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曼跟隨著他踏入洞穴,映入眼簾的是幾顆夜明珠散發出的微弱光芒。

那光芒像是一條閃爍的金色絲線,將洞穴的一切映襯得神秘而誘人。

他倆朝前走去,終於看到了那個引人注目的男子。

一身紅衣,紅色長髮飄飄,英俊的面容在燈光的映照下更顯得迷人。

他手中拿著玲瓏燈,散發著七彩光芒。

專注地研究著什麼,彷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夜叉,還不找到你!\"連雲的怒吼聲在洞穴中迴盪,震撼著凌曼的心靈。

凌曼被眼前這位夜叉的英俊所吸引,心中不禁生出一絲驚訝。

她原本以為夜叉應該是面目猙獰、兇惡的存在,但眼前的這位卻完全顛覆了他的想象。

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美人夜叉”吧。

“哼!連雲,你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夜叉慌忙將玲瓏燈藏在身後。

“哼,我怎麼找到這裡來?那我得多謝公主殿下!”

連雲冷笑道。

“不……不可能,公主不可能出賣我!”

夜叉不敢相信。

“沒錯,她是沒出賣你,可是,她沒發現我而已!”

“好你個連雲,竟然膽敢跟蹤公主殿下!”

夜叉怒氣衝衝的揮舞著手中兵器,嘴裡不停的咒罵著。

“乖乖的束手就擒!師父還會輕饒了你!”

連雲身手敏捷,每一次閃避都讓夜叉錯失良機。

“哼!你以為你能躲得掉嗎,”夜叉的眼中閃爍著兇光。

毫不留情的向連雲發動攻擊。

連雲卻冷笑,似乎毫不懼怕。

“夜叉,你太天真了!此時公主殿下已經被師父軟禁在殿內。你妄想佔有玲瓏燈。”

“你是說公主為了我被龍王軟禁了!”

聽到這裡,夜叉頓時停住了動作。

猶豫的看向連雲。

“你說,我把玲瓏燈交出去,龍王會不會將公主殿下放了!還她自由!”

連雲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是的,她並沒有出賣你,而你必須要為了她將玲瓏燈交出來!向師父認錯!”

夜叉陷入沉默,他開始思考起來。

對於連雲,他是百分百打不過的。

在這洞穴內,他的內心也在激烈的掙扎著。

他的身體微微顫抖,他的內心如同洪水般洶湧。在這個關鍵時刻,他意識到自己再也無法逃避現實。

他明白,與連雲的對抗已經到了盡頭,他無法再繼續頑抗下去。

他沉默片刻後方,慢慢地放下手中的兵器,跪在地上,向連雲求饒。

這樣的場景讓人心生悲憫,夜叉先前的傲氣和桀驁已經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悔意和無奈。

“我本想將這寶物偷來獻給公主。可如今,我不能讓公主受苦,燈給你!”

夜叉顫抖著雙手將玲瓏燈遞給連雲,他的聲音帶著一種無力和絕望。

“連雲,我錯了。求你放過我吧。”

夜叉的聲音帶著一絲哽咽,他的目光裡滿是無法言喻的悔恨和不甘。

連雲接過玲瓏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最終緩緩點了點頭。

“好吧,我會跟師父求情的。希望你能改過自新。”

他的聲音中透露著一種寬容和仁慈,讓身旁的凌曼感到一種莫名的感動。

這高冷的男人,竟然也有如此令人動容的一面。

夜叉抬起頭,感激的看著連雲。

“跟我走!”

“這連雲辦事效率也太高了吧🤩”

凌曼心裡暗自高興的不得了。

“我…我也跟你去嗎?…”

見龍王?她疑惑的望著走在前面一言不發的連雲。

“當然!正是師父派遣我調查玲瓏燈一事,如今燈已找到,你們是失主,難道不光明正大的拜訪一下嗎。”

連雲冷冷說道。

“嗯!好吧!”。

言語間,連雲已經帶著夜叉和凌曼來到了龍王宮殿。

凌曼一進去便聽得浪星不停的在罵罵咧咧的。

“你個老龍王,包庇罪犯,還把我綁了起來!……”

只見浪星被綁在柱子上。

而青青和澪琉孫飛燕三人則坐在桌子上聊天。

這……這是怎麼回事?

凌曼懵住了。

“曼姐姐,你沒事吧!”

青青一見凌曼高興的跑了過來。

“呃!青青我沒事,你們這是怎麼了?”

青青笑了笑。

原來,他和浪星倆人蹲在窗外說著悄悄話,那龍王是何等人物,瞬間就發現了這倆。

孫飛燕和澪琉尋遍無果正要逃離,誤打誤撞逃到龍王宮殿這邊,見浪星倆人正要和龍王出手。

忽然,孫飛燕朝著龍王興奮的飛奔過去。

“乾爹!”

此言一出,浪星三人驚愕不已。

“什麼!乾爹???”

龍王也一怔,隨即哈哈大笑:“哈哈哈,原來是飛燕,你這丫頭怎麼跑這來了??”

孫飛燕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所認的乾爹竟然是東海龍宮龍王。

“孫婆婆可還好?”

龍王笑眯眯的問道。

於是,孫飛燕將女兒村的事,以及和浪星等人來此處一一告知。

“哼!這夜叉我非得好好處置他!”

龍王也早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飛燕,你放心,乾爹早已經派連雲查探此事,很快便有結果!”

龍王安撫著孫飛燕。

“哦!原來是大水衝了龍王廟,竟然差點誤傷自家人。”

浪星嘲諷道。

“連雲哥哥?”

孫飛燕雙眼放光。

連雲曾跟龍王到過女兒村幾回,孫飛燕對這個高冷帥氣的男子一見鍾情。

“嗯!”

龍王點點頭。

“哦!原來是那個連雲,就是那個狂妄自大高冷的不要不要的男人??”

浪星不以為然,別以為他救了自己就很了不起。

“浪星,別這樣說連雲哥哥。”

孫飛燕撇著嘴說的。

“我沒說,沒說,你連雲哥哥好的很,有他不就行了,我們還這麼辛苦闖進龍宮幹嘛!”

“捆仙繩!”

龍王反手取出一仙繩講浪星捆綁在柱子上。

“這小子話太多!你若再多嘴,我便將你嘴巴封住。”

“你這死老頭!明得不來來暗的,有本事放了我,單挑!”

……

正說話之間,他們便看到連雲帶著夜叉,身後跟著凌曼。

“夜叉,你這該當何罪!”

龍王大怒!

“父王,你別……”

一旁的公主殿下欲要求情。

“你閉嘴!你倆太讓我失望了!”

龍王直接打斷公主的話。

“龍王,是我不好,我不應該滿足私慾偷取玲瓏燈。請龍王恕罪!!”

夜叉跪倒在地不停的懺悔道。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滿級大佬成了娛樂圈頂流

白喵嗚

攻略那個學生家長

南山橘子海

快穿:神明為我剖心做骰子

渃寧

綜穿之特殊任務

浮生之夢

造孽啊為什麼跟男的前世有緣

熊貓病的初號機

禁止相親!薄總夜夜跪地求名分

談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