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幼兒園?那是什麼地方?”

陳巖發出疑問。

還沒等劉焱回答他,豬頭售票員咧開它那滿嘴的尖牙說:“陽光幼兒園,你聽名字就知道里面很陽光,這陽光幼兒園裡不僅有可愛、積極、向上的小朋友,還有悉心教導他們的老師。”

“像你這麼大方的人肯定很受歡迎,不如在這站下車。”

話剛一出口,趙星就從座位上起身離開了鬼公交,其他人還在猶豫的時候車門就已經關閉。

“哦對了,忘記提醒你們了,每個到站點只能下去兩個人,如果多了的話,那邊的東西接不接收你們,那就不一定了。”

“咯咯咯。”

這豬頭售票員等別人下車才告知規則,看樣子還不能輕舉妄動。

為什麼不允許多人在同一站下車,也許是因為如果車上所有人都在同一站下車的人,憑運氣活下來的機率就好增加。

那麼為什麼又會允許兩人一起下車吶?

因為有時候人比鬼,更加的恐怖。

究竟是下車,還是留在鬼公交上尋找其他離開的方法,陳巖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選擇。他問劉焱知不知道鬼公交的本體,劉焱說他只能肯定豬頭售票員和司機都不是鬼公交的實體。

沒過多久,到站的提示音又響了起來。

“歡樂屠宰場到了,請下車的乘客有序下車。”

沒有人動,所有人都在等別人先做出動作。

一秒、兩秒、三秒.....時間的流逝都彷彿變慢了許多。

廚師臉上的神色不斷變化著,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他覺得想要活命,必須在最適合自已的站點下車。他以前幹過屠夫,這屠宰場聽名字就很適合自已,他這麼想著就下了車。

車上的那名教師在廚師下車後開口:“你們沒有人跟他一起下車嗎?”

他說話的時候還在一直抖腿,看樣子剛剛被豬頭售票員嚇得不輕。

劉焱:“為什麼要跟他一起去送死,每次那司機回來接人的時候,從來就不會在血腥屠宰場下車”

“咯咯咯。”

豬頭售票員還在笑,就像是確認劉焱說的話一樣。

那豬頭售票員又來到陳巖的旁邊,陳巖卻不怎麼擔心,鬼也是講規則的,他問豬頭售票員要幹嘛。

就見豬頭售票員從圍裙的口袋裡拿出一截斷掉的食指,他把食指遞到陳巖的面前,示意讓他收著。

“這是鬼公交的信物,等你下車後交給管理員,咯咯咯,你就會明白他有什麼用。”

“咯咯咯,這是那三根火柴的報酬。”

陳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一個豬頭怪一直髮出咯咯咯的叫聲。

他把豬頭售票員給的食指放在了器械箱裡面,他看到劉焱的目光一直盯著他手裡的器械箱,那眼神就好像打遊戲時看到有外掛可以用的神色一樣。

“你試試。”

“別這麼想,我們可是隊友。”

“和諧醫院到了,請要下車的乘客有序下車。”

陳巖在猶豫片刻後,做出了要選擇一個站點下車的決定,他心裡覺得這個和諧醫院不錯,聽名字也挺和諧的,畢竟醫院的工作他可是很熟悉的,就在他想要起身的時候,豬頭售票員卻擋在了他的面前,不讓他下車。

“咯咯咯。”

那教師見豬頭怪不讓陳巖下車,以為是這關過於簡單,不想讓陳巖他們這兩位看樣子很強的人輕易過關。

殊不知他想的與事實完全相反。

劉焱也是開口道:“陳巖,你還是安心在座位上坐著吧,我可沒說過接人的時候,這站會停車。”

原來是這樣,這時豬頭售票員也說:“咯咯咯,三根火柴的報酬已經給完了,接下來......”

此刻,鬼公交上只剩下陳巖和劉焱,以及司機和豬頭售票員。

陳巖開啟自已點衛星手錶,發現和外部的聯絡完全中斷了,只有手錶自帶的功能還在記錄著周圍發生的靈異事件。

劉焱還在玩他手上的遊戲機,公交車一個急轉彎,將他從座椅上甩了出去,他爬起來後居然還在繼續打遊戲。

這遊戲對他究竟有多重要。

“友情旅館到了,請下車的乘客有序下車。”

這是鬼公交的最後一站,若是不能下車,就得重新交一遍冥幣,而第二次要繳的車費,則是上一次的車費乘9999。

怪不得劉焱一麻袋的錢這麼快就用完了。

劉焱企圖趁下車的時候陳巖不注意,把他放在器械箱裡的那半截食指給偷過來,不過陳巖始終把器械箱放在自已視線之內,而且他一直坐在座位上一動不動。

見陳巖不下車,劉焱問:“你還有冥幣?”

陳巖:“沒有。”

“那你還不下車?非要等game over 了打出gg才滿意?”

陳巖則是在座位上伸了個懶腰,裝作絲毫不在意的樣子。

“我是沒有冥幣,可是我還有火柴啊。”

陳巖哪裡捨得用器械箱的的東西擋車費啊,反正遲早都要下車,還不如用器械箱裡的東西來對付下車後的鬼。

劉焱:(╯°□°)

最後還是劉焱沒忍住,他麻袋裡真的一滴冥幣都沒有了,他下車後剛一回頭,就見陳巖的臉出現在自已的面前。

“你不是不下車嗎?”

“我可是你隊友,不得陪陪你。”

兩人相視一笑,各懷鬼胎。

下車後,腳下是一片沙漠,前方有一座黑色的古堡,像是西歐那邊的風格,外部裝修都是黑紫色的。除去那座古堡,只剩下一條公路,其餘的地方都是空蕩蕩的一片。

那古堡的周圍被一圈金屬柵欄圍住,只留下一扇沒有門的門框,二人從門框裡走進去。

哐—

旅館厚重的門開啟,一樓的空間很小,只有一個招待客人的前臺,前臺後面是一個佈滿牆壁的櫃子,櫃子上面放著各式各樣的透明瓶子。

那些瓶子裡裝的都是各種器官和殘肢,全都用福爾馬林浸泡著,那味道陳巖聞都能聞出來。

劉焱看得直皺眉頭,陳巖倒是還好,畢竟這種東西他見得實在是太多了。

櫃檯後站著,哦不,更確切的說應該是坐著一坨腐爛的肉泥,肉泥上被插滿了各種原本不屬於它的器官。

頭頂上是一條胳膊,眼睛和嘴巴的位置完全相反.......

總之,這肯定是隻鬼。

“你們是來住店的....”

還是具有智慧的鬼!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我的財產無限額

小紫勞斯

穿越異界,稱霸蘭星

滑稽之什麼神

九聖玄仙

天眸

電梯求生:我開掛又怎麼了

吳與吞

【紅綃不知數】

顏冉YR

無限遊戲廳:對面那誰有點騷

芋頭頭不是魚頭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