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您別費勁了,我已經死心了,既然她不愛我,我也不值得她留念了。”林峰苦澀的說道。他的確已經放棄了,因為他知道,以自已目前的情況根本就無法保護自已的妻子,與其等待那種痛徹心扉的結果,倒不如趁早放棄。畢竟,那樣還能夠給自已留點尊嚴,也給她留點念想。

“不行!”林建強斷然拒絕。“爸爸答應你,不管用什麼手段,一定把你弄出去。”

“爸,謝謝你!”林峰感動的流淚了。

“你確定這個女人是你妻子?”審訊室內,警察盯著宋雨晴問道。

“沒錯,我確信她就是我妻子。”宋雨晴堅決的說道。

“你怎麼能夠確定呢?我們根本沒有證據!而且,即便你是她的妻子,但是她的嫌疑也很大。你憑什麼能夠保證她就是兇手?”警察繼續逼問道。

“我可以用我的性命擔保她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宋雨晴毫不猶豫的說道:“因為,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再也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在我們家安置炸藥!”

“炸藥?”警察頓時愣住了。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宋雨晴居然會提到炸藥!他們原本準備了很長時間,甚至已經抓捕了那名司機,就等著宋雨晴出現之後,將其逮捕,從而獲取更多的線索。但是,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宋雨晴居然會在此時丟擲炸藥這樣的重磅炸彈。他們不敢輕易判斷,萬一這個女人只是詐騙犯怎麼辦?

看到眾人沉默,宋雨晴淡然道:“我知道,你們可能會懷疑我,或許你們覺得我說謊。但是,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們,這一次,她沒有做錯。”

看著眼前這個冷豔、孤傲、美麗、充滿魅力的女子,這些警察不由得愣住了,一股莫名其妙的衝動湧上心頭,他們竟然產生了一股欲\/望。他們的目光肆意的在宋雨晴那完美無瑕的嬌軀上掃射著。

宋雨晴眉頭緊皺,冷哼一聲,說道:“你們在看什麼?難道不知道這樣會妨礙我工作嗎?還有,我現在還在執勤期間,請你們收斂一些。另外,如果你們不願意相信,我可以立案調查。”

聽到宋雨晴這麼一說,這群警察頓時嚇了一跳,一個個連忙站起身快步朝外走去。同時,他們的耳朵還豎立著。當聽到外面傳來關門的聲音後,這些警察才長吁了一口氣,擦拭了額頭的汗水:“太尼瑪危險了,差一點就出醜了。這女人也太恐怖了吧。”一個警察驚魂未定的說道。

“是啊,好像我們被她的美貌給迷惑了一般。”旁邊一個警察深有體會的說道。

“噓!小聲點。這裡是公共場合。”另外一個警察急忙拉了他一下。

“對不起,我忘記了。”那名警察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隨後,所有人都快速離開。唯獨一名年長的警察留了下來,看著宋雨晴說道:“丫頭,跟叔叔說實話,那個炸藥是誰送的?”

聞言,宋雨晴心中咯噔了一下。這位警察叔叔怎麼知道炸藥的事情?難道是王龍?

雖然心中這麼想著,但是,宋雨晴表面上卻依舊保持鎮定。她微微搖頭,說道:“這是一個秘密,不方便透露。”

“哎……算了,我知道這是機密,我就不打聽了。”老警察擺了擺手,說道:“丫頭,你放心吧,叔叔一定竭盡全力的幫你。”

“謝謝!”宋雨晴微微點頭。

隨後,宋雨晴直接離開了派出所,在走出派出所的一剎那,整顆心懸掛了起來,心臟怦怦直跳,一旦她承認,那麼,她將陷入萬劫不復之地,不僅如此,她也會背上殺人罪名,她不怕死,但是,她捨不得自已的丈夫。她咬著牙,拿起電話撥通了王龍的電話。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我在怪異副本吞噬進化

朱珠蛛蛛

掛哥的休閒紅警之旅

屑紫玉

杳杳巷枝

絨兔冰島

予你成悲

尹柯

歸塵燼

狐狸不懂情

我竟是村裡最弱的?

這鍋真不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