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城香城街昏暗的小巷子裡,幾十個人在打架。

為首的男生手上拿著一把刀身後帶著幾十個小弟,個個身上都有紋身,其中一個臉上還有一道很長的刀疤。

“大哥,就是那小子天天擋我們的財路。”

說著伸手指向陸瑾誠:“每次都出來破壞我們的好事。”

“就是,今天一定要給他點顏色瞧瞧。”

為首的男生將刀舉起,刀刃鋒利的發光:“小兄弟,都是出來混的,沒必要多管閒事吧。”

陸瑾誠沒說話,靜靜的看著他。

即便他不說話,整個人身上都散發著一種讓人無法靠近的氣息,他的眼神嚇人,但依舊保持沉默。

為首的男生像是被他這個舉動給激怒了,拿起刀就向他衝過去。

他抓住男生的手,一用力直接將他的手給折斷,鋒利的刀刃瞬間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他揉了揉自已額前的碎髮:“廢話,怎麼這麼多?你們到底行不行啊?”

為首的男生痛的嗷嗷直叫,周旭將他一腳踹出去,男生忍的痛喊道:“兄弟們給我上,別把這小子給我弄死了,我要慢慢的折磨他。”

陸瑾誠痴笑:“大言不慚!”

一個迴旋踢直接將人踢飛出去,拽著他僅剩的頭髮甩到牆上,嘴巴瞬間湧出鮮血來。

不知什麼時候,竟有幾滴血濺到他的臉上,他伸手抹掉那幾滴血:“不夠紅呀!”

十幾個男的瞬間被他打倒在地:“剛不是挺拽的嗎?”

為首的男生道:“大哥,我錯了!”

陸瑾誠伸手抬起他的下巴:“你要慶幸我今天心情好!”

“是是是,大哥說的什麼都是。”

陸瑾誠站起身:“還不快滾!”

幾個人連滾帶爬的跑了,生怕他等一下心情不好拿他們撒氣。

陸瑾誠走出小巷子,看見一個撿垃圾瓶的小男孩他站在那眼神呆滯,陸瑾誠走到他面前揮了揮手:“嚇傻了?”

小男孩後退了幾步:“哥哥。”

陸瑾誠不耐煩:“我可不是你的哥哥。”

小男孩:“也是我爸爸媽媽都不要我了,哪來的哥哥?”

陸瑾誠聽到這句話有些微微的愣住,他蹲下身揉了揉小男孩的頭:“所以你現在住哪呢?”

小男孩指了指前面不遠處的一間破房子,說難聽點就是一個用紙盒子混合成的睡房。

裡面只有一套破被子沒有枕頭,一點也不防水但凡下點雨就住不了了,旁邊是堆積成山的垃圾。

小男孩傻笑著:“也不要看他一般其實還是睡得了的,而且挺舒服的就是有一點硬。”

陸瑾誠沉默著沒說話。

小男孩接著說道:“哥哥,你也沒地方睡嗎?要不然你過來跟我擠一擠吧,我人小睡的地少。”

陸瑾誠抱起他:“告訴哥哥,你叫什麼名字?”

小男孩:“名字!”

陸瑾誠:“嗯,你叫什麼名字?”

小男孩:“名字!”

像聽懂了什麼陸瑾誠說道:“你叫名字。”

名字:“嗯,我沒有名字,這個名字好聽又好記。”

陸瑾誠???

名字:“那哥哥叫什麼名字?”

陸瑾誠:“陸瑾誠!”

他也沒有給自已做過多的介紹。

名字拍了拍手鼓起了掌:“真好聽!”

陸瑾誠:“要不要哥哥也給你取一個好聽的名字?”

“好呀!好呀!”

“陸期律,哥哥供你讀書待你功成名就,名遍天下。”

陸期律:“到時候我要考上大學,有文化,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陸瑾誠:“那小期律可要努力學習,可別辜負了哥哥一番好心。”

陸期律:“哥哥放心,等我長大了出錢養哥哥,到時候誰要找哥哥打架小期律一定幫哥哥。”

陸瑾誠皺了皺眉:“你要好好學習,不能學哥哥一樣打架。”

陸期律:“可是那樣好帥!”

陸瑾誠敲了敲他的腦袋:“帥什麼帥,好好學習當你拿上大學通知書的時候,那才叫帥!”

陸期律:“哥哥放心,我會的。”

陸瑾誠把他送到表哥表嫂身邊,剛好他哥哥嫂嫂沒有孩子。

好像是當時懷第一胎的時候難產了,後面做了手術孩子沒有保住,子宮也切除了。

陸德睿:“挺好的,剛好你表嫂特別喜歡小孩。”

顧思義抱著陸期律進去洗澡,帶他打水仗把自已送給孩子的玩具拿出給他哄。

小鴨子被捏的作響發出嘎嘎的聲音,陸期律拍拍手:“他會叫,他好好玩呀。”

顧思義:“到時候這些玩具全是你的。”

陸期律:“那不行!期律要分一半給阿姨玩,老師說了做人不能太貪心。”

顧思義:“你讀過書?”

陸期律:“沒有,但那次偷偷翻進幼兒園的時候,聽到老師在那講,說做人不要太貪心,我們要做正直的人。”

顧思義拿著手上的那隻玩具鴨:“那如果你只有這一個玩具的話,你還會不會分給阿姨呢?”

陸期律想了想:“雖然我很喜歡,但是做人不能太自私,所以我決定給阿姨。”

顧思義摸了摸陸期律的頭:“乖阿姨不玩這些都給你。”

洗完澡他那張佈滿灰塵的臉變得白了不少,孩童的稚嫩寫在他的臉上,他的頭髮微卷應該是遺傳的,一雙眼睛亮亮的,大大的。

“這麼可愛的小孩,居然給人丟了。”

顧思義不滿的說道:“要是我寵還來不及呢。”

陸德睿:“那就領過來給你養唄。”

顧思義:“算了吧?”

陸德睿:“你不是挺喜歡他的嗎?”

顧思義:“再喜歡又能怎樣,萬一他是給別人抱走的呢?到時候家人找過來又還回去,而且時間久了,說不定我就不捨得了。”

陸瑾誠:“這你不用擔心,問過了,是他爸媽把他丟了。”

顧思義聽到這就來氣:“這麼可愛的小孩,他們也捨得丟,還有沒有點人性啊?不想養,當初又為什麼要生啊?”

陸德睿輕輕拍了拍她的背:“行了行了,你現在生氣也沒有用啊,如果你覺得他可憐,那你就要對他加倍的好。”

“那還用你說!”說著捏了捏陸期律的臉“放心,以後我就是你媽了,有我在,沒有人敢欺負你。”

陸瑾誠笑了笑看著他們這麼喜歡他,他就放心的走了。

顧思義看著他細成樹枝的手,又開始不由得心疼起來:“怎麼這麼瘦啊?”

陸期律:“小期律不瘦,小期律只是還沒開始長肉。”

陸德睿摸了摸他的頭:“那爸爸幫你長肉肉好不好?”

陸期律:“長肉肉是不是就能變大,變大了,是不是就能上大學?”

陸德睿:“小期律想上大學的話,那可要好好學習,到時候考個名牌大學出來。”

陸期律:“我會的。”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身上滿滿的膠原蛋白,身高也長了不少,甚至還比同齡人高了一點。

學習也挺好的,雖然說他是插班生,但他的學習在班級前三。

顧思義捏了捏他的臉滿滿的都是膠原蛋白:“這手感真好,再微胖點就更好了。”

陸期律揉了揉自已的臉:“媽,再胖就成小胖子了。”

顧思義:“胖一點才好,你看隔壁張嬸的孫子胖胖的多可愛呀,又有手感。”

陸期律:“人家的臉也很有手感的。”

顧思義摸了摸他的頭:“是是是,我們家小期律的臉最有手感了。”

陸瑾誠也來看過他好幾次,見自已在路邊撿回的小孩子,這會兒回去,一群人總是帶著他來接他過來,都有些好笑,今天都是圍著陸期律的,這才覺得自已是多餘的。

陸瑾誠蹲下身拍了拍手:“陸期律過來到哥哥這來。”

他抱著陸期律轉了幾圈,用手輕輕的勾了勾他的鼻子:“這麼久沒見,有沒有想哥哥?”

陸期律:“想超級超級的想哥哥。”

陸瑾誠將耳朵湊到他心臟的地方:“讓哥哥聽聽是真想還是假想?”

陸期律:“哥哥,聽到的是不是超級想?”

陸瑾誠打趣道:“為什麼哥哥沒聽到呢?”

陸期律:“沒有,小期律,明明就很想很想哥哥。”

陸瑾誠:“那小期律現在見到哥哥開不開心?”

陸期律:“開心,超級開心。”

他留下來吃了頓飯,就走了。

忘憂酒吧裡他坐在角落悶著酒,臉頰微微泛紅而且的碎髮經過時間而變得長了許多,但依舊擋不住他那張帥氣逼人的臉。

酒吧裡有很多美女,卻沒有一個人敢靠近他,也沒有一個人敢上前搭話。

他就這麼一邊喝一邊喝,直到電話過來:“有人要找你打架。”

他冷笑一聲,拿上外套:“在哪裡?”

“街邊的小巷子。”

他來到街邊的小巷子,幾個大漢站在那裡看著他:“你以為你是誰?敢在這條街上,無法無天。”

陸瑾誠不屑地笑出聲:“無法無天,我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無法無天。”

他將外套甩出去,一腳踢飛站在前面的壯漢,幾下就將人打倒。

這幾個壯漢看著壯,但沒有一點腦子反應速度也不夠快,就只能站在那給他打。

他一拳下去直接將他的臉打到一邊,架打多了現在整個人的打架技術比以前還好了。

他第一次打架還是在學校,有個女生跟他表白,就因為他拒絕了,給幾個男生堵在廁所。

他記得那時候幾個男生將尿拉在他的身上,看著他:“你們看他那樣子多滑稽啊,家裡再有錢又能怎樣?現在不照樣不敢吭聲。”

“就是校花好心找他談戀愛,居然還敢拒絕別人。”

“不就學習好一點嗎,天天在學校裝什麼呀。”

一句句的流言蜚語傳在他的耳朵。

他突然抬起頭手緊握成拳,抓著那人的衣領一拳打了下去,將剛剛那個男的摁在地上。

三四個人去扯都沒有扯開,直到那人的臉被他打腫,鮮血吐了出來。

他才鬆開了手,站起來望向四周的人,所有人都被他的樣子嚇得站在原地。

“看什麼看,再看把你眼睛挖掉。”

其中一個人朝他罵道:“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陸瑾誠衝過去直接將人按在牆上,手抵著他的脖子用力的甩了出去。

動靜很大很快就引來了老師,為此他們還特意去了辦公室裡。

辦公室裡陸文林卻遲遲沒來,其他幾個學生的家長對他進行唾罵。

“真的是,不就跟你開個玩笑嗎?至於動手嗎,瞧瞧你把我兒子打成了什麼樣。”

陸瑾誠在那一刻還在幻想陸文林可以趕到,可是當老師打電話過去時,他卻說:“我在開會,有什麼事打給助理,別煩我!”

在那一刻他終於爆發了:“開會開會,你一天到晚就知道開會,我媽死的那天你也說你要開會,怎麼現在巴不得我也死了。”

那一刻他的委屈化作眼淚一湧而出。

老師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不負責任的父親。

所有人都走了陸文林才趕了過來,看見陸瑾誠臉上的傷時,他有那一刻心疼走了過去。

伸手想去摸他的臉,卻被陸瑾誠躲了開。

“你是怎麼搞的?”

老師連忙解釋道:“他和幾個同學在廁所打架,但這件事已經調查清楚了,是那幾個同學先找的事。”

陸文林笑了笑:“我就說嘛,我兒子那麼聽話,怎麼可能會動手打人呢。”

那一刻,陸瑾誠真的覺得他好虛偽。

說這陸文林叫伸手去牽他,剛碰到他的手就被他甩開了。

“滾開,別碰我!”

他直接繞開,他們走了出去……

不知道為什麼,在剛剛那一刻他感覺這件事和現在的畫面重合在一起,他有些好笑,不過就是不被人愛罷了。

陸瑾誠拍了拍他的臉:“你說的沒錯,我就是無法無天。”

拿起外套就要走,壯漢立馬站起身,拿刀衝向他,他躲閃不及手臂被刀劃傷但他很快反應過來,將壯漢踹飛:“不行就玩陰的,有點出息,行不行?”

壯漢躺在地上吐出一口血,陸瑾誠理都不屑理,他轉身就走。

他不需要別人來幫他,他自已就行。

求人不如求已!

躺在沙發上,從抽屜裡拿出醫療箱,簡單包紮了一下,躺在床上頭不自覺的看向視窗。

今天的星星比平常的還要黯淡,就好像失去了什麼一樣,不再變得閃閃發光。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羽亦

臨川公子

鈴鐺小魚兒的新書

鈴鐺小魚兒

萬人迷她玩弄人心

芳草菲

人在綜武賣秘籍,女俠們殺瘋了

浪子龍

這次換我來做吧

圓碎夢

快穿:系統君有點作

倦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