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個月的修煉,兩人已經完成了‘三凝鏡’。進入築基境。

“小溪,我們要不要試著喚出本命法器,你難道不好奇嗎?”

“好呀,我也好好奇本名法器長什麼樣。”

兩人雙手掐印,念動口訣,頓時感到有一股力量要從身體衝了出來。

高羽松大叫:“小溪小溪,出來了出來了!”

“看到了看到了!我的法器居然是劍,哇哦!你的是隻大毛筆!”

此劍劍身通體呈半透明的藍色,就像冰雕一般,散發出淡藍色的光澤,劍柄處雕刻著繁複的雲體花紋,劍尖呈三稜狀,還冒出點點銀光,鋒利異常。

毛筆雖然很大,但到高羽鬆手中自動縮小成合適大小,筆桿翠綠,清爽透亮,其內彷彿有無數的靈氣翻湧,筆尖呈錐形。

兩人拿著法器左摸摸右看看的,“雯子老師在昨天的陣法課上說,法器喚出可以給它取個名字,小溪,你想取什麼名字?”

“我的靈根是風,講究速度,就叫它風影。你的呢?”

“我的就叫小九,因為九是我的幸運數字。”

“走吧,下午還有課呢。”

兩人雖然加入了零局,但平時的大學課程還是要學習的。

下課後,舍友佟彤問:“你們兩個又要出去嗎?”

“是哇是哇,兼職嘛。”

“你們什麼兼職呀,還招人嗎?帶我一個唄。”

高羽松撞了一下溪源的肩膀,“好像不招人了吧小溪?”

“嗯,上次那個老闆說暫時不招惹人了,等下次再招人的時候我們跟你講。”

“好吧,記得跟我說哦。”

高羽松連忙擺手說:“一定一定。”

兩人在食堂吃完飯,走去辦公室。這間辦公室已經變成兩人的專屬房間了,雖然外面掛著校長辦公室的牌子。

“同學們,大家應該都召出自已的本命法器了吧?”

“接下來大家要訓練自已與本命法器的配合度,以便在日後的戰鬥中可以更好的保護自已,不過呢,大家的法器都不一樣,所以過幾天我們會派人到你們身邊,指導你們如何運用法器。”

“那麼,我們開始今天的學習。”

成員們每週三週五和週六都會進行秘法的學習。

“哎呀,終於下課啦!”高羽松伸了個大懶腰。

“小溪呀,過幾天就要放假了,可還要派人來,真是一點假期都沒了!”

溪源沒說話,只是看著外面的桂花樹。

兩人接到通知,訓練的地點在F市的一處風景旅遊區。

高羽松躺在床上,“小溪,居然在旅遊區,這地方好哇!”

“旅遊區裡還有沒開發的地方呢,我們可能會在哪裡。”

“害,說得對。”

到了日子,兩人前往訓練地方,到旅遊區門口沒想到,居然還要門票才能進去,高羽松的嘴開始了損人模式。

根據地圖方向走,越走越偏僻。

高羽松看著四周。

“小溪,這還真是在深山老林裡哇。”

“當然要偏僻了,因為魔靈的事是絕密。”一道聲音從背後響起,

迎面走來了三個人,兩女一男。

“你們好,我們是X大的,也是修煉者。”說話的人梳著高馬尾,頭上頂著一個黑色的棒球帽,露出一雙黑白分明的杏眼。

“我叫林葉鈴,我旁邊的女生叫李玟樺,穿黑色外套的男生叫李景毅。”

社恐人溪源不知道說什麼,只是微笑了一下。

社牛人高羽松大大咧咧,“那正好,一起走吧。”

“我叫高羽松,高興的高,羽毛的羽,松樹的松,她是溪源,溪流的溪,源頭的源。”

一路上高羽松嘰嘰喳喳,說個沒完。

在前面的一片空地上,有一座民宿。高羽松指著說。

“這深山老林的居然還有民宿!”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平凡都市生活,白富美送上門

跟你講哦

驚!媽咪帶著我們六個炸翻了爹地公司

莜莜小倔醬

從小說中走出的強者

噬欲釋欲

重生之郡主要從軍

厭說

契靈學院

三雨詩

快穿:直球選手拯救炮灰反派

芋圓啵啵五分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