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邊的星星很亮,很亮。在這個命定的夜裡,四十九顆星在星星的帷幕中閃著。

夜風有些微微的寒,令瑞恩湊近了些,悄悄地抱起科萊恩的臂膀。克萊恩的身體熾熱。

他在胡思亂想。她透過手上的木牌聽得真切。她和他很默契地緘默,一齊抬頭,望向天上靜靜閃著的四十九顆亮星。

他們看見了那些亮星在閃爍,冥冥之中,似乎顯現出一些圖案。

“第六千四百八十個日子,迷茫的旅人抬起頭,天邊一角的六百九十九顆星星裡,最亮的四十九顆彙整合他的命運。”克萊恩輕輕呢喃道,語氣很輕很淡。

她聽見了。她不知道克萊恩的命運,只知道自已看見了水。一片星海的波濤靜靜地波湧,然後凝聚,凝聚,匯聚成一滴星海的水滴。那水滴滴在她的眉心,恍若幻覺,又那麼真切。

空氣中多了些什麼。

她知道那是「水」,四元素之一,「水」。命運之輪的轉動週而復始,包括他,包括她自已。

她猜到了克萊恩的命運。

克萊恩恍惚了。

他看見自已在紅葉的樹林裡行走。紅葉雨一般飄落。靴子踩到乾燥的葉子上,葉子碎裂,發出清脆的一聲響。

他的腰間有一把劍,是父親的佩劍。他將劍拔出鞘,那抹鋒芒,全不如想象中一般——那是一節斷鋼,字面意義上的斷鋼。

“惑亂的王啊,他折斷了別人手上的劍。”克萊恩將劍推進劍鞘,繼續行走在紅葉的樹林。

樹林間有風。風捲起幾片紅葉,然後落下來,彷彿從來沒有發生過。

“不要再前進了,外來者。”一個清脆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不要再前進了。\"

瑞恩愣了一下,抬起頭,看見了一棵高大的紅葉樹。

一個白髮的少女坐在樹枝上,正看著他。

她穿著黑色的長袍,戴著帽子,遮住了容顏。臉上是一張面具,完全遮蔽,半黑半白。

“不要再試圖窺探命運了,卑鄙的外鄉人!”少女的聲音很冷,很冷,“你們毫不講理地闖進來,一個又一個……”

“我與他們不同。”克萊恩說。

“我的靈魂已經破碎,分而為九……你們究竟還要怎麼樣!”少女的聲音淡漠如水,但他聽得出來這是嘶吼。

“醒來!醒來!七個罪人,兩個旁觀者……”少女從樹上跳下來,赤腳踏過紛亂的紅葉,卻並沒有一點聲音。

她走到克萊恩面前,停了下來,目光冰冷。

她的右手猛地插進克萊恩的心臟,狠狠地抓握緊。

克萊恩悶哼一聲,雙目圓睜。那是一種靈魂上的痛楚……

\"我的靈魂已經破碎,七個罪人,兩個旁觀者……\"少女的聲音在克萊恩的腦海中響起。

他聽見暴虐的風。

然後湮沒在無邊的黑暗裡。

他猜到了,那是……

……

“小鶴哥哥!小鶴哥哥!”

“——克萊恩!”

“醒醒啊!”

“醒醒啊……”

是瑞恩。他不會忘記那個聲音。他下意識地伸手抱住。他感到她是那麼溫暖。

“不怕……不怕……”

他猛地驚醒。眼前還是熟悉的房間,懷裡抱著瑞恩。——她的臉埋在他的胸膛,鼻息弱弱的滾燙。

昨夜觀星所看見的彷彿只是夢境……包括斷鋼的劍,包括緊握他心臟的少女。但他是如何從庭院裡回到床上?他不想要想了,至少現在,懷裡抱著瑞恩,他不想放開。

他實在捨不得,從小到大的感情,已經不能夠割捨。

他大可忘卻魔術師的全部,在亞克興鎮待著,如果可以那便娶了瑞恩,每日煉煉藥也便過去,在這裡生活並用不了幾個子兒。

他問自已,為什麼要去?

他不明白。但他已經踏出去。

惑亂的王敢於折斷一柄劍,也敢於折斷所有的劍。

他躺在床上,心臟依舊劇烈地跳動著,不知是因為昨夜的噩夢,還是因為懷裡的瑞恩。

但是瑞恩為什麼這麼燙?

他低下頭,懷裡的瑞恩滿面通紅。

他知道了。

……

“瑞恩……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嗎?”他坐在床上,身邊靠著面紅耳赤的瑞恩。

“我……我……”瑞恩支支吾吾的。

她的思緒很亂。他的擁抱,他的氣味,他的……

“沒……沒事的……”瑞恩把自已蜷縮成一團,聲音越來越弱,“是小鶴哥哥話……”

可以的。她說不出口。

……

他們不知道多久才平靜下來。亞克興鎮還沒有那麼多鍾。在這個農業為主的小鎮,時間是很悠閒的。

“瑞恩,”他叫她,“我想去找找我的父親。找他的劍,也找他。\"

瑞恩愣了一下,點了點頭。她把手放在他的胸口:“小鶴哥哥想的什麼,我都知道哦。所以不用解釋的,我都懂,都知道,都支援的哦。”

克萊恩沒有說話,只是微笑著摸了摸她的頭。瑞恩也在笑。

“我和魔術師先生做了個約定。”他並不打算遮掩,“包括昨天晚上看星星。我在感受命運——我要成為一個魔法師。魔法師,你知道吧?”

“小鶴哥哥,我都知道的哦~”瑞恩狡黠的笑了,指尖凝聚出一顆水珠,朝克萊恩的眉心一打。

“你……”

“小鶴哥哥真是大笨蛋呢。”瑞恩狡黠的笑起來,“我知道哦~而且比小鶴哥哥還要快,還要順利呢~小鶴哥哥可是看著看著就昏倒了誒~”

“瑞恩……你這麼說話是跟誰學的啊!”

不過他確實什麼也沒看出來。

今天又是克萊恩感到挫敗的一天。

——————

“命運誠不欺我。”魔術師看著面前火凝聚的虛影,“——讓商隊繼續出發吧,往塔斯納維爾的首府埃爾斯特堡去。”

“是,公爵。”

——除了腹中飢餓,都還是順利的。

“下次出門應該帶上家裡的小狐狸的。”魔術師——或者說一位隱藏身份的公爵——往地上一躺,“也不知道元元在貝爾法斯堡又吃了多少——趕緊搞完早點回去好了。”

“真是麻煩的命運啊——”

魔術師此時此刻很想要好好睡一覺。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朦朧的心絃

瀚晨

紅顏自古多災:你說我該怎麼辦

藍色小鹿

兇鈴茶館

黯默如妝

徐知證傳之升州刺史

陽春xc

重生後,嫡女她偷聽心聲復仇啦

鶯丸友誠

長生奇譚

烈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