

一直被綁著的柳勝男也聽到了外面的聲音。

雖然斷斷續續,可就那一瞬間,竟然感覺有那麼一絲的耳熟。

就好像在什麼地方聽過。

就是一時半會兒有些想不起來。

急得柳勝男團團轉。

“柳勝男別亂動,我這槍是不長眼睛的。”

王浩南手裡的槍,稍稍的一歪就對準了柳勝男。

小虎也聽到了這小子的話。

竟然是個專業開車的,這不就是現成的嗎?

“我不說別的,就說這個後面的輪胎就紮了個釘子,不信你們自已可以看,按照這個時間估計不用出城,你們這車就得要沒氣,還得要爆胎,前輪這邊還有到小的口子,難道你們開車的連這個都沒注意。”

陳飛揚指著前輪跟後輪又說。

司機當場想反駁,可還是跑過去看這一看,就有些傻眼了,竟然真被這小子給說對了。

不管是前輪還是後輪的兩個輪胎都出了問題。

“我作為一個專業的開車的,整個車就是一部分,每一寸地方都得要有了解,我站在馬路邊我都聽到你這車問題很多。”

小虎也是眼前一亮這小子還真有幾分的能耐。

他們不就缺這個嗎?

有了厲害的一個專業開車的。

那些人想要追上來,豈不是想都不用想了。

靈異小說相關閱讀More+

旁觀者神:正義公園

無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