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連少爺差人送來了今年剛成熟的朱顏果,您可要嚐嚐?”

巧巧端來一盤豔紅色的果子,果子一顆只有兩根手指大小,顏色十分鮮豔。

上面還沾著水滴,看起來鮮嫩可口。

“母親那裡可有送去?”看著那豔紅的果子,虞初顏拿起一顆放入口中。

清甜的口感帶著一絲絲微酸,她十分喜愛這個果子。

每年第一批成熟的果子,表哥納蘭連都會讓人給他這個表妹送過來。

納蘭連自從來到洛城之後,竟然醉心於農業,似乎放下了自已曾經身為江城少主的身份。

在虞家的幫助下購置了大批農田等,就專門研究農事,這幾年做的還不錯。

其中還有一半虞初顏的資產呢。

反正虞初顏從這個表哥手上,吃到過幾種沒見過的水果,對此和這個連表哥關係倒是很好。

就是另一個表哥納蘭正,不提也罷。

“連公子讓人送去了,外院大公子他們那邊也一併送過去,”看著主子吃的香,巧巧又拿出一顆。

擦去上面的水漬備著。

吃完一顆虞初顏又在拿起一顆放入口中,就沒有再吃。

一旁的悠竹拿出帕子,為她擦拭手。

“聽前院的人通報,這兩日納蘭正公子找過您兩回,不過下人都按照您的吩咐說您不在。”

下人敢這麼說,自然是受到虞初顏這個主子的示意,否則這些下人哪裡敢擅作主張。

攔著表公子不讓進府呢。

“嗯,”淡淡的應一聲,便沒有說什麼。

第二日清晨,在悠竹几個丫鬟的服侍下虞初顏走出院落,不過剛出去,就碰見不知道何時已經在院門口等候的虞卿。

“姐姐下回不必再這裡等著,直接讓人通報一聲進來便可,”知道她是要與自已一同去給母親情感。

虞初顏也沒有拒絕。

自從那天兩人之間的談話,虞初顏就將他自動歸於身邊之人,只不過現在還差一點東西……

“是,”虞卿十分恭敬。

其實她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給自已找了一個準點上班的地方,以後日日準點來上班就是。

兩人的到來,納蘭氏見到虞卿,此時態度也好了不少。

畢竟這以後就是自已女兒的人,她自然不吝給與好臉色:“坐著吧。”

不過這對於虞卿,當真是受寵若驚,隨後又在心底吐槽自已:果然是已經被這個階級時代思想腐蝕了。

現在連別人讓坐下都能感到開心……

“既然你父親已經點頭,我自已不會說什麼,東西你父親已經讓人準備,過兩日並能送到。”

“你父親說,到時候他會讓虞良親自送去給你,”虞良是虞鴻文身邊的老人了。

能被賜虞姓,那便不是普通的侍從。

“好,”母親說什麼,虞初顏在她跟前都是一派溫柔聽話。

正聽著母親的教導,忽然下人來報:“夫人,納蘭正公子來給您請安了。”

聞言屋中的幾人面色有些怪異,雖說納蘭氏是納蘭正的親姑姑。

但也沒見過哪個已經舞象之年的男子在清晨,去給姑姑請安,於理不合。

不過人都已經到門口,再加上納蘭氏對這個侄子也算是疼愛,就讓人進來了。

沒一會,一個身穿白色學子袍的年輕男子便舉止優雅的走進來。

少年相貌周正,眉目卻是有些柔美,行為舉止彷彿都被尺子量過一般,規矩優雅。

“見過姑姑,見過表妹,”納蘭正說完這句話,目光也一直落在虞初顏身上。

眼中的愛慕藏都藏不住。

“見過二表哥,”虞初顏站起身還禮,不過視線倒時沒有與他對視。

而是垂著腦袋,端著一副名門貴女與外男避嫌的小模樣。

可她的一舉一動,彷彿都能把納蘭正的心思牽住一般。

這一幕納蘭氏自然也是看在眼裡,自已侄子的心思她如何不懂,可惜了。

她原是想著怎麼把女兒留在身邊,隨後又想自已這個侄子也不錯,若是女兒嫁給他,不就能留在身邊了?

可這個心思還沒表露,虞鴻文的決定就將打破她的想法。

她以前,還是太過想當然,虞氏嫡女,如何能下嫁……

“今日怎麼有時間這時候過來,不是應當在學堂麼?”納蘭正自從來到洛城,就刻苦讀書。

學識也是不錯的,之前還被虞鴻文誇讚過。

“侄兒聽聞表妹前兩日受驚,再加上許久未見姑姑想念得緊,今日一早便來了,姑姑莫要怪侄兒唐突才是。”

這話都說這樣了,自然不會有人說他今日一早前來不合禮儀的事。

不過在她來之後,虞初顏就一直低頭不說話,都是納蘭氏和納蘭正的聲音。

一旁的虞卿也垂著腦袋,心中卻是湧起小小的八卦。

這納蘭正的心思,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眼看著在母親這裡的時間差不多,虞初顏便藉口說有事便要先行離開。

而午時女兒要去赴約的事納蘭氏也知道,自然沒有攔著,讓她回去提前做準備。

對於百里浮的邀約,虞家十分的重視。

沒曾想,虞初顏前腳剛離開永芳苑,納蘭正後腳便跟上:“六妹妹,等等。”

“二表哥可是事?”雖是心裡不喜,虞初顏面上也沒有露出不耐。

虞卿心中狂叫:來了來了,激動得不行,面上也沒有任何變化。

沒想到納蘭正從袖口處拿出一個小木盒開啟,裡面靜靜躺著一根白玉簪子,上面雕刻一朵栩栩如生的紫色藥勺。

這色澤與工藝一看就價值不菲。

“六妹妹,這是我前兩日剛從外域商人手上得來的,想著六妹妹應是喜歡!”

虞初顏沒有接,只是眸色淡淡的看簪子一眼,隨後問:“二表哥可知上面的是哪種花?”

虞初顏素來愛花,所以納蘭正也研究了不少花草,這買來的東西更是知道:“芍藥。”

“紫色芍藥配妹妹最合適。”

對於他的話,虞初顏笑了笑,依舊沒有伸手接過花的意思。

“我素來愛紫色,可有些東西,就算是穿上華貴的紫色,也改變不了它只是普通花朵的本質。”

“而我虞初顏,素來愛最愛牡丹,也唯有牡丹,才配得上簪在我髮間!”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盛夏的狐狸

又又柚柚

KOL星球之系能戰爭

罌釉

小鎮記憶

楠銖

傲嬌少女的be日常

江潯桉

重生繫結系統後,娘娘殺瘋了

吾思桐

慢穿,我在各個世界虐渣搞錢

園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