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常與誠凜的比賽結束之後,觀眾席上的眾人也就分道揚鑣了。

因為冰室想與火神在賽場上見面,於是紫原也就跟著一起回家了;

赤司則是對於現在的黃瀨和火神還看不上眼;

青峰不想繼續當電燈泡,於是主動提出要提前離去;

綠間帶著高尾一起去找黃瀨去了,而白石則是更傾向於找火神他們。

畢竟剛剛經過特訓改革的正邦也需要對手的磨鍊,而誠凜正好是一個合格的對手,在木吉鐵平沒歸隊以及火神沒有完全成長起來之前,他們的實力並不算頂尖,正是一個好的磨刀石。

海常籃球部外洗手池旁,黃瀨正捧著清水清潔自己的臉,這時綠間出現在一旁。

“你還真是狼狽呢,被那種小角色逼到這種地步。”

對於綠間的嘲諷黃瀨只當沒聽到,反而勸誡對方說:

“他們可不是弱者呢,不說小黑子,就連小火神的天賦也不差,你可小心點別之後陰溝裡翻船了。”

對於黃瀨的話綠間絲毫不在意,在他眼中東京賽區真正對他有威脅的是另外兩個人,誠凜的話,現在還不夠資格。

“盡人事以待天命。我每天都完成自己的訓練並關注晨間占卜,只要帶著每天的吉祥物,我的三分球就不會投丟。”綠間一邊用手托起今天的幸運物青蛙玩偶一邊說道。

“而且,相比於猴子的灌籃,遠距離的投籃更有價值吧。畢竟兩分怎麼能夠跟三分比呢?這樣的話我就不會輸。”

對於現在綠間的自大黃瀨無話可說,只能默默祝福對方;“希望如你所願吧。”

“不過很遺憾的告訴你,你應該不能在全國大賽上再見到他們了。因為他們會被擋在地區賽上的。”

“是啊,你們賽區可是還有那兩個怪物,真不知道你能不能從那兩個怪物手中咬下一塊肉來呢”

就在這時,誠凜眾人也收拾好了東西從一旁離開。

看到黑子離開黃瀨向綠間詢問道:“你不去見見小黑子嗎?”

對於黑子這個前隊友綠間也很矛盾,既承認對方隊友的身份,又對總決賽過後直接消失的黑子很不滿。

“我承認他是一個強者,但是我無法忍受這樣一個強者自甘墮落,去誠凜這樣一間‘默默無聞’的學校。”

“而且,B型血的我和A型血的他天生合不來。再說了,外面應該已經有人在等著他們了。”

……

誠凜眾人走在離開海常的路上,雖然明白大家已經盡力了,但是一想到對方教練那臭屁的模樣以及他賽前自大的話,麗子就忍不住想找隊員們的麻煩。

就在火神他們一臉生無可戀的聽著麗子開啟唐僧模式之時,火神突然看到了自己的‘救星’。

“好久不見了呢,火神、黑子。比賽很精彩。”白石和五月在校門口等著誠凜約訓練賽,在看到火神他們之後白石主動打招呼道。

看到白石几人特意在門口等他們,火神也感覺很意外,不過還是打招呼道:

“好久不見了呢,白石。再精彩不也是輸了嗎?”

白石在跟火神他們打完招呼之後看向誠凜的其他人:

“大家好,我叫白石休一。既是火神的同門又是黑子的前隊友。”

對於這一個讓‘奇蹟的時代’都很忌憚的人,麗子等人也很好奇,在聽到火神他們對他的稱呼後就一直在打量對方。

畢竟只從火神和黑子的口中聽說過,連黑子也不知道對方的虛實,而火神則是說對方能很輕鬆的贏過他。

現在聽到對方主動問好自然是禮貌的回話了:“你好你好,我們是火神他們現在的隊友。我是教練相田麗子,這是……”

聽完他們的介紹白石主動說出今天過來的目的:“今天的比賽很精彩呢,雖然輸了,但是一個新的陣容能和海常打到這個地步已經很不錯了。”

聽到白石的誇獎麗子連忙揮揮手自謙道:“哪裡哪裡,我們要走的路還很長呢。”

“太過謙虛了。我現在在正邦高校籃球部擔任部長,正巧最近我們籃球部進行了改革。今天看到你們的比賽之後,想和你們約一場訓練賽,可以嗎?”

突然聽到白石的訓練賽邀請麗子一時有點懵。隨即反應過來,正邦高校?去年以大比分差把誠凜斬於馬下的正邦,要知道為了復仇他們可是做足了準備呢。

一時間誠凜的老部員們看向白石的眼光充滿複雜,這樣一個強者加入了正邦,他們的復仇無疑會變得更加艱難。

對於這個訓練賽邀請麗子只是考慮了一會兒就答應了,正好用正邦來檢測一下誠凜現在的戰力。

而且同在東京賽區的擁有‘奇蹟級’的隊伍算上誠凜一共有四個,但是卻只有兩個晉級決賽的名額,競爭還是挺大的,正好透過這一次訓練賽來看看誠凜現在能不能與他們這些老牌強隊交鋒。

白石一看對方同意訓練賽之後把五月介紹給了對方,讓她們去談訓練賽的具體安排。

麗子雖然對於五月這個‘大’女孩頗有怨氣,但還是一板一眼的和對方交流起了訓練賽的事宜。

白石則是找到火神跟對方閒聊。

“看來你回國這段時間進步很大嘛,不過還真是緣分啊,你竟然和黑子在同一所學校。”

火神則是還對剛才黃瀨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念念不忘:

“還差得遠呢,聽說黃瀨在他們幾人中是最弱的,我連他都沒贏。要不是有黑子的存在的話,我們還會輸的更慘。”

“不過,這樣正好,打籃球就是要有去超越的物件才有意思啊。等著吧,我會把包括你在內的‘奇蹟的時代’全都擊敗的。”

看著火神一言不合就變得熱血沸騰白石也是很無語,蔑視的看了對方一眼之後說道:“那我就等著你了,希望你不要像之前一樣一個球都贏不了。”

隨後不想與對方多交流這個,於是快速的轉移話題。

“阿列克斯現在是我們正邦的教練你知道嗎?正巧這次訓練賽也讓阿列克斯看看你的進步。”

“啊?”

因為阿列克斯的有意隱瞞,火神還不知道阿列克斯在正邦任職的訊息。

一想到那個‘瘋女人’火神就一陣頭疼,不過阿列克斯在日本也好,正好可以請教對方如何快速變強呢。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尋找生命的軌跡

暮暮大鐵牛

悖逆天驕

討厭鹹粽子

桃花精只想變美

拾月有鹿

夢想,從成為約克城主教練開始

與離

德哈:一如既往的愛你

幻想Q

型月:開局出現在烏魯克

星海紅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