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車上。

白不離與商染離開鎮國公府後,兩個人在馬車上的氣氛就開始劍拔弩張起來。

“原來是你,上次夜裡綁架本世子的黑衣人就是你,你咋一個小姑娘家家的大晚上的出去幹些偷雞摸狗的事兒呢?”

“還穿了夜行衣,沒想到看著瘦瘦小小,弱不禁風的,沒想到力氣這麼大。”

商染看著白不離生氣的道,本來上次被一個女孩子這麼威脅,就怪尷尬的,她竟然還瞞著自已她的身份。

“啥玩意兒叫綁架?我那個就是利用你一下而已。”白不離臉不紅心不跳,一本正經的看著商染道。

“利用你還好意思說?”商染看她那臉不紅心不跳,理直氣壯的樣子氣的。

“你上次明明就知道我的身份,還故意利用我的,還把小爺當傻子耍,是可忍孰不可忍。”商染氣的俊美的臉龐直接隨著他的動作五官亂飛。

“知道是你又咋樣?我就是故意的你又能咋樣?誰叫你倒黴,自已跑到我眼皮底下來了。”白不離繼續臉不紅心不跳的看著商染挑釁道。

“請你給我放尊重點,我可是你的乾哥哥,小姑娘家家的,別這麼沒大沒小的。”商染看自已吵不過她立馬搬出自已的身份來。

“切,還乾哥哥,你看你身上哪有一點哥哥的樣子。”白不離白眼一翻,直接閉目養神。

“切,那你又看看你身上哪裡有乾妹妹的樣子。”商染看白不離直接閉目養神,忽視自已,氣的。

“一點妹妹的樣子都沒有,虧我母妃還老是誇你漂亮乖巧,我看你就是個翻臉的戲子,切。”商染繼續一個人在那嘀嘀咕咕。

“本小姐當然有妹妹的樣子,我有兩個哥哥呢,只不過咱妹妹的樣子不是對你。”白不離閉著眼睛突然開口。

“我還以為你聽不見呢?我要是你哥哥,我才不會喜歡你這樣的妹妹,一點都不乖巧,粗暴野蠻的很。”商染繼續嘀咕。

白不離突然睜開了眼睛,提起自已的兩個哥哥,她的神情突然黯然了下來,原本嬉皮笑臉的臉上掛著顯而易見的憂傷與低沉,眼眶溼潤,看著下一秒就能哭出來。

商染感覺到可能是提到她的兩個哥哥,提到她的傷心事了,看著白不離快哭了的樣子。

商染突然不知所措起來,他哪見過女孩子哭啊,他從小到大就不是個會憐香惜玉的主。

“哎哎哎,你別哭啊,對不起嘛,我……我……我錯了,我給你道歉,你上次沒有做錯,你挾持我是對的,你利用我也是對的。”

商染看她的表情,瞬間慌亂,說話都開始結巴了。

“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妹妹,我要是你哥哥,我肯定覺得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妹妹,沒有人能比得上你。小祖宗啊,你別哭啊,你可千萬別哭,女孩子哭容易變醜,所以不能哭。”

商染從小到大哪見過女孩子哭啊,也不會哄女孩子,現在哄的嘴忙臉亂的。

車外駕著車的朝前,聽著自已家主子這慌亂的樣子,忍俊不禁。

該!

讓你氣人家白小姐,現在搞不定了吧。

看來我以後得好好巴結好白小姐,她能夠折磨咱家主子,嘿嘿嘿!世子啊,別怪小的了,誰讓你平時老愛給小的找事呢。

“你確定?沒有騙我。”白不離委委屈屈的看著商染,顯然對他的話不相信。

“我確定,我發誓,如果我商染今天騙了白不離,那我以後沒有錢花還找不到媳婦兒,這樣可以了吧?”

“你這發的啥呀,沒有錢花,討不到媳婦也算?”白不離被他發的亂七八糟的誓搞笑了。

“我愛錢啊,要是沒有錢花那我日子可咋過,我都不能出去吃好吃的,不能去逛好地方看漂亮姐姐;我要是娶不到媳婦,我祖母,父王,母妃不得殺了我啊。這可是對我來說比較毒的誓了。”商染委委屈屈的辯解著。

“那好吧,我原諒你了。”

“咱們這是要去哪裡呀。”白布林掀開馬車的簾子,馬車駛入了一個繁華的街道,不知道他們到底要去哪裡?

“去紫金閣呀,我不是給母親他們說過今天要帶我的便宜乾妹妹去挑選見面禮,那我要是不帶你去買點挑點好的,晚上回去,我祖母和母妃他們不得揍我呀。”

“合著你不是誠心送我禮物,是怕被揍啊?”白布林一眼原來如此的表情。

“呸呸呸,小爺我是那樣的人嗎?我那麼膽大的人哪會怕他們。”

“我這只是男子漢大丈夫,說到做到而已,既然說了送你見面禮就一定送禮,我可不是那種心胸狹窄,又小氣的人。”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佛了桑柿子的好意了,我今天可要大展拳腳,大買特買了。”白不離露出一臉財迷的表情。

當然看到她那個財迷表情,突然有一種不好的感覺,自已今日不會要傾家蕩產了吧?

白不離和商染的馬車在紫禁閣門口停下。

紫金閣今日生意很好,有很多顧客在光顧店裡,馬路邊的百姓,紫金閣一樓的那些貴夫人貴女看到明王府的馬車停在了紫禁閣的門口,都駐足觀望。

他們看到商世子從馬車上跳了下來。

然後準備伸手扶什麼人?

有些好八卦的,竟然踮起腳尖往裡一直看。

然後就見到馬車一個貌美的女子探出頭。

白布妮出門前特意換了一身衣服,稍微收拾打扮了一下。因為今天在祠堂和那些亂七八糟的人接觸久了她覺得膈應的很,所以特意去換了一身衣服才出的門。

再說了,出門逛街薅羊毛這種事情她可太愛了,當然要置以最高的禮儀。

眾人看到一個貌美的女子突然跳下了馬車,直接忽略了旁邊商世子伸出去準備扶她的手。

隨著白不離下馬車的動作,他們看清楚了來人。

臉蛋小巧精緻,彎彎的眉毛之下,有一雙又大又明亮的眼睛,眼睛裡面彷彿裝了一整個星河,璀璨而又耀眼,嘴唇嬌嫩欲滴,不擦口脂,卻有著殷桃色,面板白皙細膩,吹彈可破,猶如雪山上的白蓮。

身著一身淺藍色的輕紗軟煙羅裙,裙子上的雪花若隱若現,上好的布料隨著女子的動作而微微擺動,泛起層層漣漪,如煙如霧,飄逸自然;最吸引人的,是她身上那種清冷高貴的氣質,猶如畫中那美麗的仙子降臨。

“這個女子是誰家的小姐啊?我咋沒見過商雲城有這一人物。”一個衣著華貴的夫人好奇的問道。

“呀,那不是鎮國將軍府的小姐白不離嗎?”旁邊一個正在挑衣服布料的夫人扭頭看到白不離答道。

“鎮國公府的小姐我記得以前沒有這麼好看,沒有這麼有氣質的啊?”那個貴夫人回。

“可能家中突逢變故,改性了吧。”旁邊一個年輕的女子突然道。

這人說的還真是對,以前的白不離性格張揚,喜歡穿一些顏色鮮豔的衣服,衣著打扮也是怎麼貴氣怎麼來,她每次最討厭的就是聽到外面那些人說她配不上太子殿下,所以總是穿的特別“貴氣”。

自從她的父親,兩個哥哥去世以後,她突然覺得那些沒有那麼重要了,人也因此變故瘦了不少,脫去了原本的稚氣。

“聽說鎮國公府一家最近正在鬧分房呢?”有一個藍色錦衣的夫人突然湊過來小聲道。

“真的嗎”之前那個貴夫人驚訝道。

“什麼時候的事兒?咋沒聽說過呢?”其他人湊過來。

“好像就這幾日吧,鎮國公夫人,還請了商老王妃和明王妃上門去見證呢。”

“你咋知道的?”其他幾人看著藍色錦衣的夫人懷疑的道。

“真的呀,我家一個下人和鎮國公府的一個婆子是表親,那位婆子給我家下人八卦的時候被我聽到了。”那個藍色錦衣的夫人湊過去,輕聲回。

“看白小姐的表情,看來家已經分好了。”藍色錦衣的夫人又說道。

“聽說白大夫人霸佔鎮國公夫人的嫁妝。還苛刻鎮國公夫人,小姐,大少夫人讓他們吃的還不如手下奴婢吃的呢,應該是因為這件事鬧的分家吧。”藍色錦衣的都夫人一臉我都知道的表情看著他們繼續說。

“沒想到一向注重家教和名聲的白大夫人居然幹出這種事兒來。”

“人不可貌相啊,嘖嘖嘖。”

……

白不離從小習武,自然聽到了他們這些八卦,這正是她要的效果,看來這幾次派出去散發訊息的嬤嬤表現不錯,回去給她賞賜去。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創世紀:無限獵殺

日初瞳朦

我夢裡的世界之1998年創業

超戰神未來雨靴騎士

陣師手冊

書劍雙絕

天上掉下一個媳婦:皇叔,你好壞!

安安

穿越獸世:美食基建兩手抓

再吃億口就飽了

前世被毀容剜眼,重生大殺四方

牛奶冰淇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