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霽心裡雖然疑惑,卻也沒有問出來。

傅元宵本就嬌氣,也許是怕疼。

大夫走後,奶孃也喂好了奶退出去。

吃飽喝足的糯糯,閉著眼睛接著睡,彷彿剛才哭的撕心裂肺的人不是他。

蕭霽抱著睡熟的糯糯走到小床前,小心翼翼地將他放進小床裡。

拂娘看著蕭霽的舉動,動作輕柔又溫柔,一看便知是極寵愛糯糯的。

不過還好,危險已經解除了。

接下來,只要找一個藉口不同床便可。

蕭霽將兒子放好後,拉起被褥給他蓋好,以免夜裡受涼。

等做完這一切後,他轉身望向傅元宵,緩步走過來。

拂娘本能的往後退,想到自己現在就是傅元宵,要是躲著蕭霽,肯定會被懷疑的。

她又站在原地看著蕭霽。

蕭霽也對她突然的躲避有些疑惑,即便他們沒有和好,宵兒也沒有躲過他,而是會直接拒絕。

“糯糯已經睡了,我們也該歇息了,什麼事明日再說。”

蕭說著伸出手去牽她的手,剛要碰到她的手,發現她又躲開,伸過去的手頓在半空中。

他疑惑地看著傅元宵,“怎麼了?”

拂娘握住自己的手,剛才要是慢一點,肯定就牽上了,公主要是知道了,這手得廢。

她抬起頭望向蕭霽,被一雙沉冷的眸子盯著看,會不由得渾身發冷。

“我身子不適,想一個人睡。”

蕭霽壓下心裡的疑惑,繼續道:“我知道你身體不適,現在糯糯睡了,只有我能幫你。”

拂娘聽的雲裡霧裡,她都沒有說哪裡不舒服,他就知道怎麼幫自己?

這麼玄乎?

“你幫我什麼?”

“這還用問,之前我不是幫過你。”蕭霽上前一步,再次伸出手想牽她,結果再次被躲開。

蕭霽眼底滿是疑惑,眼前的傅元宵很不對勁。

宵兒生氣的時候可不是一邊說軟話一邊拒絕他的碰觸。

拂娘怕蕭霽又牽她的手,乾脆走到桌前坐下來,提起茶壺給自己倒水來緩解尷尬。

“我不用幫,睡一覺就好了。”

蕭霽發現從進來那刻,傅元宵就一直躲避他的碰觸,還有,脹痛怎麼可能睡一覺就會好?

半夜會疼的睡不著,不可能會好的。

“這睡一覺怎麼可能會好?”

“我說睡一覺就好,我自己身體難道不知道?”拂娘有些不耐煩,端起面前的茶水喝起來。

蕭霽冷眼看著面前的傅元宵,這說話語氣一點也不像宵兒。

還有行為舉止,宵兒不管喝水還是吃東西,都是小口小口的來,不會大口大口的喝水。

眼前的傅元宵很不對勁。

“宵兒,我送你的蘭花髮簪呢?”

拂娘喝水的動作一頓,蘭花髮簪?

她哪裡有蘭花髮簪?

也不知道蕭霽送給傅元宵什麼樣式的蘭花髮簪,不然她也可以變一個。

“你說蘭花髮簪啊?我不捨得佩戴,收起來了。”這樣回答總沒錯吧。

蕭霽沒有送過傅元宵什麼蘭花髮簪,不過是試探的話。

她居然說收起來了?

“你不是傅元宵。”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穿越:我在亂世當諸侯

不歸樹

蝴蝶輕吻小狗

會游泳的櫻桃

原始森林當鹹魚,王爺要娶我回府

肥叔鴨

將軍的戲精妻兒

石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