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霽並未回答,收回視線看著夜空中清冷的月亮。

許巖見王爺不說話,想到王妃,試探性的詢問:“王爺,難道是王妃反悔了?”

蕭霽眸色一頓,連許巖都能猜到,也是,只有宵兒能做到了。

“王爺為了皇位付出隱忍這麼久,難道因為王妃就想要放棄嗎?王妃為何不站在王爺的立場上,為王爺考慮?”許巖忍不住為王爺打抱不平。

其實上次他就想說,王妃從未替王爺想過,沒有考慮過王爺的感受。

上次,王妃出事,王爺差點跟著去了。

蕭霽掃了一眼許巖,想訓斥一句,只是話到嘴邊他又咽回去。

許巖看著王爺的眼神就知道他是生氣了,他知道王爺維護王妃

等了好一會,沒等到王爺的訓斥,他疑惑的看著王爺。

蕭霽發現時間不早了,收回視線,轉身走進鳳儀宮。

許巖怔在原地,以王爺的脾氣,怎麼可能會不訓斥一句就走了?

看著王爺的身影消失在門口,許巖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

屋內靜悄悄的,蕭霽走進來,看見傅元宵還坐在桌子前,以手抵著額頭,他走近後,才發現她雙眼緊閉,是睡著了。

蕭霽見狀心疼不已,取下身上的狐裘披在她身上。

剛蓋上,拂娘就醒了,抬起頭看見蕭霽,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

“你回來了。”

蕭霽點頭,“嗯,困了怎麼不去床上歇著?”

拂娘有點尷尬,很快就鎮定下來,“我是在等你啊,你去哪裡了?”

蕭霽並未回答,而是溫聲道:“去床上歇著吧。”

拂娘哪裡敢去床上躺著,她還打算在這裡坐一晚上呢。

“我還不想睡。”

蕭霽頓了頓,“那你打算一直坐在這裡?還是,想和我置氣,沒有得到答案就不睡?”

拂娘把玩著胸前的髮絲,偷偷看了一眼蕭霽,隨即又收回視線,與蕭霽對視真的很有壓力。

“你還沒有選好嗎?是要我還是皇位?”

蕭霽見她這麼著急知道,連覺都不睡,是太在意他的選選擇。

“我的選擇一直都是你,只是不甘心就這麼放棄,這下,你可以去去歇息了嗎?”

拂娘聞言驚呆了,這就選擇了?

等一下,這是要睡一起?

那可不行,公主要是知道她和蕭霽睡一張床上,會拿斧子劈了她。

“我還是不想睡。”

蕭霽見她還是不睡,心想她可能還是在生氣,生氣他沒有一開始告訴她答案。

對於他來說,不需要選擇,只是不甘心。

前些日子,他以為宵兒能體會到自己的不甘心,才會無條件的支援著他。

現在,他也不知道宵兒為什麼突然就變卦了。

或許,是真的不喜歡宮裡的生活。

“宵兒,你要我如何?”

拂娘垂下眼簾,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要是不去睡,萬一蕭霽發現了,豈不是白忙活了?

可是不能睡啊。

怎麼辦啊!!!

蕭霽見傅元宵不理自己,有些無奈,“宵兒,夜已深,有什麼明日再說吧。”

“你先睡吧,我再想想。”

蕭霽沒辦法,只好在圓凳上坐下來,鳳眼微抬,瞧著傅元宵,總感覺今晚的她,有些奇怪。

“你到底怎麼了?”

“我沒怎麼,就是不想睡。”拂娘感嘆自己太難了,再拒絕,蕭霽不會發現什麼吧?

就在這時,屋內響起糯糯的啼哭聲。

拂娘愣了一下,回頭望向小床,“他怎麼哭了?”

蕭霽聽見兒子哭聲,忙起身闊步來到小床前,就看見糯糯哭的特別委屈,這麼晚了,估計是餓了。

“糯糯,是餓了對不對?”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前世的仇家,竟然讓我來拯救

醉茶

快穿:邪魅妖后線上虐渣

不知南北

反派,手到擒來

可樂沒有球

郵一碗月亮去見你

白鶴辭酒

快穿之純愛戰神撩瘋了

愛吃肉沫薯條

我在原始部落搞扶貧

啊啊啊阿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