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露早上醒來,身上骨頭快要散架了,腰痠背痛的坐起來靠著。

旁邊的丞擇已經不在,她揉了揉眼睛,想了想昨晚上他的瘋狂。

覆盤了一下昨晚她錯在了哪裡,對待金主就得有一個服務者的態度。

是衣服嗎?

他不允許別人拒絕他的好意?給了對方的任何好處,她都需要好好的接著,沒有反抗的餘地。

而她又是最愛反抗的,不小心逆鱗就會長出來,這似乎是她的一種“自我保護機制。”

從小夏河打苗翠花,她就總結出。

必須反抗,沒有反抗,對方會更加得寸進尺,打得更加的厲害。

突然想起了苗翠花,不知道她怎麼樣了,頭好些了嗎?

夏河還打她嗎?

她像一個逃兵,不願意去想,不敢去想,抓緊就起床了。

上班,掙錢,還給金主,換回自已的自由。

廚房裡,丞擇今天起得有點晚,粥還需要些時間。

看見廚房的燈亮著,油煙機極為小聲的“嗡嗡嗡。”

走過去,發現那個男人一手揣兜,一手在攪著鍋,他穿了一身的灰色休閒套裝,很少有人能把這種套裝穿的那麼好看。

她靜靜站在門口觀察對方,屈源泉給她說過,“設計來源於生活,有時候高於生活,有時候低於生活,在於設計者的觀察。”

眼前看到的這一幕,明顯這套服裝設計者的設計高於了生活。

丞擇聽到了她腳步聲的聲音了,沒有轉頭。

自已昨晚對她的惡刑,還是好好煮粥修繕修繕。

“起來了?過來。”

兩人明知道對方在哪,依舊不說話,時間長了就會不自在起來。

雖然也才一分鐘。

夏露經過早上的覆盤,得出結論:就是好好的聽這個男人的話。

她聽話的過去,站在他身邊,粥“咕咕咕”的冒著。

丞擇很順其自然的摟過夏露,站在她後面,

“攪鍋,不胡鍋就吃粥,胡鍋就吃你。”

大早上的就嚇她。

夏露很識趣的接過攪鍋的勺子,攪啊攪,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不給它胡的機會。

“順時針,攪三圈,停一下,再攪三圈。”

這什麼攪鍋原理?

不對,這是他的3次原理。

按照要求,照做。

——

公司,春節放假,大家都喜氣洋洋的。

夏露卻在想自已似乎沒什麼去處,往年都是去不同地方做寒假工,也有住的地方。

今年實習為了節約房租,一直都是學校公司兩頭跑。

學校已經發下最後鎖門時間,宿舍阿姨雖然認識她,但是宿舍只要還有人沒有離舍,阿姨就不能走。

“露露,過年不回家的話來我家住吧!”

白菜發出邀請,露露不好意思,過年是人家一家團圓的好日子,自已加進去算是怎麼回事。

“謝謝菜菜,過年還有圖要畫,而且你也忙,就不過來了。”

她拎著密碼箱在九州灣6906門口,就是收到金主的資訊。

“回九州灣。”

“哦哦!”

抓緊撤回,重發,“好的。”

把自已的東西找了間客房放著,反正每次都是輾轉不同的客房。

丞擇回來,夏露正盤坐在沙發上畫圖,這是她在番茄寶接的兼職。

“回來了啊!”

門口的丞擇在脫外套,“嗯嗯!”

他簡直就是衣服架子,西裝著身,有點斯文敗類的感覺。

他側臉看對方看他出神,“怎麼,要過來伺候金主換衣服?”

夏露愣神,並沒有注意到對方說的是問句。

馬上思緒被扯了回來,狗腿子式的跑過來,給他褪去西裝,又解領帶。

解領帶的手法也很嫻熟,莫名想到第二次時候給他解釦子,那時候還暗諷他是青銅,自已是王者。

臉不自覺的就紅了起來,“想起了什麼臉紅的事?”

被丞擇揭穿,夏露的臉更紅了,給對方解釦子的手也有點抖抖的。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先祖的來信

子甘

他要刻舟來求見

錢朵

破案實錄

還珠

今年六月我們分別

十七那年琴

重生之涅槃大帝沐楓

逍遙小楓線上碼字

穿越之皇家嬌嬌女

愛吃小丸子的團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