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僧玉樹也對那禍害感興趣?”孟子非微愕道。

“不,小僧是為了西域億萬生靈的福祉。”玉樹雙手合十,滿臉虔誠。

“韓兄,那你呢?”孟子非看向韓東。

“我沒有神僧那麼高的覺悟,明人不說暗話,我就是為了那禍害而來。”韓東朗聲道。

“我怎麼初見韓兄,就有種臭味相投的感覺?不瞞你說,我也一樣。”孟子非笑道。

“咱們兩個俗人,就不和神僧比覺悟了,還是拿點實惠比較好。”

“沒錯。”

兩個人越談越投機,就差斬雞頭燒黃紙拜把子了。

玉樹和尚笑吟吟地看著他倆,一點也沒有被孤立的失落感。

“我聽書院的先生談起過你,”孟子非笑吟吟地說道:“在他們口中,韓兄殺孽太重,有違聖人的教誨,不該是儒門之人學習的榜樣。這次見到韓兄,讓我想起那句話,聞名不如見面。”

“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韓東笑道。

“恰恰相反,超過了我的期待,”孟子非微笑道:“我還是喜歡有血有肉的俗人,高高在上裝神弄鬼的人已經太多了,咱就別湊熱鬧了。”

“小僧怎麼感覺你在內涵我?”玉樹也不生氣,笑容依舊淡然。

“大和尚,你著相了,”孟子非笑道:“境由心生,只要你心中無塵,別人縱然如何編排你,又有什麼關係呢?”

“那隻能證明,小僧心中,的確是有塵的。”玉樹和尚微微一笑。

孟子非瞪大眼睛看著玉樹,確實有點意外。

神僧都開始自黑了,你還能拿人家怎樣?

韓東覺得,這倆傢伙都很有趣。

很好,這個世界畢竟沒令人失望。

“最近韓兄的名頭響徹中洲,起初我還有點不服氣,起了較量一番的心思。”孟子非說道。

“然後呢?”韓東笑問。

“沒有然後了,”孟子非頹然道:“知道關於你的事蹟越多,我就越喪氣。他們沒說錯,你的確比我牛逼地多。光是單槍匹馬乾翻北戎五十萬鐵騎,活捉黃金大汗狼圖,這一項豐功偉績,我就自嘆弗如。”

“相對於擊敗北戎的功績,小僧倒是覺得,韓兄在攻打南理時,放走數十萬南理軍人,更讓人敬佩,那句‘優待俘虜,繳槍不殺’,背後蘊含的智慧和格局,更是遠非常人可比。中洲三傑,確實當以韓兄為首!”神僧玉樹緩緩說道。

“這你也知道?”韓東笑了笑。

“你的事蹟已傳遍整個中洲,小僧怎麼可能不知道?”

“韓兄的善舉,不僅活人無數,更將一場巨大的災禍消弭於無形,不戰而屈人之兵,壯哉,妙哉!”孟子非擊節讚歎。

韓東微微頷首。

這兩人不愧是儒釋兩家最優秀的繼承人,他們並沒有只顧自身,而是心憂天下。對於外界發生的新鮮事,瞭如指掌。

胸襟,格局,聰明才智都不在自已之下。

也難怪能在那麼多優秀的人傑之中,脫穎而出。

“別扯這些了,還是辦正事吧,”韓東沉聲道:“既然你們也知道靈物藏在樓蘭古城,估計很多人也知道了。此刻那個地方一定很熱鬧,咱們也去瞧瞧吧。”

玉樹和孟子非點了點頭,異口同聲地說道:“同去,同去。”

既然他們兩個在地上奔跑,韓東也收了靈翼,同樣在地面上奔跑。

三個人之間自然存了點競爭的意思,只見沙漠上三道身影疾如閃電,快似流星,在極致的速度下,還能保證一塵不染。這的確是極高深的本領了。

百里的路程,轉瞬即至,三個人幾乎是同時到達。

不過,他們很明顯不是來得最早的。

當他們來到地圖指示的地點時,那裡已經聚集了一大群人,黑壓壓的。

韓東很意外地看到了一個人:吳克邪。

忍不住吐槽,你那點修為,也特釀滴過來湊熱鬧?

他倒沒帶小弟,一個人搖著摺扇,獨立在人群之外,還是那麼傲氣,那麼裝逼兮兮。

其他人,韓東就不太認識了。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儒釋道的打扮都有。

雖然不知道那禍害是什麼品種,但一夕之間吸乾西域所有水源的,必定是天地之寶。這種級別的寶物現世,的確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韓東等人出現,在人群中引起了短暫的騷動。

畢竟這三個人名氣太大,而且有不少人認識他們。

吳克邪本來在一旁靜立,看到韓東的身影,眼神中閃過一絲狠厲之色。

很好,你也來了,咱們之間的仇恨,就在這裡徹底解決吧。

我已不是從前的我,殺你,不在話下。

韓東的神識強悍無匹,當然感到這兩道目光了,他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很快便轉過頭去。

傷害不大,侮辱性極強。

手下敗將而已,懶得理你。

吳克邪的目光更陰鷙了。

神僧玉樹在西域這塊地方,名氣很大,風評也好。

不少強者都過來跟他打招呼。

韓東和孟子非第一次踏足西域,這兒反倒沒幾個人認識。

一番寒暄過後,日上三竿,一道耀眼的白光忽然從地下蒸騰而上,刺破蒼穹,其耀眼的光芒,甚至比陽光還要熾烈。

韓東在這道光芒之中,感應到了濃郁無比的水元素。

“寶物要出世了!”有人興奮地大喝一聲。

韓東感覺自已身上本來在沉睡的地心本源火,倏然驚醒,活躍無比。

五行之中,水克火。能讓萬火之皇興奮起來的,必然是同級別的水系靈寶。

所有人都全神貫注,緊緊盯著白光發射的地方。

待光芒最盛之時,一團約莫成人拳頭大小的物體,在白光之中,緩緩從地下升起,升到約莫數十米的高度,便懸浮在半空中,進行小幅度地旋轉。

雖然它不是具備高智慧的人族,也沒有像人族一樣的五官,但現場的所有人都覺得,這傢伙似乎有眼睛,它在用心的觀察所有人。

因為,這個東西在不停地變幻形狀,它‘看’到誰,就變成誰的模樣。

韓東,神僧玉樹,孟子非,那東西在看到他們仨的時候,就變幻成他們的形狀。

都市小說相關閱讀More+

血月降臨:從召喚芙寧娜開始

抹茶蘇打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