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軒大校,能拿來的都拿來了。”

聯絡員無能為力,他們雖然按楚軒的吩咐出去巡邏的人都帶著記錄裝置,可那些影像都還沒傳輸回來就被切斷了。

靈異干擾根本無法正常記錄。

有一些用儲存卡記錄的裝置因為警員的失蹤也就跟著一起失蹤了,儘管準備了兩種不同的裝置,可仍舊是一點影像資料都沒有。

“那就把近距離見過靈異事件的人給我找來吧,我要他們當場還原昨天晚上見到的一切。”

楚軒推了推眼鏡,聯絡員馬上下去辦了,他也知道現在的情況容不得半點馬虎,必須儘快找到足夠讓這些馭鬼者動手的線索。

“楚軒,我們現在該做什麼?”

鄭隊站起身子道:“總不能一直乾坐在這裡等著吧。”

“只能等著。”楚軒道:“等人來了,一個一個確認,這就是我們今天白天要做的事情。”

鄭隊急道:“那晚上呢?”

楚軒略微沉吟了一下道:“晚上你們仍舊分成三組,如果是鬼僕你們對付起來不會有問題的。”

“切記,遇到源頭的鬼一定要逃走。”

鄭隊似乎等的就是這句話,多殺一個鬼僕就能多活幾十上百個普通人,今天晚上繼續讓他睡覺他會瘋掉的。

“白天呢?”一名馭鬼者開口道:“白天對付鬼僕怎麼樣?源頭的鬼只會在晚上出現不是麼?”

“對啊,白天不可能碰見源頭鬼,我們更安全。”

“反正記錄這種事情誰都能做。”

一些馭鬼者根本不願意晚上出門,誰也不能保證自己的運氣好碰不到源頭鬼,白天行動安全一點,對付鬼僕把握也更大一點。

就算真的要玩命,他們這些民間的馭鬼者也不覺得第一個就該是他們。

應該是黎輝,鄭隊,王成功這三個負責人先頂上去。

楚軒淡漠的看了一眼眾人道:“源頭的鬼在晚上出現,鬼僕大機率白天也不會出現,它們也要遵守規則。”

“白天出現的鬼會怎麼樣?會被自然殺死麼?”周行之忽然提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影視劇中有些鬼是懼怕陽光的,儘管靈異事件和影視劇不同,可既然鬼的規則是在晚上動手,說不定就會有害怕陽光之類的設定。

不然這隻鬼也沒必要等天黑再動手。

一時間眾人對這個問題都沒什麼太好的看法,就連楚軒也選擇沉默。

“很難說。”過了半天楚軒說了這麼一句話。

面對靈異事件,眾人的經驗還是太少了,更何況這可是S級的靈異事件,其中的變數太多,搞不好就是全軍覆沒的結局。

黎輝開口道:“我覺得不用想鬼會因為白天出現而死亡這種事情,思考這件事兒沒有任何意義。”

“我不知道把它比喻成動物的習性準不準確,簡單來說,這隻鬼就像是夜行動物,他不是不能在白天出現,只是它更加願意在晚上活動,僅此而已。”

黎輝的說法立即得到了一些人的贊同,如果鬼真的害怕陽光,不管他們怎麼做這隻鬼也不可能出來的。

相反,鬼不怕陽光,他們激怒了厲鬼,厲鬼出來和他們玩命,那他們就連白天喘息的時間都沒有了。

“這件事情的討論就此結束吧,我會讓人在街上盯著,一旦有鬼僕的訊息會馬上通知我們。”

楚軒的話讓眾人停止了討論,但其實黎輝的解釋已經讓人信服了,現在還不知道厲鬼的殺人規則,他們可不想和厲鬼開始硬碰硬。

會議暫時結束,緊接著聯絡員就找來了一些目擊過提供過情報的人,讓他們詳細地還原當天晚上的情景,一字一句都不能有差錯。

黎輝無聊的聽著這些人的情景再現,幾乎沒什麼太多有用的線索。

這裡面甚至還有普通人,他們語無倫次根本說不清楚。

“下一個。”

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黎輝打了個哈欠,早上九點開始到現在已經聽了三個多小時的故事了。

黎輝打算聽完這個人的就去吃飯休息一下,光是坐在這裡聽別人講故事也挺累的。

“你好……”

剛進來的這個人顯得有些拘謹,黎輝擺手道:“你放鬆一點,昨天你見到了什麼就說什麼,不要誇張,不要修飾,儘量簡短一點。”

“嗯……昨天……”

男子略微想了一下然後開口敘述,黎輝身邊有人專門負責記錄,他坐在這裡只需要在關鍵的位置提出疑問就可以了。

這名男子的說法和之前那些人沒什麼不同,好好的一個人吃著吃著突然就走出去了,然後換上了斗笠和蓑衣,人就再也沒回來過。

“嗯。”

黎輝託著腮,感覺一個故事聽了幾十遍,所有人的說法都沒什麼不同,只是做的事情不一樣。

有人在吃飯,有人在上床,甚至還有人在偷東西,打群架。

“吃飯吧。”

黎輝揮了揮手,讓身後的速記員跟著自己一起去吃飯休息一會下午在繼續。

速記員放下拿起錄音器材和黎輝一道離開,不過拿飯的途中,速記員卻把錄音交給了楚軒的臨時助手。

同樣的其他速記員也是如此,全都把錄音交給了楚軒。

“他還要繼續工作麼?”

黎輝和鄭隊等人坐在一起吃飯,楚軒一個人默默地領了一份飯就回了房間,黎輝看見這一幕好奇的問了一句。

鄭隊點點頭扒了一口飯道:“楚軒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不過這次的事件更加緊急一些就是了。”

“他也想早點弄清楚情況。”

鄭隊忽然小聲對黎輝道:“早上的確沒有鬼僕行動,但我們的人卻發現了一隻鬼僕,你的推論是正確的,待會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去看看鬼僕?”

黎輝點點頭答應了鄭隊,去看看也好,說不定就能發現一些線索,到時候面對源頭的鬼也更輕鬆一點。

“事不宜遲,我們吃過飯就去,那隻鬼僕現在應該屬於是沉睡的狀態,能發現它也是運氣好。”

二人隨意吃了幾口飯就從酒店離開,往鬼僕的位置去了。

其它小說相關閱讀More+

我斬殺了萬千鬼怪

凡道塵心

量劫降臨,我獲得了人族傳承

王道軒

別告訴他們你聽得見

李初瞳

起手天運神石,閣下該如何應對

來蝶老酒

允墨之戀!觀影

咪咪子

穿越異世:木偶師名揚天下

西蘭花本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