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孃我出去了。”鍾羽向鍾炎和筱雅打了招呼就走了。

“路上小心,注意安全,知道嗎?”筱雅提醒道。

鍾羽慢慢的走在去河邊的路上,他從來都沒有這麼興奮過,自己終於可以練武了,以後就由我來保護好爹和娘了。

來到了河邊上看見了在河邊釣魚的老爺爺,鍾羽開心的跑過去道:“老爺爺我來了。”

冰王聽見鍾羽的話,轉過頭去道:“來啦,來了就開始扎馬步吧。”

“啊?”鍾羽聽了一臉懵逼,剛來就開始了,這麼快?

“還不快點!”冰王呵斥一聲。

鍾羽嚇的立馬紮起馬步來。

“馬步講究的是腰馬合一,在下去點,跨度拉小點,讓我看看你能撐多久。”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鍾羽堅持不住了,身體一到摔在了地上,冰王欣慰道:“還不錯,堅持了二十分鐘左右。”

日復一日月復一月,鍾羽終於可以堅持到了兩個時辰了。

冰王見時機成熟了從竹簍裡拿出來一本書,那本書破破爛爛的,不過裡面的字和小人看的確是十分清楚。

“喏,拿著。”冰王向鍾羽扔向了這本書。

冰王向鍾羽介紹起來:“這是清流劍譜,你可要好好拿著,這本劍譜可算是天下數一數二的劍譜了。你現在就給我好好鑽研起來。我就在旁邊看著。”

鍾羽點了點頭便盤坐著鑽研起這本劍譜。

這本劍譜很是特別,它裡面的動作借力打力,動作幅度不大但是卻很有效的打出了借力打力的效果。

就這樣鍾羽從晨時看到了晚時,但是卻還在第一個連招上,要做出一個流暢而又有力的連招很難,就算是武道高手也很難做到。

“怎麼樣,會了嗎?”冰王看著小傢伙認真的眼神像極了那個人,但是那個人卻在第一個武道大戰失蹤了,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冰王看著看著就把鍾羽看成了那個人,小糖你現在要是還在的話你現在應該是一位優秀的女劍修了吧。小糖啊。

“師父你怎麼了?”鍾羽看著師父那思念的神情疑問道。

“沒什麼,人老了總要回想起以前的生活。好了你現在學到哪裡了啊,讓我看看。”

“師父,徒兒愚笨只學會了第一式中的第十二個動作還有六個動作沒有學會。”

“沒事,你的態度註定了以後的實力,資質不重要重要的是態度,你看那朱葉敏,他以前資質不也不行現在不也是大陸上前十的劍修高手。師父在你這麼小的時候也只學會了第一式第十個動作呢。你看看我現在以冰王為稱,就知道你師父現在有多厲害了吧,還有你爸……。”

“嗯?怎麼了師父我爸什麼?”

“你今天先回去吧,明天練。”

“好,師父再見。

“嗯,再見,小子路上小心。”

就在鍾羽走遠的時候冰王看向河裡道:“出來吧,憋到現在也真的有你的,鍾炎,你下次躲的好一點行不行,我這個老頭子都發現了。”

“要你管,死老頭。”

“嗯?爹怎麼還沒有回來?”

仙俠小說相關閱讀More+

雲之羽:徽茉糖克力夾心

雪地靴的兔子吃邊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