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爹去哪裡了,怎麼還沒有回來啊,算了我先回房間裡練劍去了,我要把握好一分一秒不能浪費,“娘,今天晚飯我不吃了,可以嗎?”

“不行!快點洗手吃飯!”聽見自己兒子的無理要求當然是拒絕了,他現在還在長身體的時候怎麼可以不吃飯呢!這孩子真的是。

“哦~”唉看來只能晚點練劍了,我可不能浪費時間,師父說我資質差,那就更不能浪費時間了。

鍾羽洗好手來到餐桌上一波暴風吸入直接完事回房間啦。

鍾羽摸著肚子回到了房間裡,看來是吃的太急了有點不舒服。

今天先消化一下再練,要不然會出事的。

就這樣鍾羽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直接睡了過去。

次日晨時。

鍾羽緩緩的睜開眼睛,睡眼朦朧的揉了揉眼睛看向窗外,天亮亮的。

什麼天亮了!怎麼這麼快就天亮了。

“小羽吃飯了,快下來。哦記得洗/臉刷牙。”

“好的娘。”

鍾羽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又急急忙忙的洗臉刷牙,跑到餐桌前就一波暴風吸入,就出去了。

“這孩子怎麼這麼著急?”筱雅有點疑惑了。

………

鍾羽急急忙忙的跑到河邊看見師父已經到了,還在那裡悠閒的釣魚,不過鍾羽還是怯怯的小聲道:“師父,我來晚了。”

冰王毫不在意道:“沒事,繼續練吧,既然你來晚了那你今天就要加倍的補回來,知道嗎?”

看師父沒有責怪自己鍾羽立馬起了精神大聲道:“是,師父。嘿嘿。”

“好了,練功去吧。為師還要釣魚呢。”

鍾羽盤坐在一旁看著流水劍譜裡的內容,就這樣鍾羽進入了忘我的境界,鍾羽把裡面的練劍的小人當成了自己,進入了幻想世界。

上挑,橫劈,刺,收劍,轉身,跨步,壓身,轉身,刺。

這就好像在對練,見招拆招,招招斃命,這就是劍法。

一道劍鳴從鍾羽的身上傳來。

這種感覺好舒服,好像是躺在媽媽的懷抱裡,暖暖的,又好像是在溫水泡澡洗淨著我的靈魂。

一道聖光從鍾羽的身上傳來,劍鳴和金光混合感覺有點高階怎麼辦。

冰王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現象,不過這和古書裡記載的先天劍胎很像啊。

劍鳴聲越來越多感覺好像要從鍾羽的身體裡爆開了一樣。

“啊!”鍾羽忍受不住大叫一聲。

骨骼噼裡啪啦的響著。這是洗骨。

“這小子果然很不錯啊簡簡單單的就到了洗骨的時候。想當年啊我還是到了內勁的時候開始洗骨的,沒想到這小子就是練了一招一式就開始洗骨了。”

鍾羽緩緩的睜開眼睛,就在他睜開的一瞬間,他的眼睛裡出現了一把劍的倒影。不過轉瞬即逝。

“小子,你覺得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沒有啊我感覺我現在好的不行。”

“沒事就好。”

“怎麼了師父?”

“沒事,你練得怎麼樣了?”

“哦,我把第一式全部練完了。”

“那好展示一下吧,為師看看你的成果怎麼樣。”

“那好我要開始了!”隨機鍾羽便擺起來第一式的第一個動作。

仙俠小說相關閱讀More+

雲之羽:徽茉糖克力夾心

雪地靴的兔子吃邊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