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先聊,我和無影就先告辭了。”

西門天鼐可不想讓風無影在這裡聽芒玥“大放厥詞”。

明江皞找諾華也好,芒玥去怡春院找那啥也罷,都與他無關。

兩人揚長而去,風無影還親暱地依偎在西門天鼐的身旁。

秦婉可不是信口胡說,那諾華確實已照顧福伯多年了,只是福伯一直有毒在身,兩人沒有走出那一步而已。

今天歪打正著,倒可以了卻一樁心願。

福伯當然不會上芒玥的當,就算是去怡春院那種地方,他也絕對不會與芒玥同行。

什麼“一起扛過槍,一起下過鄉,還一起嫖過娼”,在這裡不流行。

如果被芒玥這老傢伙擺一道,那以後還不被他揶揄死。

這些百年前就稱霸天乾大陸的老怪物們,不怕死,就怕被別人嘲笑,尤其是害怕被他們那個圈子的人嘲笑。

所以,他們掐歸掐,鬧歸鬧,沒誰會輕易給別人留下自己的把柄。

“我說芒玥,你也不要死撐著了,趕快去吧!我可聽說,那怡春院不但有十幾二十歲的妙齡女郎,還有七八十歲的老妓女,配你正合適!”

明江皞可不是省油的燈,立馬反唇相譏。

“你…你才合適配八十歲的老妓女!”

芒玥被兌得不輕,站起身就要與明江皞理論。

不過,剛站起來,黑袍下頂起的“小帳篷”又讓他尷尬地坐了回去。

……

至於福伯後來找沒找諾華,芒玥有沒有找老妓女,宋塵不得而知,他正頭疼他自己呢!

如果沒有閻玿君,那他只需和雪兒“互相解毒”就行。

但現在閻玿君同樣中招,而且還是他一手造成的,難道可以不管不顧嗎?

別說她還是自己的未婚妻,今晚中招的,就算是換成小鳳,也不能置之不理吧?

不過,就算想管,貌似也不容易。

管得好,皆大歡喜!管得不好,雞飛蛋打,還後患無窮!

宋塵心裡一會兒埋怨那發情的夔牛,一會兒埋怨自己。

你說你這金角夔牛,好不好的,發那門子情嘛?

自己也真是,淘寶就淘寶,搞什麼十全大補湯嘛?這下把大夥都補翻了,還得自己想辦法收場。

唉!做人難吶!做好人就更難了!

閻玿君和雪兒都被他弄進了鍾靈毓秀,但看著兩個絕色美女,又不知如何是好。

想來想去,糾結了好一陣,也沒有找到兩全其美的法子。

身體實在是難受,頂著“帳篷”思考問題,比突破境界還他孃的艱難。

最後,他還是決定先幫閻玿君“解毒”,雪兒已經是自己的女人,先委屈一下她吧。

為了“節省”時間,他將閻玿君抱進了雲蒸霞蔚。

“塵哥,我熱!好熱!”

閻玿君被宋塵抱著,意識又開始混亂,一手撕扯自己的衣衫,一手死死掐住宋塵的胸膛。

“我是幫她解毒,不是趁人之危!”宋塵心裡反覆唸叨著。

這時,閻玿君滾燙的香唇貼了上來,外裙也已被她撕開了。

其實,宋塵也是在強撐,被閻玿君的“火焰”波及,哪裡還把持得住?

既然如此,那就摟草打兔子吧。

妍兒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急忙遠遠避開。

在夔牛近乎催情素肉質的衝擊下,宋塵和閻玿君不僅身體發生了變化,精神意識同樣也發生了巨大變化。

碧凝丹帶來的那絲清醒,很快淹沒在兩人的激情澎湃中。

幫閻玿君取出毒蟲蜆蠁時,期門穴很靠近她的波濤,當時宋塵不敢去看,確切來說,是不敢仔細看。

這一次當然大看特看細細看!不僅看,安祿山之爪也抓了上去。

……

“咦?人呢?怎麼一個都見不到?”

金沙軒中,舒荷正在大呼小叫。

她從“姽嫿坊”拿到新做好的婚紗,興沖沖地回到金沙軒,正要向閻玿君嘚瑟一下,卻發現人不見了。

不僅閻玿君不在,連慕容飛雪、秦婉、洛芙蓉等人也一個不在。

“她們開始都在這裡吃飯,後來就不知道了。”一名女侍回答道。

“她們沒說去哪裡啦?”舒荷追問道。

“沒說。我們進去打掃房間的時候,她們已經不在了。”

這名女侍和閻玿君舒荷都很熟。見舒荷著急,又神秘兮兮地說道:“舒荷姐,我雖然沒看到玿君姐和雪兒姐,但我看見葛禮大人抱著我們秦老闆,進了樓上的房間。”

“什麼?抱著?就在這裡?”

舒荷又是一波三連問,本就喜歡八卦的她,對這種事情當然很感興趣。

“是的!我還從未見過他們抱在一起呢!”

女侍小聲笑道。“而且,我們老闆還不停地親吻葛禮大人!”

“不管他們了,還有吃的沒?我有些餓了。”

舒荷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雖然她很想知道後面的情況,奈何肚子提意見了。“早知道就不著急趕回來了,先吃點東西再說。”

“廚房已經收工了,不過,老闆她們那桌吃的肉還剩下很多,要不我幫姐拿去熱一下,你將就將就?”

女侍早就聞到肉香味了,但金沙軒有規矩,客人的東西無論吃完沒吃完,絕對不能亂動,否則要受處罰的。

“隨便吧!快一點,我真的餓了。”

舒荷就在大廳坐下。

現在很晚了,已經沒有一個食客。

“來嘍!”

不一會兒,那女侍將一鍋肉端了上來。

“好香啊!啍!趁我不在,她們竟然吃這麼香的東西!”

可能真是餓了,舒荷顧不上說話,也不怕燙,夾了一塊就往嘴裡送。

“哇!真好吃!”

舒荷哪裡還停得下來,一口氣連吃七八塊。“小妹妹,你要不要也嚐嚐?”

……

樓上的一間房中,葛禮和秦婉正在不辭辛苦地相互“解毒”。

“老葛,宋塵兄弟‘好壞’!不知道我們是新婚燕爾呀?還要弄那什麼夔牛肉來火上澆油!”

秦婉眼神迷離。“毒”倒是解了,還不忘吐槽一下宋塵。

葛禮滿足地躺在秦婉身側。“也不能怪兄弟,他也不知道啊!再說,他不是也吃了不少嗎?”

秦婉將螓首靠在葛禮胸前,紅著臉說道:“他倒是摟著兩個嬌滴滴的美人走了,可把舅舅他們害苦了。”

玄幻小說相關閱讀More+

抽卡變強,前女友全是女帝

每一天好好的

開局將夜我成了隆慶

羨魚晚舟

暫明

迪迪吃點啥

身為系統管理員,卻還要自己搬磚

九州黎

消極勇者

白墨斬黑天

日月星辰下

小公舉的思念