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座位上,冷靈溪越想越覺得奇怪,自已的父母那麼忙,平時自已週末偶爾回家都會被媽媽叫到地裡幫忙,而且之前也明明說好了,正值農忙家裡又沒有車,根本沒有辦法來接我,讓我自已回去,可為什麼……難道是班主任資訊傳達錯了?不可能吧……

“溪溪,想什麼呢,快走了。”葉雨馨的話打斷了冷靈溪的思考。

“好。”冷靈溪回過神來回答道。

“溪溪,明天我爸爸媽媽來接我,你和我一起吧,你一個人也不太方便。”葉雨馨在路上蹦蹦跳跳的說。

“不用了,雨馨,剛才老師叫我出去就是告訴我,說明天我爸爸媽媽來接我。”冷靈溪手摸著下顎回答道(她的手指纖細又白,稱的上是一雙無可挑剔的漫畫手)。

這一場考試和之前考的那幾科一樣,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冷靈溪就全部做完了。檢查完一遍之後,班主任昨天說的話一直在耳邊迴盪,越想越覺得奇怪,越想越覺得不可能。“我把試卷交了,回宿舍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嘛。”冷靈溪突然想到。

冷靈溪回到宿舍,發現自已的東西全部都沒有了,就連原本打算要扔的鞋也不見了。冷靈溪趕緊跑到學校門口,想看看能不能找到自已的爸爸媽媽。到了學校門口冷靈溪才發現校門口堵滿了學生家長和各種各樣的車,自已沒有手機根本沒有辦法找到自已的父母在哪裡啊。“手機……”突然冷靈溪想到可以到前面的商鋪去給爸爸打電話呀。於是快步的朝前面商鋪的方向走去。

這一路走來,冷靈溪從這些家長口裡聽到最多的話便是“前面商鋪門口停著的勞斯萊斯是誰的,該不會也是那家學生的家長吧,不會吧,要真是這個學校的我們能不知道。”

“溪溪,爸爸在這呢。”冷璟洵邊喊邊向溪溪招手,同時快步的朝溪溪走去。

冷靈溪看著一身西裝的爸爸,不可置信的問“爸爸你是要去參加什麼活動嗎?”因為在冷靈溪的記憶中從未見過爸爸穿西裝,而且家裡面也沒有西裝,所以冷靈溪便覺得爸爸一定是要去參加什麼活動,而且活動還是提供西裝的那種。

就在這時,“溪溪,想媽媽沒,你可想死媽媽了”冷靈溪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身穿粉紅色旗袍,披著一條皮草披巾,身上戴著極其華麗的首飾,腳踩高跟鞋的婦人從勞斯萊斯的車上下來。冷靈溪趕緊用手揉了揉自已的眼睛,可還是擔心自已眼花了,回頭震驚的問爸爸“那……那是媽媽?”

“傻孩子,連自已的媽媽都不認識了嗎?”冷璟洵一邊笑呵呵的說一邊把手搭在冷靈溪肩上。

還不等冷靈溪反應,謝婉茹就走到冷靈溪身旁拉起她的手朝勞斯萊斯車的方向走去,等冷靈溪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已已經坐在車裡了。剛想要說什麼,冷璟洵就啟動車子離開了。

過了一會兒,冷靈溪終於忍不住開口道“爸爸媽媽你們是突然中彩票了嗎?”

“傻孩子,有什麼問題我們在家再說,乖!”謝婉茹寵溺的摸了摸冷靈溪的頭開口道。

很快到了他們一直居住的山村——清陽村。車剛停下冷靈溪就下車進了屋子,還沒坐下,背後便傳來爸爸有些愧疚的聲音“溪溪,其實咱們家一點也不窮,當初你媽媽懷你的時候說想體驗鄉下的生活,我們便來了這裡,打算等你出生了就回去。我們準備回去的時候,聽說王總家的孩子揮金如土,沒過多久就破產了,於是我和你媽媽就想出了這個注意,一來是想鍛鍊你,二來也可以讓你體會一下生活的不易,希望你不要懷爸爸媽媽。”

“那我們家真正的身份是什麼呢?”冷靈溪有些試探的開口。

“雖然算不上什麼首富或大佬級別,但至少也小有成就,你在市裡上學,金爵別墅區應該不陌生,我們家就住在那裡,淼淼集團是我們家的公司,而你作為我們的獨女,也就是淼淼集團的大小姐。”爸爸很耐心的回答。

“什……什麼?我們家住在金爵別墅區?我是淼淼集團的大小姐?”冷靈溪既震驚又不可置信的說。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重生後她把大叔變奶狗

一城風雨

弟弟穿越後為什麼看著我惡狠狠的

胡唚

姐姐不好惹,我偏要惹

茶泡

替身妹妹:誰是誰的替身

神奇軒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