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在外面的坎特利在和家主聊完後看到朱然從別處出來的身影悄咪咪的跟了過去。

朱然聽了米桑娜的建議,不會立刻去找詹姆斯,畢竟他也不蠢。

沒有萬全的準備之前,朱然不會貿然行動!

他快步離開這裡,身後的坎特利得到家主的命令準備找準時機伺機動手。

朱然剛要把腳邁進去,就感到身後明顯有人拍了他一下。

粉末狀的粉塵被吸進鼻腔,即使朱然喝了再多水也無法改變兩眼逐漸無神的事實!

坎特利接住下落的檔案,摟過朱然的肩膀,藥效很短,家主說必須馬上帶朱然少爺離開!

朱然兩眼毫無神采的被坎特利帶動身子走到一邊,他們穿過密集的人群,旁人只覺得他們是一位“恩愛的伴侶”,再加上朱然帽子壓得很低,只能看到稜角分明的下巴,所以沒有感到奇怪。

坎特利回到朱然所居住的酒店,開門的瞬間就看到自家家主的背影。

伊爾放下手中的小巧擺件,讓坎特利將朱然扶到椅子上,而他則是全臉隱沒在陰影中,只露出延伸到側臉下巴處的傷疤!

坎特利按照吩咐做好之後,也不便多停留。

這是屬於菲斯家內部的事情,不是他這個屬下能知道的。

他甚至離開的時候不忘掩好房門,在屋外等待。

朱然的眼前漸漸清明,慢慢多了一個人的輪廓,看到眼前張揚的烈紅,不是伊爾還是誰!

“可算是醒了,我還以為我要等好久~”

伊爾轉過身來,託著自已的下巴,看著好不委屈!

朱然揉揉眼睛,大腦還有陣陣疼痛傳來,聽著伊爾委屈巴巴的語氣,不怒反笑,“真不知道誰該委屈。”

伊爾抿了抿嘴,慢悠悠的走到朱然身邊坐下。

朱然感受到來自肩膀上的力氣,伸出手弗開伊爾用力的手掌,神情帶上了嚴肅,“很疼!”

“我知道,但這是最快速讓人清醒的辦法!我是在幫你!”

朱然偏過頭去,“這個方法不適用於我,我不喜歡疼痛!”

伊爾只是笑笑,沒說什麼,倒是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檔案細細端詳!

朱然倒是沒啥所謂,反正發現就發現唄。

他又不能去跟一個身強力壯的alpha搶奪什麼!

伊爾看著朱然沒什麼所謂的樣子,自覺無趣,以為朱然表弟會生氣來的說~,什麼反應都沒有,都讓人沒有興趣了~

檔案被扔到桌子上,這倒是讓朱然很是不滿。

他偏過頭不滿的皺著眉頭看伊爾,“你可以輕輕放下,畢竟我還要看。”

伊爾靠著背後的靠墊,調了個舒服的姿勢,直視朱然的眼睛,湛藍色的眼睛滿是戲謔,“你冒著危險去瑟勒區就拿會這點?為什麼不來菲斯家問我,我知道的比可比這多多了~”

朱然嘆了口氣,捏著眉心自覺苦惱。

他就是因為不想去找伊爾才會冒險去瑟勒區的,去那裡,付出的只有金錢,去菲斯家,得留下他的一層皮!

伊爾對他再好,也無法改變對方想要他身上資料的事實。

一切以菲斯家族利益至上!

無論在怎樣,也無法改變伊爾是菲斯家主的事實。

他們走的是不同的道路。

朱然也知道說出來的資料不會讓伊爾放下疑心,從實驗室檢驗出來的測試結果明顯會令他更加歡喜。

但朱然不想,他不想回到菲斯家,他不想失去自由!

在首都,尤其是在各大家族面前,走錯一步,說錯一句話都會被人大做文章,甚至時不時的還有人威脅自已的小命,這樣壓抑的氛圍朱然不喜歡!

伊爾見到朱然沒什麼反應,心裡也發虛,他是來“勸”朱然回家的,最大的籌碼就是姑父和姑姑了。

但是朱然表弟回來都沒有回菲斯家,這讓伊爾有些害怕。

他……不想對朱然表弟動用武力的。

雖然下了藥,但也是逼不得已下的命令。如果他想要想用什麼手段,從最開始朱然就不會自由的在外這麼多年了!

“最開始的那批綁架犯早就被處理掉了!我調查過,死去的人都是幾個小兵,你可以想一想,當時是能潛入菲斯家的人,怎麼可能是一批默默無聞的小盜賊!”

伊爾緩緩敘述往事,朱然不可避免的想要多聽兩句。

他只記得當時一夥人捉走了伊爾,而且還找到了藏在桌子底下的自已。

他聚精會神的聽著伊爾說的話,但伊爾卻不依了,說到一半就不再說了。

這讓朱然氣得拿起了桌子上的檔案拍打到了伊爾 的身上。

伊爾拿起身後的靠背墊子進行遮擋,雖然說那點力氣捶到他的身上留不下痕跡,但也是拳頭硬生生的打在身上的,而且朱然還生氣了,怎麼可能不疼!

就這樣,因為二人的推搡打鬥,墊子不可避免的裂開了!

飛揚的羽毛讓朱然打了個噴嚏。

朱然頓時沒了力氣,伊爾從墊子後探出腦袋,看著朱然因為打噴嚏而明顯突出的脊骨,心中雖然無奈,但想到自已的目的,準備在傷害朱然一把。

他會用別的慢慢補償表弟,也會用很輕很輕的實驗,儘量不會傷害到朱然表弟的。

下定決心後,伊爾眼中的愧疚再也不見,轉而恢復了最開始的平靜幽森。

朱然隔著鏡片看著伊爾,“還有別的事情嗎?”

伊爾聽後捏了捏手心,這是要下逐客令了!他長呼一口氣,“別這樣,表弟~,我們才是親人~!

你應該是知道的吧,當年的事情有那些世家出手!”

朱然想到當時的一些真相,點了點頭,菲斯家的沒落自然有外部的原因,那些世家功不可沒。

“其實,你忘記了,皇室也在其中!”

伊爾的話如同炸彈一樣在朱然腦中炸開,當年可是皇室把他們救回來的啊!

“怎麼可能,皇室……不是幫助了我們!”

伊爾冷笑兩聲,“幫助?是檢查成果才對吧。”

“你知道為什麼菲斯家現在的管家變成了萊博嗎!”

Ps————

找到啦~

朱然要被伊爾“抓”回去啦~

歐呀呀~

刺激,哈哈

言情小說相關閱讀More+

重生沈家小姐改嫁了

討厭牛奶

花錢不問出處,我是富婆你記住

喜三月

無念多嬌

花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