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啥?”楊大旎聽了一驚,心說趙燕芳可是眼下的頂樑柱,咋就能說不幹,撂挑子呢?

趙燕芳可也沒說不幹啊!

“大旎,你別聽他嚇唬你,沒有的事,”

趙燕芳笑著用手撥拉開秦慶華的手,把座椅往後靠了靠,想要調整個更加舒服的坐姿。

“大旎,豔芳不讓我說,怕你擔心,她懷孕了!”

秦慶華得意地說,嘴角掩飾不住的笑意。

“真的嗎?哎呦,這是好事啊,豔芳姐,你咋不早說呢?說了我好安排人代替你,那些搬東西的重活,你可別碰了!”

楊大旎覺著真是不好意思,女人懷孕是大事,再說秦慶華都27-8,趙燕芳也25了,這在那個年代鄉下,那都是大齡青年了,一般人家孩子都會打醬油了,他們這才要第一個孩子,多不容易,可不能有任何閃失。

“沒啥,哪有那麼嬌貴?再說了,我也是今兒個早上才知道的!”

趙燕芳臉上浮起紅暈,流露出滿足的笑,女人吶,一旦懷了孕,那就渾身散發著母性的光輝。

“那秦大哥,你乾脆把男生和女生一起招,要倆人,工資面談,只要好好幹,工資絕對是縣城最高的。”

楊大旎信心滿滿地說,她不僅要在縣城做乾果生意,還想去丹城市或者省城做 服裝生意,這以後賺錢的機會大著呢。

“嗯,弟妹你放心好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明兒個我就給你帶倆人過去。”

秦慶華辦事沒得說,第二天就把人給帶來了,是個年輕體壯的小夥子,看起來比秦慶華要年輕幾歲,長得身材高挑,面相端正,比秦慶華還要高一些,秦慶華屬於那種比較敦壯結實的男人,而這個小夥子,身材顯得單薄一些。

秦慶華自從結了婚,人就開始慢慢發福,胖了不少。

“他叫馮瑞,我最信得過的手下,”秦慶華用手拍著馮瑞的肩膀,信誓旦旦地表示,他直接把他手下得勁的兵給送過來了。

原來馮瑞也是退伍,他是個苦命的孩子,爹早逝,娘改嫁了,跟著爺爺奶奶生活,奶奶前年也走了,留下一個年邁的爺爺在家裡孤苦無依,他是個孝順的孩子,放心不下爺爺,就退伍回家了。

一開始跟著人家學習養豬,結果,沒有經驗,沒有技術,賠了不少錢,還欠了外債,後來秦慶華那邊招聘送貨司機,他和秦慶華家還有點遠房親戚,於是就去秦慶華這邊幹了,已經幹了快一年了。

“哎呀,那感情是那秦大哥的得力干將都給挖過來了!”

楊大旎很感激地說,她倒不擔心秦慶華那邊招不到人,秦慶華認識的人比她可多多了。

“這有啥,咱這都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馮瑞,這是朱連長的媳婦,比我做生意可強多了,你以後跟著她混,比跟著我有出息!”

秦慶華在路上就給馮瑞說了楊大旎的情況,其實他讓馮瑞過來,也有自已的小心思,以後馮瑞來縣城上班,開車正好帶著秦慶華媳婦趙燕芳,要是交給別人帶他媳婦上班,他還真的不放心。

“你放心秦大哥,豔芳嫂子交給我,啥都不會累著她。”

馮瑞說完,衝著楊大旎咧嘴一笑,“楊老闆,有啥活,直接說,咱就開幹!”

“以後叫我大旎姐就行,不用叫老闆,”楊大旎就喜歡馮瑞這樣的利索人,然後吩咐他先把秦慶華拉來的貨都從車上卸下來,接著跟著趙燕芳熟悉熟悉店裡生意就好了。

中午四個人一塊吃飯,楊大旎請客,秦慶華嘴上不說,暗地裡卻去櫃檯上早早交了定金,結了賬,在他心裡,哪裡有讓女人花錢請客的道理,雖然楊大旎現在賺錢比他都多。

眼下還缺一個女生,秦慶華說暫時還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他不能再把自已手底下的女員工送過來了,再說了,女員工不比男的,女的一般要在家裡照顧孩子,還不願意去縣城上班呢。

趙燕芳說別急,回頭讓她媽姚素蘭幫忙問問,要是有沒結婚的小姑娘人選更好,很多鄉下女生,就盼著能進縣城,將來嫁給城裡人,那就光榮多了。

當天不是大集會,店裡人不多,下午四個人早早關了店門,回家去,楊大旎惦記著楊二爺爺那邊的房子蓋的怎麼樣了,正好回去看看。

回到集上的乾貨鋪,朱奶奶看見楊大旎這麼早從縣城回來,連忙衝著在不遠處玩的朱蓓蓓喊,“蓓蓓,你媽回來了!”

朱蓓蓓一路小跑著撲進媽媽懷裡,“媽,你成天往縣城裡面跑,都不要我了嗎?”

楊大旎看著女兒髒兮兮的小臉,天氣熱了,孩子跑了一頭汗,朱奶奶年紀大了,根本就跟不上孩子的小腿,只能眼睜睜看著她在外面瘋跑,也沒辦法。

“你呀,不能光是忙生意,這都掉錢眼裡了,錢夠花就行唄,”朱奶奶回去的路上,有些責怪地說。

按照老人家的想法,楊大旎在集上開個乾貨鋪就行了,一家三口有吃有喝就行,沒想到,這妮子做生意簡直是入了迷,胃口越來越大,竟然去縣城開了大門市,聽說還要去丹城和省城,真是,人心越來越野了。

人紅是非多,村裡有好事者就難免眼紅,說啥的都有。

“奶奶,現在國家提倡改革開放,正是改革春風吹遍大地的時候,遇上這樣的國家好政策,正好大力發展事業。”

楊大旎心說,趁著年輕,不好好賺錢幹嘛?她上一世的最大願望就是在一線大城市買個上千萬的房子,最好是有兩套,一套自住,一套出租,然後自已再幹點喜歡的事情,比如開個書店,咖啡店,或者碼碼字,寫寫書,日子過得輕鬆快樂又體面,這輩子就很知足了。

可惜的是,她那個願望還遠遠沒有實現的時候,她就因為某種嚴重的流行病而得了重疾,天天咳嗽個半死,後來肺上有了結節,越來越嚴重,最後在一次激烈運動的時候,一不小心就嗝屁了。

所以,這一世,她肯定要趁著這股春風做生意多賺錢,以後去京城買幾套四合院,或者再去滬上買幾個大平層,海城買別墅,就等著當地租婆,坐收租金,一輩子衣食無憂。

“你這連孩子都不管了嗎?還要不要兒子了?”

朱奶奶白了她一眼,用柺杖篤篤篤地搗著地,她可是第一次衝著楊大旎發脾氣。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光遇:穿越後

夜羨

小師妹有點神喲

獄子酒

重生又失憶

瑤望又望

遊戲決策官被迫上線

拿菸灰缸砸你太爺

乾點正事吧,管家大人

空零菌

每天晚上一個古怪故事

狐狸吖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