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羽舞動起手中的劍,感覺不是像是一個剛練的新人而是一個練了好久的劍修高手,劍的擺動幅度不大但是卻充滿了力量。

“這……。”冰王看的目瞪口呆,這真的是一個學徒打出來的劍法嗎?

冰王對比了一下自己平時的練劍時的狀態,這……。

這小子居然差點就追上了我,這還只是學徒啊就這麼厲害了嘛。

過了一會。

鍾羽停下了練劍的動作坐在地上大口喘氣,我敢打賭這是我這輩子最累的事了,沒有之一。

鍾羽汗流浹背的向冰王討水喝:“師父,我要喝水,我好累啊。”

冰王看著鍾羽這樣子嘆了口氣,誰讓這是個孩子呢,“竹簍裡自己拿,還有喝完了趕緊去河裡泡個澡,不然渾身髒兮兮的。”

“好。”鍾羽連忙答應便跑到竹簍處掏了掏,很快就掏到了一個用著竹筒做的水瓶,鍾羽拔掉木塞就往嘴裡灌。

“爽!”

“記得洗澡。”冰王在一旁提醒道。

“好。”

“噗通。”鍾羽脫光衣服就往河裡跳了下去。

冰王在河岸邊想著鍾羽舞劍時的狀態,華麗又不失技巧,看似輕巧實則充滿力量,這小子不簡單啊。

“哈哈哈,師父你看我在河邊捉到了什麼。”鍾羽抱著一條大魚高興的向冰王大喊。

“還想跑,哎呀,嗚嗚嗚嗚嗚嗚嗚。”看我鯉魚擺尾。

鍾羽腫著臉抱著魚就上了岸。

“哈哈哈哈哈,小子你沒事吧。”冰王捧腹大笑。

“沒系。”

“你這樣子,越看越想笑。噗。”冰王憋紅了臉。

“好了別笑了,師父快燒火烤魚。”鍾羽急忙的催道。

“好好好,別急。”

不知為何現在的風越刮越大,烏雲也在不知不覺中盤滿了天。

雷聲震震,但是就是沒有雨下下來。

“好奇怪啊,這天氣。”

“轟隆!”

一震雷劈下直朝鐘羽而來。

勇敢鍾羽,不怕雷劈。個屁啊

“師父怎麼辦。我怎麼躲都沒有用啊。”鍾羽開始慌了。

“沒事,有師父在呢,怕什麼,我看你爹也在附近。鍾炎,你給老夫死出來,你兒子快被雷給劈死了。”冰王直接向天上大吼一聲。

過了一會。

“嗯?怎麼沒有出來?”冰王有點懵了。

“我爹真的在附近嘛?”鍾羽也有點懷疑了,把我爹叫來有什麼用,他不過也是個普通人啊。

“轟隆!”雷聲再一次響起,這一次比上一次還要大聲。

第一道雷和第二道雷融合在一起,威力看似加強了數倍,但融合之後就停在了半空遲遲沒有劈下來。

第三第四直到第九道雷融合在一起。

這雷粗的比水桶還粗,長的跟龍一樣長,直達天穹之上。

鍾羽看著這恐怖的雷差點嚇尿了。

各方強者也察覺到了這恐怖的氣息。

天災降世了。

處於好奇,他們直接到了離現場一公里處停下觀察,他們看到了一位少年和一位老者在天災之下。

“師父也沒有辦法了,這劫只能你自己扛了,師父對不起你啊。”冰王的淚水模糊了眼眶。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徒弟去送死。

天災可不管這師徒兩直接轟了下來。

“啊啊啊啊!”

鍾羽沐浴在溫暖的雷劫之中...啊不對不對,鍾羽痛苦的承受著這雷劫的力量。

這好像不是渡劫啊,是灌頂啊,之所以痛苦是因為鍾羽承受不住雷劫的力量才會痛苦。

“要炸開啦,好熱,好痛啊,好難受啊。師父救我。”

冰王沒有出手相救他在一旁看著鍾羽。

“啊啊啊啊!要裂了啊!”

“這好像不是渡劫啊。”在一公里外的強者看著鍾羽渡劫好像看出了什麼貓膩。但是他卻沒有出手強奪這機緣。

雷劫在鍛造鐘羽的身體,和補充鍾羽缺失的靈氣。

洗髓,換骨,補炁。

這過程可是普通人承受不住的啊,很容易就直接死亡。

鍾羽的身上出現了一道道裂紋,但又很快的被雷之炁補上就在這一裂一補的過程中鍾羽的身體直接鍛造完成。

雷劫結束了,鍾羽也暈死在地上。

仙俠小說相關閱讀More+

雲之羽:徽茉糖克力夾心

雪地靴的兔子吃邊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